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知識份子的發言,簡單分,可以有兩種心態:一種是向政治權威說話,政治權威是他建言的主體;另外一種是向人民說話,人民是他對話的對象。這兩種態度很難評定軒輊優劣;不同的是,前者寄望在上位的權者,後者則訴諸主權在民的人民。

    執言論牛耳者有不同進路,現在竟連法官也如此,至少台灣高等法院的法官林孟皇喜歡寫「萬言書」。政黨輪替後,先寫信給蔡總統,現在司法院長許宗力甫上任,又給院長寫公開信。給蔡總統、院長建言的最大意義,就是服膺政從上出,把改革的希望寄於上位者。問題是,過去的司法改革,從李登輝以下,哪一次成功?即使林孟皇也在文章中細數了失敗、失敗、再失敗的歷程。

    不過,透過林孟皇的公開信,我們也看到了司法人員的想法與想像的限制。林孟皇的意識形態,我們不知道,也不必知道,從他的公開信來看,一再稱讚傳統中國,先是引福山所說:「傳統中國是第一個建立非家產制的現代國家」,這是否指福山所謂的「秦漢中央國家建立的非人格化的科層官僚體制」?若是,就得先看看韋伯如何批判中國家產官僚制了。更且事實上中國家產官僚體制正是阻隔中國走向現代化的主因,今天的中共及國民黨兩個黨國,皆是正統中華帝國的產物,都是黨國權貴資本主義的產物。中共不必說,台灣的國民黨到現在為了爭黨國、黨產,甚至把台灣都納入其附隨組織中。

    林法官稱美傳統中國,推尊許宗力為「華人社會」中而身兼首席大法官者,卻沒去思考所謂華人或華人社會是不是台灣公民社會急欲擺脫的黑暗形象?!林孟皇要與公民社會對話,首先要了解如太陽花一代的公民意識,才足以言對話。

    其次,林孟皇既祭出「憲法守護者」這頂大帽子威逼許宗力,又要連結「憲法與民主」,難道不知道這部黨國憲法,正是民主的反面教材?也與林法官主張的「程序正當與公開透明」相互牴觸?許宗力院長承認台灣與中國是「特殊國與國關係」,明確表示「台灣主權不及於中國大陸」,那就是否決了這部所謂憲法第四條的「固有疆域」許志雄更直指固有疆域是政治語言,非憲法用語,且語帶譏諷,這是明目張膽藐視這部憲法。黃昭元公開表示不唱國歌,因為「配額用完,給付不能」,完全排斥這部憲法的第一條「三民主義」。「司法公信力不彰的主要原因」,誠如林孟皇所說是「歷經長期殖民與威權統治」所造成,這部憲法更是。無論憲法或司法體制,不打掉重練,司改不會成功,台灣也不會成功。

    我們人民、我們台灣人民要思考台灣如何進行真正的轉型正義,這是我們的天職。

    原文刊登於:我們的憲法,我們的司改!(金恒煒)

    延伸閱讀:憲法與老姑媽 (敏洪奎)                                                                

    站長的話:寧穿著舊衣改舊衣,不換新衣?


    歷史眼光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兩岸絕非分裂也無分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司法改革不可迴避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