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年臺灣總統大選,多數臺灣人民捨棄政策傾中的國民黨,將選票投給民進黨蔡英文,寄望她能帶領臺灣走出自己的路。但自蔡英文就任總統超過百日後,即面臨新一波的考驗

    為人作嫁的遊行

    9月12日上萬名專門經營陸客團的臺灣旅遊業者走上街頭,向蔡英文政府喊出「要生存、有工作、能溫飽」的口號。

    一位來自台東的海產店老闆張莫雅向《美國之音》表示,新政府上臺後,大陸遊客不斷減少,生意大不如前,已影響到她和員工的生計。她還說,她不太瞭解政治問題,只希望陸客能像過去一樣來臺灣觀光旅遊。

    一位現在沒團可接的陸客團導遊向《美國之音》強調,蔡英文不要九二共識,但是他們要九二共識。

    不過9月12日的這場遊行,在臺灣內部存在許多不認同的聲音。

    劣幣驅除良幣的中國觀光統戰

    沒有參與遊行的遊艇公會向媒體表示,日月潭風景區受陸客縮減影響,但陸客縮減是源於中國刻意控制,若上街反而稱了中國的意。遊艇公會將致力於拓展日本等國際客源,避免繼續受制於中國。

    遊艇公會也向台政府提出建議,應改善觀光品質,遏止同業間削價競爭,並汰除低價團,避免劣幣驅除良幣。

    遊艇公會這裡提到的低價團,與「陸客一條龍經營」模式有極大關聯。

    「一條龍」經營模式是從旅行社、導遊、飯店、遊覽車、精品店皆由相關單位投資的封閉系統,且有許多是中資參與設點,專攬兩頭利潤,對臺灣的實際經濟幫助相當有限。

    因此,有評論認為,旅遊業者可以呼籲新政府輔導轉型、提供協助,但若扯上「九二共識」,就亂了「在商言商的套」。否則贊成新政府不要再提「九二共識」的多數民意,可合理懷疑這次的遊行是在為誰作嫁。

    另有臺灣學者指出,「一條龍經營」與陸客來台人數增減都與中國的「觀光統戰」有關。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蔡宏政在《上報》發文表明,出境旅遊是中國涉外政治的延伸。

    引狼入室的木馬屠城

    蔡教授在文中舉了幾項例子,如2000年中國開放土耳其為旅遊景點,是為了交換中國購自烏克蘭的航空母艦得以順利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現在的禁韓令則是懲罰韓國同意與美國建立薩德反導彈系統。

    文中並列出臺灣被一步步「觀光統戰」的軌跡。2002年被認為有「台獨」傾向的民進黨執政時期,因電商金融危機欲透過開放中國民眾來台旅遊,以增強兩岸經貿連帶,但中國政府並無意「經援」。2004年民進黨再度贏得總統大選後,中國政府邀請落敗的國民黨主席連戰,進行1949年後的兩黨領導人首次會面,並於會後宣佈開放中國民眾來台旅遊的利多政策。 

    2008年馬英九上任後,中國的「經濟讓利交換政治讓步」之戰略目標在國民黨執政下,急速展開。陸客由2008年的329,204人快速升為2009年的972,123人,此後維持一年60多萬人的速度增加,直到2014年的3,987,152人,占每年來台觀光人數超過40%,成為臺灣觀光客最大來源,遠遠超過第二、三、四名的日本、港澳與東南亞(第二名為日本,1,634,790人)。

    一條龍經營

    另外,《大陸居民赴臺灣地區旅遊管理辦法》規定:大陸居民赴台旅遊需由「指定經營大陸赴台旅遊業務的旅行社組織」,以團隊型式整團往返,且在台期間須集體活動;組團社由國家旅遊局會同有關部門,從已批准的特許經營出境旅遊業務的旅行社範圍內指定,其他單位或個人不得經營。蔡教授在文中指出,這表明「對台旅遊業務是禁區中的禁區,外資與台資皆不能涉入。」

    而這有三點目的:政治上,中國政府可擅自決定什麼時候、什麼方式、放出多少旅客,及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將這些「旅遊利益」抽回,以施壓該國,達成政治目的;經濟上,中國組團社掌握出團的分配權,形成買方市場,以壓低接社的價格,甚至指定特定旅行社、飯店、遊覽車業者與購物站,形成一條龍經營,將利潤極大化地流回中國組團社;社會控制上,一條龍經營可將陸客控制在固定行程中,盡可能避免與當地社會接觸,維持原來中國社會的集體迷思。

    這篇評論文章認為,這正是一個威權的大經濟體,通過市場的「自由」經濟,逐漸滲透一個較小的民主社會,一旦依賴後,臺灣社會退出的成本就越來越高。從個人、短期的利益逐漸累積為集體、長期的不利,漸漸次地限縮臺灣社會未來自由的選項。

    文末更表明,這是政治工程精心安排的經濟交往,中國政府顯示一個目標清楚且靈活的戰術:「用最低價買下臺灣」。

    原文刊登於:中國觀光統戰:用最低價買下臺灣(蘇智敏)

    延伸閱讀:台灣旅行社接陸客團猶如在賭博 (蔡宏政)


    永續生存 / 趨勢觀察

       

上一篇:海基會在幫中國統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製」的責任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