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國史館解密蔣檔(蔣中正總統檔案)中,蔣介石曾在1949年1月12日卸任前訓令「台灣法律地位與主權,在對日和會未成以前,不過為我國一托管地之性質」。蔣介石承認接受盟總(GHQ)第一號命令來託管台灣,代表台灣決非中國領土,且託管的主體是戰勝國全體(聯合國),非蔣更非中。蔣在1950年3月13日復任後再說「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即ROC一離開中國即滅亡,不管政府如何再組,無論是叫做什麼,也只能是Government-in-exile of 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流亡政權。

    查當時高級外省人間的眾多內部討論資料,亦確認戰後台灣是國際法下的託管地,不屬中國。於是高外人非常謹慎,不敢隨便到台灣,必須確定美方默許態度後,才敢成行。即便來台灣,也千方百計想再移民美國安身,或至少有個綠卡護體,以防萬一。目前,台灣社會擁有綠卡者達50萬人,其來有自。

    台灣是戰勝國聯合國的託管地,其意義是:終戰的「光復」(和日語的「降伏」同音,對外容易混淆),及台灣人同日「恢復」(非國籍法的「回復」用語)中國國籍,同時違背了國際法與內國法。不是事實,不合法理,也自始無效。

    台灣只是託管地,所以1949年,逃至台灣的蔣氏政權便淪為海外流亡政府,立即與中國斷根。所謂「ROC憲法」,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與中國新憲法生效後,亦同步滅亡,頂多權充「台澎基本法」呼攏大家到今天。1950年杜魯門台海中立化聲明連同1952年〈日華和約〉,雖承認了蔣在台灣的新生政權,但範圍限定在台澎等有效統治區域,謹慎地一刀切開中與台。台灣人只因和約第10條「視為包括」規定,才勉強取得ROC國籍,成為「名義上的中國人」。


    1972年季辛吉利用此名義「聯中制俄」,以「認識到海峽兩岸所有中國人同意」(The U.S. side declared: The United States acknowledges that all Chine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Taiwan Strait maintain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為幌子,完成「美中各表」的〈上海公報〉。

    但半年後日中建交,日本外相表明「〈日華和平條約〉已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並宣告結束」(日中関係正常化の結果として,日華平和条約は,存続の意義を失い,終了したものと認められる,というのが日本政府の見解でございます。)—不僅台灣人的「ROC國籍」根據被撤銷;連〈上海公報〉「只有一個中國」的基礎也失去意義。但,國際政治詭譎,讓謊言變身為「九二」繼續扯。2016年11月,台灣留學生身分被冰島政府註記為「無國籍」,就是台灣地位未定脈絡下的必然現象。

    國民黨政權因堅持「日華」兩字,延宕「交流協會」正名45年;近日才由小英政府以「日台」正式掛牌。中國國民黨失去「華」字,就喪失了對台統治的正當性,高唱「一中」容有實益;民進黨政府未能抓住互惠契機,正名「台日關係協會」,更不免遺憾。

    經過自己的努力,台灣,從1945年戰勝國的「託管地」,到1996年後轉為「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下民主之「自治國」(commonwealth),著實不簡單。但無論政府叫ROC、Chinese Taipei或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TECO),它的實體一貫與「中∕華」無關,始終就是《台灣關係法(簡稱TRA)》下的「台灣統治當局」(Taiwan Governing Authority, TGA)。我們何須心有罣礙而生恐怖?

    前述變化,皆為冷戰格局下的權宜之計,但「戰後體制」卻與「冷戰格局」高度重疊。這種重疊性讓北京有機可乘,在「戰後體制」、「冷戰格局」與「中國內戰」三種架構之間翻雲覆雨:一方面聲稱要美日尊重「戰後體制」,以大國之姿對待北京;一方面,又要大家拋棄「冷戰觀點」,不可以再封鎖中國;反過頭來主張台灣問題是「中國內政」,國際社會不可以干涉。

    唯有明瞭台灣統治當局與ROC,一實一虛的對生關係,當改變來臨時,我們才能毅然掌握良機,開創台灣生機!70年了,國際社會難道不該徹底檢討過時的架構與權宜,以制止強國的投機?

    原文刊登於:談蔣檔:台灣是託管地 (雲程)

    延伸閱讀:

    蔣介石提台灣是托管地書信 國史館網站可查到

    台灣不是ROC的領土  (難攻大士)


    歷史眼光 / 趨勢觀察

       

上一篇:客製化的「小飛機高空觀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空氣不好,水不好,就是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