返回列表頁

  • 我做過多處檢察首長,來辦公室「洽公」的立委,十九都是國民黨,他們「關心」的對象和事務五花八門,多到令人啼笑皆非。

    更早我做主檢時,有一位立委(已卸任)隔三岔五就來報到,左右口袋各掏出數張便條,明言左邊的全要起訴,右邊的全要處分(不起訴),行為之囂張和無知,令人想當面賞他一記老拳。這位仁兄還曾關說一件易科罰金案件不成,揚言要將承辦檢察官報調外島,遭該檢察官報以「X你老母」回敬,成為一時趣聞。

    馬英九痛責王金平關說時大義凜然,那付嘴臉神聖不可侵犯,簡直可以供到神桌上去吃冷豬肉。可他忘了,一旦以總統之尊、國家最高權力者身分,對職權外的敏感事務明說暗指,那就不只是「關說」,而是「施壓」。

    他因特別費案被起訴貪汚後,反控承辦檢察官候寬仁偽造文書不成,在就任總統後,竟剪報下令法務部長王清峯究辦行政責任,直接干預下級的裁處,手段之狠、用心之毒,令人瞠目。

    他的貪污案在高院判決無罪後,以黨團書記長曾永權為首的14名國民黨立委連袂造訪檢察總長,要求放棄上訴,不知在馬眼裡,這是關切還是施壓?痛恨關說的馬英九,當時未置一詞,是「事不關己,關己則亂」?還是吃了失魂丹,成為啞巴?

    尤有甚者,阿扁《二次金改案》被高院判決無罪後,馬英九竟公然在媒體上大放厥詞,説司法判決不能背離人民的感情,並即邀宴司法及法務各級首長,名為「慰勞」,實為「施壓」,終讓最高法院少有前例的自為判決,定罪阿扁,請問馬英九,「這不是關說,什麼才是關說」?

    凡走過必留痕跡,關説、施壓,對國民黨和馬英九言,簡直是請客吃飯,稀鬆平常,「祖師爺」級的馬英九,假關說司法之名鬥爭王金平,害人不成,反受重傷,深夜醒來,一定捶胸頓足,後悔不迭。

    原文刊登於:國民黨的關說文化 才是世界醜聞 (凌博志)


    公平正義 / 濫權瀆職

       

上一篇:崔小萍的天鵝悲歌 移至文章頂端 無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