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大選結果甫出爐的幾個小時內,我們很快就收到來自海外三封EMAIL「慰問信」。 第一封來自台灣的朋友,對美國人民的選擇感到可笑和瘋狂;第二則來自紐西蘭的朋友,詢問我們這個「悲劇」怎麼發生的,並歡迎我們移民到紐西蘭;最後一封信則是來自台灣的老哥,他在信中安慰並希望我們沒有太悲傷。

    老哥的EMAIL標題,很可能是所有無法接受川普(Donald J. Trump)的人目前心情最好的總結:「!!!???」。沒錯,三個驚歎號和三個問號捆在一起,應該是全世界許多人的心聲吧?然而奇怪的是,這也是我們給家人和朋友的回覆;其實我們並沒有傷心,當下只覺得民主黨真是活該!

    從一開始,民主黨在初選時就以黨機器加上不實的民調來左右選舉,加上許多民主黨支持者的懦弱,以及媒體的偏頗—根據統計,主流媒體給川普的頻道時間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相比是2401,所以造成了今天的悲劇還是鬧劇?

    當民主黨有一個像桑德斯如此優秀的候選人時,這個黨機器卻很愚蠢的在一開始就選擇「維持現狀」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只因為她的「獲選機會」較大。這確實是我們許多民主黨好友的說法;可悲的是當他們自己列舉了一堆桑德斯的優點以及希拉蕊的問題之後,卻聳聳肩說桑德斯也許是更好的選擇,但他們還是支持希拉蕊,因為她的勝算較大,要不然就表示伯尼.桑德斯的政見也許很好但不切實際。

    當然,伯尼.桑德斯既非聖人而且他一人也不是美國這個失調制度的救主。但如果一個人可以在60年代就協助爭取非裔美人的民權,在80年代之前就支持同志的人權,在90年代以來一路堅決反對許多金融法律的過度鬆綁,並在絕大多數國會議員和媒體都放手讓小布希以謊言進攻伊拉克時,能夠大聲反對這場莫名其妙的戰爭,這位類似先知型且不是騎牆派的人選,實在沒有道理會在這一場美國大選中缺席。

    當然,共和黨(GOP)的戰略確實很聰明,他們確保支持者的無知並挑起他們的恐懼和仇恨,還把美國社會的所有問題推給穆斯林和非法移民。所以選民不僅忽略川普過去一切失敗事業的記錄(四次破產記錄),以及他根深蒂固的種族和性別歧視,有太多的選民們也搞不清他們今天的痛苦,也就是美國最嚴重的問題還是在大財團對政壇和社會的把持,對中國消費市場的迷戀,以及所導致財富分配的嚴重不均

    就像老公的一句名言,人類有兩個不見底的特質─貪婪和無知。美國的大財團和一些公司總裁的貪婪就不用多談了。以8年前小布希總統和一位他的支持者之間的對話為例,當一位離婚的中年婦女對小布希表示她有三份工作時,小布希很高興的向她恭喜,並說:這只有在美國才可能,真是太棒了!」(uniquely American 以及fantastic 是他所用的字眼)結果這位應該是睡眠嚴重不足的支持者竟表示,她覺得自己對社會有很大的貢獻。

    另一個幾天前在電台聽到的不可思議的故事:亞利桑那州的一些中小學因為州政府經費嚴重短絀,所以請不起或留不住自然科學或數學方面的老師。州政府不得已只好依賴代課老師,甚至前往菲律賓聘請老師。這就是美國甚至是全世界許多政府的困境,政府與絕大部份的人民窮得苦哈哈,但大財團和雲端1% CEO 仍在減稅,結果教育與公共基礎建設因陋就簡,苦了下一代的年輕人。然而很可笑的是,我們也經常會在媒體上聽見某些中產或中下階級的美國人,特別是川普的支持者,會抱怨美國的工作機會都被這些外國人或非法移民給搶走了,殊不知這類工作有許多根本就是美國本地勞工不屑一顧的「嗟來食」

    然而民主就是這麼一回事,這是一個如邱吉爾所言「令人厭惡」的制度,但卻還是我們目前最好的選擇。當然選民必需面對自己的抉擇所產生的可能後果。也許太多選民只是想教訓一下華盛頓的政客們和既得利益者,也許四年後會有更好的候選人對上川普,也許四年內川普不會照他在選舉中對美國外交政策顧問所說的:「為什麼我們不乾脆用核子武器把他們給炸了?」然而不可否認的是,2016年美國人民選出了一位侮辱墨西哥人為強暴犯,稱呼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而且把女人當成玩物的總統。這個訊息對全球來說是再清楚也不過了。

    對了,過去曾經和我們在台灣旅行的一位美國朋友也來信,表示她想移民到台灣。

    原文刊登於:在懦弱與無知之間 (鄭麗伶)


    國際視野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川普時代另類的臺灣問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歷史傷口上跳動的脈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