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0月31日19個諾貝爾經濟學家發表公開信支持克林頓,指責川普政策將毀壞美國經濟。這些簽名者中還沒包括更鐵桿反川普的克魯格曼教授。三天後,370個著名經濟學家也包括不少華裔學者又聯名寫公開信,呼籲選民不要選川普。他們警告說,「選擇川普對美國將是危險和破壞性的」。這封信列數川普13條經濟學罪狀,指責川普「他誤導選民..他用陰謀論貶低公信力..他迷惑..他作假」等等。 

    來美國三十多年,我還從來沒看到經濟學界這麼多有名學者如此擔憂,如此義憤填膺地批評一個總統候選人。簽名人中,有不少我尊敬的德高望重的老師。阿羅(Kenneth Arrow)在經濟學界被稱為其成就可以拿兩次諾貝爾獎的奇才。1990年我任留美經濟學會會長時,他是學會顧問,非常支持中國經濟改革。我常要為了申請基金會資助請他寫推薦信。雖然他年事已高,事務繁忙,可他總是有求必應,很快寫來推薦信。還有迪頓(Angus Deaton)教授,1986年暑假時,他到人民大學福特班講課,我聽他課同時做他助教。他是個非常敬業溫和的學者。 

    儘管經濟學界對希拉蕊經濟政策意見有分歧,但是在反川普上,卻是跨黨派地空前一致。共和黨總統布希的經濟顧問曼昆(Greg Mankiw)說,「我不知道任何一個主流經濟學家,不管左中右,對川普的經濟政策說過句好話」。他繼續說,「有人會說希拉蕊奧巴馬政策非常壞,但是川普當選,事情要更壞得多」。 

    稍微有點經濟學訓練的人,可以理解為什麼經濟學家如此激烈地反對川普。一是出於經濟學家對數字的嚴謹和敏感。川普在演講中數字常常作假。譬如他在維州演講說克林頓能源政策要使美國經濟損失5萬億元,可能他的追隨者還真信。可美國一年GDP才18萬億美元,經濟學家聽了不就笑噴:川普是無知還是故意誤導公眾? 

    第二是川普的反智主義精神。川普不懂經濟學,卻鄙視經濟理論和經驗。這點和當年毛澤東挑戰科學的氣魄相像。他的經濟顧問班子除了一個人有經濟學博士學歷外,其他都是商人。川普一直宣稱管理國家經濟和做生意是一樣的。他過去在大西洋城賭場宣佈破產然後和投資者賴帳,於是川普刻舟求劍,以為如法炮製也能解決美國外債問題。川普說,如果美國外債有困難,他可以和債權國談判威脅來逼迫減免。殊不知國債和商業債是兩回事。美國外債是以美元法幣為擔保的,若需要還債,印發美鈔就可以。如果賴帳違約,反而會觸發美元信用危機,造成匯率崩潰,使美國經濟受損。 

    第三,更重要的是,川普沒有可行的經濟政策,或者如哈特教授所說,川普沒有任何經濟政策。川普除了批評和攻擊政敵外,至今拿不出像樣的經濟方案。他的唯一鼓動選民的經濟口號是減稅。那增加的赤字如何彌補?川普避開不說。 

    川普的減稅方案,美國10年中要增加財政赤字6.2萬億美元,其中3萬億美元的受惠者,是占人口1%的富人。 

    因為富人消費邊際傾向比較低,大部分減稅的錢就被儲蓄起來,不形成消費,對經濟也沒有刺激。而增加的財政赤字,最後會造成通貨膨脹,結果使中產階級窮人實際收入下降。這樣減稅的結果,不但會劫貧濟富,而且因為通貨膨脹造成大眾購買力下降,經濟衰退。 

    著名評估公司穆迪的經濟模型類比表明,川普的政策將使美國經濟衰退,而克林頓的政策可以使美國經濟增長。克林頓政策是增加美國基礎設施、教育和健保的投資來刺激經濟。由此增加的開支從富人那裡增加稅收來幫助解決。獨立研究得出結果,克林頓政策可以刺激經濟增長,也增加1.4萬億美元的財政收入。 

    一般選民挑選候選人時很偏重自己的主觀價值觀。經濟學家不同。他們從自己訓練出發,會更客觀冷靜地計算哪個候選人對國家和全民的長期福祉有利。並不是這些經濟學家無視媒體對種種希拉蕊川普的醜聞報導。他們知道這些資訊,還會潛意識地用概率去計算這些問題的成本。 

    假設有傳聞說希拉蕊貪污1000萬元,真實性是1%,那麼經濟學家會想這個問題對國家的損失是10萬元,或者再加上一些其它間接損失。經濟學家會將這些問題和候選人當選後可能執行的政策一起,對全國人民的長期經濟和福利與損失做權衡計算。 

    這些經濟學家認為,儘管希拉蕊有種種問題,她的政策有利於美國經濟和人民長期福利。而川普的壞政策和沒有政策,對美國經濟和人民福利會造成太大的損失和風險。這就是為什麼斯蒂格利茨說希拉蕊好太多,或者曼昆川普壞太多。他們得出的結論是一樣的:反對川普當選。 

    原文刊登於:為什麼經濟學家反對川普當選?(張欣)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第一名的法務部長何時再來 移至文章頂端 無下一篇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