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左圖:上海昌碩科技公司的員工。)

    他們生產着世界上最先進的電子產品,他們的僱主是全世界最賺錢的企業之一,但是他們的工資卻只相當於當地十年前的水平。美國一家長期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非政府組織發佈的最新調查報告再次劍指美國科技巨頭《蘋果公司》。 

    還沒進廠就被騙了幾百塊錢 

    幾個月前,台灣仁寶電腦旗下的《吉寶通訊》有限公司出現在《中國勞工觀察(China Labor Watch)》執行主任李強的「雷達」上。這家位於南京的工廠有2萬多員工,是美國蘋果公司在中國的一家組裝工廠,主要生產iPad系列產品。 

    蘋果公司目前在全世界20個國家僱用了160萬勞工。在中國,像吉寶通訊這樣的組裝工廠一共有14家,大部分為台資企業 

    或許因為和蘋果建立合作關係的時間不長,《吉寶通訊》尚沒有引起外界的過多關注,廠內的情況從沒被媒體曝光過。總部設在紐約的勞工權益組織「中國勞工觀察」不久前曾派調查員去工廠進行卧底調查。 

    調查員找到這家位於江寧開發區的工廠,直接到門衛處詢問是否招工。保安說,工廠不直接招工,只能通過內部推薦和中介進廠,工廠對面就有中介在招人,最後還不忘提醒他,不要找收錢的中介。 

    馬路對面果然有多家中介公司正在「守株待兔」,有山東的、河南的,不過還是江蘇本地的最多。 

    諮詢了一家免費中介,填寫了申請表格後,調查員和周圍的人攀談起來。他發現,原來很多人都被中介收了「介紹費」,數額從100-300元不等。還有一位應聘者說,他在「58同城」網站上看到招聘信息,和對方見面後交了300元的「信息服務費」,之後被帶到吉寶。 

    招聘收費違背中國《就業服務與就業管理規定》。蘋果公司也明令禁止供應商的這種「綁定勞工」行為。 

     (右圖:上海昌碩科技廠宿舍) 

    《吉寶通訊》一位負責招工的唐先生對《美國之音》說,工廠招聘是免費的,網上那些招聘廣告,還有那些自稱能內部推薦進廠的信息都是騙人的。 

    但是《吉寶通訊》顯然對中介在廠外招攬工人是知情的。更有意思的是,入職培訓時,廠方讓所有新員工在「招工是否被收費」一欄一律填寫「沒有」。調查員找到培訓老師說,其實很多工友進廠時都被收取了費用。老師對他說:「中介給你提供信息介紹工作,收費是合理的。」 

    加薪成了變相減薪 

    上海《昌碩科技》有限公司包裝部的一位劉姓工人拿到5月份的工資單後發現,自己的稅後收入是2950.64元,比以前少了。他覺得有些困惑,上個月公司不是剛給大家漲了300元工資嗎,可這錢怎麼越漲越少了? 

    上海昌碩科技隸屬台灣和碩集團,近期為美國蘋果公司組裝iPhone6s智能手機。公司的口號是「快樂工作,幸福生活!」 

    今年4月,上海市政府將市月最低工資標準由2020元調至2190元,增加了170元,時薪由每小時18元提高到19元。相應地,昌碩也將基層員工的崗位工資由原來的2020元提高到2320元,但是和那名劉姓工人一樣,很多工人加薪後的實際收入反而少了很多。 

    「昌碩採取了更為隱蔽的辦法壓榨工人,」總部設在紐約的勞工權益組織「中國勞工觀察」說。 

    「中國勞工觀察」長期關注蘋果代工廠的勞工狀況,從2006年起多次對蘋果公司規模最大的代工廠富士康進行卧底調查,自2013年以來,每年都發佈調查報告揭露《昌碩》的惡劣工作條件。 

    (左圖:上海昌碩科技的工資單顯示工人被扣除的社會保險超出了他們的工資水平應承擔的範圍) 

    2015年和2016年,「中國勞工觀察」再次派出多名調查員以第一線工人的身份進入昌碩,並在10幾名工人的協助下,秘密收集了2015份不同車間、不同部門、不同工種的工資單,跨度從2015年5月到2016年5月。 

    在對這些工資單進行大量比對研究後,「中國勞工觀察」指出,儘管昌碩從今年4月起提高了工人的基本工資,但是公司卻通過削減福利,與工人分擔保險等方式控制勞工成本。部分行為違反了中國政府的相關法規。 

    比如,昌碩沒有按照中國法律的規定為員工購買住房公積金;此外,工人每月被扣除的社會保險超出了他們所應承擔的比例。 

     (右圖:加薪後280元的餐飲津貼取消了) 

    獎金和補貼方面,加薪前昌碩工人平均每個月能拿到約700元,加薪後減少為300元。一位前昌碩員工說,以往的280元的餐飲補貼在加薪後取消了,每個工人還要繳納160元的住宿費。 

    「不加班就等着餓死吧」

    2016年暑假,美國紐約大學一名中國留學生以一線工人的身份在昌碩做了一個月的「卧底調查」。 

    這位希望匿名的學生對美國之音說,昌碩工人平均每天上班10個半小時,加上吃飯、休息,一天要在廠里耗上12個小時。疲憊不堪的他提出希望「下早班」(每天工作8小時,不加班),結果受到分組長和大組長的百般刁難。 

    「他們的策略就是拖你,把程序弄得很複雜,就是讓你沒辦法下早班,」他說。 

    一個星期後,他的申請依然沒有得到批准,忍無可忍的他去廠里的員工服務中心投訴。 

    「你有什麼問題嗎?」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問他。 

    「有,我的組長強迫我加班,」他回答。 

    工作人員笑了一下,彷彿這是一個很荒唐的問題:「什麼叫‘強迫’啊,我們叫‘配合加班’。你們都是配合廠里的生產。」 

    「可是培訓的時候,老師說加班是自願的啊!」 

    「這裡是工廠。你不工作,哪來的錢啊?」 

    因為工資太低,絕大多數的工人對加班十分渴求。如果一個月或幾個月沒有加班,很多工人就會辭職。 

    昌碩工人2015年9月和10月的工資單樣本顯示,加班收入占工人工資總額的42.4%,83.8%的工人每月加班超過80小時。

     中國《勞動法》的規定,勞動者每月加班時間不得超過36小時。 

    並非每位工人都能如願以償地加上班。2016年3月,昌碩維修部門63.3%的工人加班超過90小時,但是非維修部門員工的平均加班時間僅為14.3小時。 

    入職第一天,所有昌碩工人都簽署了《自願加班協議書》,這種「自願」實則是一種迫於生計的不得已的「自願」。 

    南昌工程學院一位曾在昌碩實習的大學生在網上「吐槽」說:「當初面試官問我們對於加班這件事情怎麼看?我們還傻不拉幾地說只要公司有需求可以加班神馬的。後來想想自己咋就這麼幼稚呢?在上海這種地方給不到2000的工資,不加班就等着餓死吧。」 

    然而即便是每個月加班90小時,工人到手的工資僅為4200元左右。如果趕上生產淡季,收入只有2000到3000元。 

    上海市人力資源社會和社會保障局的數據統計,2015年上海市職工平均收入為5939元,比上年增長8.9%。 

    上海昌碩科技有限公司的電話無人接聽,美國之音繼而聯絡其母公司台灣和碩集團,請他們回答有關社會保險和加班政策問題。公司投資人關係辦公室邱小姐說,公司會議日程繁多,可能沒有辦法及時回復。截至發稿時止,美國之音尚未得到和碩集團的回應。 

    富士康再爆員工自殺 

    2010年至2011年,蘋果公司規模最大的代工廠富士康接連發生員工跳樓自殺事件,令世人嘩然。 

    近日,富士康位於河南鄭州的製造基地再度爆出兩名員工死亡事件。8月18日,一名剛剛進廠一個月的31歲男工在上完夜班後的一個清晨從工廠樓頂跳下。第二天,一名女工在上班途中不慎被火車撞死。 

    這兩起事件發生在工人們為iPhone大量趕工,承受巨大壓力之時。 

    河南富士康工人對《華爾街日報》說,以前為保障生產線上有充足的勞動力,富士康會安排工人大量加班,但現在富士康改變了政策,只有那些能為工廠招募新員工的人才有資格加班。 

    這項新政策讓那些無法招到新人的工人非常為難。沒有加班費,再扣除各種雜費,這些生產一線工人每個月的工資只剩下1400元左右。這樣的工資難以糊口,那些拖家帶口的工人處境更加艱難。無奈之下,一些工人選擇自掏腰包,付給陌生人200元,懇求他們來富士康工作一陣子。 

    (左圖:每天都有工人進廠,每天都有工人離開)

    ​權益組織:蘋果公司應負主責 

    在遍布中國大地的蘋果代工廠,每天都有新人進廠,每天都有工人離開。去留之間,不變的是中國勞工的日子依然過得艱難。 

    「我們認為這個根源是在蘋果,不是在代工廠,」「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說。 

    「中國勞工觀察」的報告指出,蘋果公司控制着整個供應鏈的採購和人工成本,在iPhone的生產過程中,蘋果直接採購的比例超過80%,並且提供生產設備。自從蒂姆·庫克成為蘋果CEO後,蘋果要求供應商提高產能,同時每年減價5%到10%。中國勞工成為供應商之間相互競爭減價的犧牲品。 

    《美國之音》就該結論向美國蘋果公司提出質詢,截至星期五(8月26日)發稿時止沒有收到回復。 

    今年早些時候,蘋果公司發佈了《供應商責任2016進度報告》。報告列出了蘋果公司過去一年在企業社會責任方面取得的進步,比如97%的供應商做到了全職員工平均每周工作55小時。 

    這個數字低於蘋果為供應商設定的每周60小時工時,卻依然高出中國《勞動法》規定的每周48小時的工時上限。 

    蘋果首席運營官傑夫·威廉姆斯說:「在蘋果,我們致力於確保供應鏈中的每一個人都能獲得尊嚴和尊重。 

    「中國勞工觀察」的李強說,蘋果可以,也應該做得更多,因為蘋果有高達2330億美金的現金儲備,其利潤佔了整個產業鏈甚至整個行業利潤的90%。蘋果有足夠的能力來改善勞工權益。何況如果它不承擔相應的責任,誰又有能力作出改善呢? 

    原文刊登於:蘋果代工廠的中國勞工,日子艱難誰之過?(美國之音) 

    延伸閱讀:《中國勞工觀察(China Labor Watch)》的英文版調查報告書



    公民意識 / 勞動人權

       

上一篇:世大運看台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18年前心碎的魔法阿媽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