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上市就瘋迷全球的手機遊戲《精靈寶可夢GO》(Pokemon GO),2016年8月6日終於在台上線,很多鄉民為了抓寶可夢四處趴趴走,而抓皮卡丘等神奇寶貝,練等級、挑戰道館都在瞬間形成「全民運動」。反應快的飯店、遊樂園、旅行社等商家們,紛紛嗅到商機,針對寶可夢熱潮祭出優惠,盼望藉著精靈寶可夢的熱潮吸引人潮,讓這款手遊熱上加熱。

    其實像我這年紀的魯蛇,就不會對這樣的全民瘋遊戲的一時現象大驚小怪。早在手機與網路被發明前的石器時代,我們不也經歷過養電子雞的熱潮。時間再往前推,桌上型的小精靈,甚至只動手不用電的魔術方塊,剛出現時也都是如此。

    好友人渣文本甚至預測,下一個產品也許是《名偵探柯南》,「整個城市到處都是屍體,只要有密室就會出現一具。」到時出現「全民抓喪屍」的奇景也不用驚訝,因為暴起的熱潮往往也伴隨著暴落。

    但我們這些魯蛇能以平常心看寶可夢,為了搶版面的憂國憂民者就不同了,尤其是那些幾天「不見報就想死」的各級民代們,更是不能放過這個「殺皮卡丘以謝國人」的大好機會。2016年8月10日《蘋果日報》報導,〈瘋寶可夢國家會完蛋,高市議員籲請政府重視〉︰

    「針對寶可夢引發的社會現象,國民兩黨市議員難得有志一同,包括高雄市議員李喬如、曾俊傑、林芳如等,今針對民眾瘋寶可夢,大批人潮深夜仍出現在美術館、農16及中央公園等熱點,一度有居民以為暴動報案,警方還到現場排解等現象引爆社會『熱潮』深感憂慮,今特別呼籲政府深刻關注,不要讓社會脫序,甚至影響國家競爭力。

    民進黨議員李喬如憂慮說,大家都在『作夢』,尤其年青人課業、工作都受到嚴重影響,『繼續這樣下去,國家會完蛋。』她認為,寶可夢雖然只是遊戲、有其自由性,但年青人不知自我克制,政府就應該用力關注,把此現象視為『可能造成社會脫序,影響國家安全』來高度處理,不能置之不理。

    國民黨議員曾俊傑也說,幾乎每一個公園到晚上還是爆滿人潮,已影響正常生活作息,自己還目睹父親騎機車,車上妻女都忙著玩寶可夢,十分危險。他呼籲說,寶可夢是虛擬世界,活在真實世界比較實際,玩時要注意自身及他人的安全,『慢慢玩,有的是時間,不要上班、騎車也在玩』!」

    這種民意代表挾質詢權,在議事殿堂裡針對流行事物,散播「××亡國論」的現象,戒嚴時代層出不窮。中學女生的體育短褲或連身褲襪、大學生的家庭舞會、小學女老師的迷你裙等等、全都與寶可夢一樣,曾是立法院裡那些資深立委言之鑿鑿會「亡國」的現象。其中讓人印象最深的兩個例子,應該就是「布袋戲亡國論」與「乳罩亡國論」吧?

    1968年之前,台灣只有省政府經營的「台視」一家電視台而已。當台灣只有台視一家電視台時,製作節目完全不必考慮「收視率」,所以根本不必有台語節目。

    但黨營的中視與軍營的華視成立後,省營的台視面臨另外兩台的競爭,為了收視率與廣告,因此邀請黃海岱的次子黃俊雄,自1970年3月起,把「史豔文」的故事在電視上播出,沒想到這部台語布袋戲一推出,立刻受到全台灣觀眾的喜愛。

    「史豔文」可說是當時全台灣人民最熟悉的人物,每天中午一到布袋戲播出時間,大家幾乎都停止了工作和休息,守在電視機前面,收視率甚至高達97%,這個歷史紀錄大概至今全世界也沒有辦法破。電視台也因此荷包滿滿,那時台視員工單月領單薪,雙月領雙薪,今日魯蛇們根本無法想像。

    但布袋戲的風行讓我們這年紀的外省小孩,也會聽會說台語後,讓來自中國的資深立委開始有了危機感。1970年6月4日上午,立法院教育委員會開會,教育部長鍾皎光與文化局長王洪鈞(當時電視歸教育部文化局管轄,而非後來的行政院新聞局),及台視、中視負責人(當時華視還未正式掛牌,但空中教學與軍中政治課節目已播出)都列席備詢。

    西安市婦女團體立委趙×藝指責目前電視節目不佳,方言充斥,使青少年深受其害。尤其是歌仔戲和布袋戲,已使「學童逃學,農人廢耕」。文化局長王洪鈞在答詢時坦承,「中視方言節目約49.5%;台視原為48%,但現在已增至58%,超過百分之50之規定。」文化局現正研擬「改進廣播電視節目計劃」方案後施行。

    台視的台語節目比國語節目都還多,已成為名副其實的「台灣電視公司」,這也是大勢所趨。其實什麼「學童逃學,農人廢耕」,根本不是這些資深立委關心的重點;怎樣以此「布袋戲亡國論」為理由,將台語節目完全滅絕,才是他們的目標。

    6月11日上午,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再次開會,教育部次長孫宕越與文化局長王洪鈞及台視中視有關負責人都列席備詢。會議中立委們的質詢重點仍放在歌仔戲和布袋戲。半山資深立委洪×秋委員認為,電視台應逐年減少方言的節目,但不可完全消滅。因為方言的電視節目不但可以做到與民同樂,同時可以保存鄉土意識。

    精通戲劇理論並著有專書的洪×秋還認為,歌仔戲的內容和調子,是近50年來才形成的地方鄉土藝術,其哭哭啼啼的音調,有其時代背景,發洩了本省同胞被日人壓迫的情緒,但如今時代不同了,歌仔戲卻未能改進。至於布袋戲,實在是落伍的藝術,應該徹底改善。

    不過半山資深立委洪×秋主張的電視布袋戲「只需改進而不用禁絕」,顯然不為其他外省籍資深立委所接受。大連市立委穆×在質詢教育部文化局長王洪鈞時說:「本人建議王局長,廣播電視所有節目連同廣告,要採用百分之百的國語,以統一國家語言,促進民族的團結。」

    四川省婦女團體立委王×碧,還「好心」的提醒來自天津市的王局長:「長此下去,勢必導致國語消沉,方言猖獗。倘為企圖分化民族、割裂國土的政治野心家,利用語言的隔閡、陰謀不軌,則二二八事件又將重演,後果不堪設想,大可動搖國本,小則可逼遠地人無路可走而跳海。」

    山東省立委楊×琳則獻策說:「在推行國語、淘汰方言方面,政府應對電視事業做有計劃的耍求,譬如今年國語發音節目佔60%,明年則提高至70%,後年為80%,最後則完全淘汰方言。」其他像是天津市立委溫×源、職業團體立委王×任,也都紛紛附和,要立法停播電視中的方言節目。

    不管來自中國而不用改選的資深立委怎麼罵,台視高層在即使按規定縮減到只能播10%的台語節目,仍舊力挺布袋戲這「金雞母」,收視率也依然在9成以上。直到演了583集後,老蔣終於祭出「必殺令」。1974年6月,管理電視節目的行政院新聞局,不再像過去的教育部文化局那樣容忍台視,直接以「妨害農工正常作息」為由,禁止台視繼續播出布袋戲。

    時空再拉回到1950年代,立法院裡比「布袋戲亡國論」更勁爆的質詢,應該就是資深立委陶×的「奶罩亡國論」。他認為此案重大,希望有關當局要正視此一問題的嚴重性。因奶罩是自外國流傳進來,已對「國本民生造成傷害」。女人在戴起奶罩時,用意在於「狐媚」,做「不實之豐乳」現象,其「立意並不純正」,為國家帶來無窮禍害。

    來自歐美的奶罩歪風,讓女人煙視媚行,使家庭幼兒無人照顧,男人也不安於家,這個國家、這個社會,豈不非常的危險?而且奶罩極不衛生,阻礙血液流通與肺部呼吸,中國婦女(尤其女學生)乃保國育兒的生力軍,豈可沾染歐美惡習,失去餵哺下一代的能力?奶罩是西方各國要消滅中華民族的武器,女性戴了奶罩後必將亡國。

    從1950年代的奶罩亡國論,到1970年代的布袋戲亡國論,直到今日的寶可夢亡國論,台灣的民意殿堂裡,永遠不缺也永遠不絕的××亡國論,看來必將與我們長相左右,直到真正亡國為止。

    原文刊登於:寶可夢亡國論VS.布袋戲奶罩亡國論 (管仁健)

    延伸閱讀:

    《精靈寶可夢Go》創造了全球最受歡迎的手遊

    對PokemonGO設戒嚴?


    歷史眼光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屈辱感是中國教育的基礎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 一場餐敘讓台灣媒體失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