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經濟學人》最新一期(2016-12-17)以「中國的數位獨裁:一個社會控制的實驗(China’s digital dictatorship: Worrying experiments with a new form of social control)」作為封面故事。根據《經濟學人》報導,中國正在野心勃勃地建構一個所謂「社會信用體系(social-credit system)」的社會治理機制,利用它所蒐集的公民個人資料的動態大數據庫,逐步實現居世界領先地位的中國版數位化極權主義。 

    《經濟學人》所言不虛,中國大陸當局確實正在逐步建構這套體系。2013年10月24日,中國大陸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關於公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若干規定》,蒐集並追蹤公民的信用狀況。截至2016年11月底,大陸全國信用信息共用平臺已蒐集各類自然人或法人信用資料共7億多條,並實現信用查詢、紅黑名單、異議投訴、聯合獎懲等功能。根據這套信用資料,法院已公佈信用紀錄不良的自然人公民與法人達576萬例。 

    利用這套個人信用資料,並與中國公民的戶籍、身份證等個人身份結合之後,中國有關部門已建立重點領域的聯合獎懲機制,可對信用紀錄良好的人進行激勵,對信用紀錄不良的人進行懲戒。例如,有欠稅、欠債或欠繳交通罰款紀錄的大陸公民,不僅可被限制購買機票、高鐵票,在申請銀行貸款或辦理信用卡時也可能遭拒。 

    根據中國官方公佈資料,截至2016年11月底,民航部門已限制信用紀錄不良的公民購買機票達533萬人次,鐵路部門限制購買列車軟臥、高鐵和其他動車組一等座以上車票達187萬人次,工商部門限制失信被執行人擔任各類企業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達6.7萬餘人次,僅中國工商銀行一家就拒絕失信人申請貸款、辦理信用卡達52萬餘筆。 

    ▋江蘇睢寧的評分實驗 

    其實,早在2010年,江蘇省睢寧縣就開始針對100多萬縣民實施信用評分制度,並依評分高低將每一位縣民分為A到D四個等級。A級縣民可享受各種優待,D級縣民則處處受限:A級縣民在入學、就業、低保、社會救助、入黨、提幹(亦即升遷)、參軍等方面可享受優惠待遇,並在個人創業、經辦企業時享受政策和資金的優先扶持;而D級縣民則完全被排除在這些優惠機會之外,也將會受到各種限制。 

    到底江蘇省睢寧縣的個人信用評分是怎麼計算的呢?據悉,每個人的個人基本分為1,000分,隨時因加扣分項目而增減。例如,扣分項目包括違法亂紀、交通違規、拖欠信用卡水電費、不贍養老人,也包括「圍堵衝擊黨政機關、企業、工地、纏訪、鬧訪」扣50分,「利用網路、短信(即簡訊)誣告他人」扣100分……等。加分項目則包括「受到國家級表彰」加100分、「見義勇為」加10分,以及「招商引資」也可加分。 

    這套當時在江蘇睢寧縣實施的縣民信用評分制度,因為把人民分成不同等級,當時受到外界不少質疑,甚至被抨擊為日本佔領時期發放的「良民證」。然而,該縣仍舊一意孤行,既未被上級叫停,也未曾中斷實施。 

    ▋社會信用體系,中國玩真的! 

    不只江蘇睢寧縣實施的這套制度沒有停止,2014年中國大陸當局更開始加大力度試辦。2014年6月14日,中國大陸國務院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2015年8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和中國人民銀行聯合發文,將瀋陽、青島、南京、無錫、宿遷、杭州、溫州、義烏、合肥、蕪湖、成都等11個城市列入首批全國創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示範城市。至今,中國大陸創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示範城市的數目已達43個! 

    此前,自2015年1月起,中國人民銀行印發《關於做好個人徵信業務準備工作的通知》。同月,大陸首個個人信用評分──芝麻分上線。杭州、廣州和上海等多個城市開始發展各種結合個人信用資料的城市創新服務。例如,杭州市民可以隨時通過手機查詢自己的信用紀錄,紀錄良好的市民可以享受包括公共運輸、民政和就醫等方面的便利服務。廣州也有類似作法,芝麻分在650分以上的市民可先就診再付費,而且掛號、看病、檢查、拿藥都不用排隊和付費,只要事後用手機支付即可;芝麻分在650分以上的上海市民,可在上海圖書館直接免押金辦理借書證。其他地方也開始試行結合信用紀錄的免押金住酒店、租車、租房等服務。 

    看來,中國大陸要搞的這套「社會信用體系」不只是實驗性的,而是玩真的。 

    ▋實名制的全面掌控 

    根據國務院公告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這套社會信用體系到2020年將可建造完成。屆時,中國對外擁有封鎖境外網站的「網路防火長城」,對內擁有刪除過濾敏感內容的「金盾工程」,再加上7億多網民每天生產的大量網路數據資料,將使中國政府可以實現更為嚴密的社會控制和監視,包括可「寓管理於服務之中」,把理應對所有人平等開放的公共服務當作獎勵或懲罰公民行為的規訓手段。況且,當下的中國已經投入大眾監控的資源已經令全世界瞠乎其後;根據《經濟學人》報導,中國在2009年即已在全國設置了270萬台監視錄影機,現在數量還在增加當中,光是杭州的監視錄影機數量就超過了幅員比它大很多的紐約市!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力推進網路誠信建設,培育依法辦網、誠信用網理念」的官方口號下,中國大陸已逐步落實「實名制」,要求在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領導下,「建立網路信用評價體系,對互聯網企業的服務經營行為、上網人員的網上行為進行信用評估,記錄信用等級。」並且在這基礎上,「建立網路信用黑名單制度,將實施網路欺詐、造謠傳謠、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等嚴重網路失信行為的企業、個人列入黑名單。」 

    對於這套建構中的社會信用體系,中國大陸民間學者莫之許在2014年4月即撰文《資訊極權社會的序幕》指出,通過這套在新的數位化科技支持下建立的社會信用體系,中國大陸當局「通過將金融、工商登記、稅收繳納、社保繳費、交通違章等信用信息與公民身份證統一代碼相捆綁」之後,將可對「所有人」做到「動知軌跡,走明去向,全程掌控」的極權控制。 

    ▋極權美夢,公民噩夢 

    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所說的,通過這套社會信用體系的建立,要做到「讓失信者寸步難行,讓守信者一路暢通」。然而,這套社會信用體系卻是建立在對於所有公民隱私的侵犯和大規模的監控之上,等到將來技術更加成熟之後,個人在網路上轉發敏感訊息,或是在網路上發表異議言論,甚至自己的網路朋友圈裡有遭大陸當局重點監控的人物,都極有可能會影響個人的社會信用評分,從而遭受政府的不公平的差別待遇,或甚至是國家機器的暴力對待。 

    是的,在中國政府投入大量經費精進大數據分析技術,並獲得大型網路科技公司如BAT(百度、騰訊和阿里巴巴)的奧援之後,如《經濟學人》所預測的,中國很可能成功打造出世界上第一個名副其實的「數位極權國家 」(the world's first digital totalitarian state)。然而,這雖是獨裁政權想讓自己高枕無憂的的數位化極權美夢,卻是每一個中國大陸公民的噩夢。 

    原文刊登於:數位極權主義的到來 (羅世宏)

    延伸閱讀:中國老大哥對人民的監控與馴服 (一書)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上一篇:第五縱隊在台灣作威作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最低的投票率•最高的修憲門檻





作者其他文章

中共一邊吃補一邊服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