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古巴的革命總指揮」卡斯楚於11月25日辭世,除了「古巴人都在哭泣」之外,拉美左派國家聯盟及中俄等專制國家表達深切的哀思在預料之中,但是,民主國家的領導人在致哀之時對這位「硬漢英雄領袖」奉上的溢美之辭,卻讓人覺得時間作用於人類歷史,最後產生了一種是非錯置的魔幻效果:整個90年代被世界視為異類的社會主義碩果的古巴獨裁者,今天成為一個生榮死哀的偉大英雄。

    左派聯盟痛失榜樣與座標

    卡斯楚不僅生逢其時,青年時期趕上了社會主義大潮席捲亞非拉美等受西方壓迫剝削之地,還罕見地死逢其時:世界在「阿拉伯之春」變為「阿拉伯之冬」後發生了幾大變化:獨裁政權紛紛還陽、左傾思潮席捲全球並擁有政治正確的話語霸權、西方世界的右翼民粹正在回潮,但被媒體與輿論痛批。因此,各國領導人表達對卡斯楚的悼念之情,無需擔心是否政治正確。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對卡斯楚充滿了溢美之詞。他當天向卡斯楚的弟弟、古巴領導人勞爾·卡斯楚致唁電說,卡斯楚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勳」,並稱讚其建立了「維護國家主權和建設社會主義的壯麗事業」。中國前駐古巴大使劉玉琴27日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標題曰「一代偉人走完不屈一生」。這當然是讚揚卡斯楚在美帝國主義(後來是霸權主義)面前不彎腰的錚錚鐵骨風範。 

    俄羅斯總統普京卡斯楚形容為「一個時代的象徵」和俄羅斯真誠可靠的朋友。 

    金正恩在唁電中稱,卡斯楚是以自己畢生精力致力於古巴國家的繁榮富強和人民幸福的卓越領導人,是「首次在西半球建立了以人民為真正主人的社會主義國家體制」。 

    拉美左派同盟國家領導人的哀悼又是一番風情。薩爾瓦多總統塞倫在推特上寫道:「菲德爾將永遠活在那些為了公正、尊嚴和博愛而奮鬥的團結民眾的心中。」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寫道:「菲德爾已經走上了那些終生鬥爭不止的先烈們的永生之路,走向了最終的勝利。」厄瓜多爾總統科雷亞表示:「一個偉人離開了我們。菲德爾去世了。古巴萬歲。拉美萬歲。」

    民主國家只有少數人將卡斯楚稱為獨裁者

    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悼念含蓄委婉。他在26日公開說,希望歷史將記錄並評判卡斯楚對世界產生的影響。美國在這一時刻向「古巴人民伸出友誼之手。」作為民主燈塔之國的領導人,對一位獨裁者的蓋棺論定如此含蓄,其實已經算是一種半肯定的表態。 

    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榮克在推特上寫道:「菲德爾·卡斯楚去世,世界失去了一位對很多人來說曾是一位英雄的男人。」 

    德國左翼黨主席及聯邦議會黨團主席瓦根克內西特(Sahra Wagenknecht)和巴爾馳(DietmarBartsch)11月25日在柏林發表聲明,表示他們「和古巴人民、拉美人民和全世界對古巴革命有著情感共鳴的所有地方的人民一道,我們抱著批判的態度對這位革命者的偉大功績進行追思」。 

    最為奇葩的是加拿大總理杜魯道,他發表一份聲明,稱「代表所有加拿大人,對這位英雄式傳奇領袖的去世表示哀悼」。他在聲明中說:「卡斯楚先生是一位英雄式的傳奇領袖,為古巴人民服務了近半個世紀」,並稱「我知道我的父親非常驕傲可以稱他為朋友」。 

    在如潮的悼念贊詞中,美國當選總統川普又成為少數派。他在聲明中將卡斯楚稱作壓迫自己人民近60年的「殘暴獨裁者」,其「遺產是行刑隊、盜賊、無法想像的苦難、貧困和對基本人權的剝奪。」與他持同樣看法的只有居住在美國邁阿密「小哈瓦那」的古巴流亡者。《邁阿密先驅報》發佈的網路視頻展示了如下景象:這些古巴流亡人士在街上揮舞著古巴旗幟,喊著「他死了,他死了」的口號,開著汽車排成佇列鳴笛穿越大街小巷。

    別樣的輓歌:清廉沒有特權的古巴是社會主義楷模

    卡斯楚屬於同時代的共產黨領袖齊尼古拉·西奧塞古如果地下有知,一定老淚縱橫,深感歷史評價太不公平了。遙想西奧塞古當年是反法西斯戰爭英雄,領導的羅馬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與古巴相比較,國內政治壓迫程度也不如古巴嚴重,在外交方面保持獨立自主(即與蘇聯保持距離)未遑多讓,在外交方面成就比卡斯楚更是斐然:與中國友好,曾與中國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美國總統尼克森見面會晤,並和以色列保持外交關係,還譴責蘇聯在勃列日涅夫統治時期侵略捷克斯洛伐克。經濟上更是重視國際經濟合作和大力發展外貿,在堅持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同時,採用多種形式引進外國的先進技術和資本,人民的生活水準因此比古巴人民要好得多。西奧塞古夫人確實干政並擔任重要政治職務,但比卡斯楚兄終弟及的權力授受還低一個等級。結果在1989年國內革命時與其妻子一道被處決,不要說沒作何哀榮,就連死後尊嚴都沒有,連最鐵的中國領導人都沒有送上一句悼念之辭。 

    西奧塞古有什麼好說呢?只能怨自己死非其時。羅馬尼亞後來以廢除死刑來表達對齊氏夫婦施以非刑表示後悔,也許多少能夠安慰這對夫婦的亡魂。 

    卡斯楚的親密戰友切·格瓦拉因其終生戰鬥不息的戰士、思想家形象,成為世界左派青年永生的偶像,那麼,卡斯楚究竟為世界留下了什麼遺產?


    2016年4月19日,古巴共產黨七大閉幕式上卡斯楚登上主席臺發表的講話,曾以「我終將離去,但理想不朽」一語讓世界左派激動不已,他說的「理想不朽」,就是演說中提到的「古巴共產主義者們的理想信念會保持不變,我們需要為此繼續不停奮鬥。」 

    中國一位記者(曾任《南風窗》執行主編)很認真地寫了一篇《卡斯楚為什麼沒有被美國推翻》,其中提到,「古巴能在美國排山倒海的壓力下生存下來,其中卻有著堅實的國際關係和國內治理的因素」,蘇聯東歐發生劇變有個很重要的原因,即「民眾對特權腐敗的強烈不滿和長期存在的反對派。而這兩個因素在古巴不存在,古巴國內沒有像樣的反對派,有實力的反對派大多生活在美國,有些鞭長莫及;而卡斯楚為首的古巴領導層,在很容易引發民憤的廉潔和特權方面很注意約束自己,並沒有留下多少不堪的口實」,古巴「收入差距不大,幹部清廉不搞特權和腐敗,再加上較完善的教育與衛生等社會福利,正是這些比較徹底的社會主義舉措,才拯救了卡斯楚和古巴現行體制的命運。事實上,與那些奪人眼球的言行相比,這可能才是卡斯楚政治遺產中最有價值的部分」。這篇文章有感於中國現實情境所發表的言論,想宣示的是:沒有特權、實現了公平的社會主義制度,有存在價值。

    左右鴻溝將再次撕裂世界

    卡斯楚的悼念之潮,如此清晰地展示了目前這個被撕裂成左右兩半的世界。1989年,社會主義制度對人的壓迫讓所有左派不能為之辯護,社會主義成了邪惡的代名詞。如今過了27年,時間再次顯示出它是歷史魔術師這一特點,不僅是中俄等國的社會主義親歷者們忘記了當年在社會主義這座動物莊園裡的痛苦,還將所有的獨裁者們幻化成了民族英雄、反美鬥士 

    有評論說,卡斯楚去世為一個時代劃上了句號。靜觀相關的悼念及悼念承載的政治訴求,我認為卡斯楚的去世只是為蘇聯開啟的20世紀社會主義革命時代劃上一個句號,世界的左傾之禍遠未終結。專制國家領導人痛悼卡斯楚,是出於對專制獨裁的共同愛好與維護;西方左派悼念卡斯楚,是對左派同門的惺惺相惜;生活於專制中國的中國人悼念卡斯楚,一部分出於取媚於本國當權者的需要,一部分是洗腦教育的成果。 

    世界青年面臨失業潮因而普遍左傾,已經成為不可回避的現實,青年代表著未來,因此,世界必將迎來又一輪左右分裂互搏的局面,西方左派的發源地及大本營歐洲(即歐盟)的命運將再一次成為世界轉捩點的界標。 

    原文刊登於:世界悼念卡斯楚凸顯的左右鴻溝 (2016-11-28 何清漣)

     


    歷史眼光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為領導們的無良埋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川普遭台灣總統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