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上市就瘋迷全球的手機遊戲《精靈寶可夢GO》(Pokemon GO),2016年8月6日終於在台上線,很多鄉民為了抓寶可夢四處趴趴走,而抓皮卡丘等神奇寶貝,練等級、挑戰道館都在瞬間形成「全民運動」。反應快的飯店、遊樂園、旅行社等商家們,紛紛嗅到商機,針對寶可夢熱潮祭出優惠,盼望藉著精靈寶可夢的熱潮吸引人潮,讓這款手遊熱上加熱。

    其實像我這年紀的魯蛇,就不會對這樣的全民瘋遊戲的一時現象大驚小怪。早在手機與網路被發明前的石器時代,我們不也經歷過養電子雞的熱潮。時間再往前推,桌上型的小精靈,甚至只動手不用電的魔術方塊,剛出現時也都是如此。

    好友人渣文本甚至預測,下一個產品也許是《名偵探柯南》,「整個城市到處都是屍體,只要有密室就會出現一具。」到時出現「全民抓喪屍」的奇景也不用驚訝,因為暴起的熱潮往往也伴隨著暴落。

    但我們這些魯蛇能以平常心看寶可夢,為了搶版面的憂國憂民者就不同了,尤其是那些幾天「不見報就想死」的各級民代們,更是不能放過這個「殺皮卡丘以謝國人」的大好機會。2016年8月10日《蘋果日報》報導,〈瘋寶可夢國家會完蛋,高市議員籲請政府重視〉︰

    「針對寶可夢引發的社會現象,國民兩黨市議員難得有志一同,包括高雄市議員李喬如、曾俊傑、林芳如等,今針對民眾瘋寶可夢,大批人潮深夜仍出現在美術館、農16及中央公園等熱點,一度有居民以為暴動報案,警方還到現場排解等現象引爆社會『熱潮』深感憂慮,今特別呼籲政府深刻關注,不要讓社會脫序,甚至影響國家競爭力。

    民進黨議員李喬如憂慮說,大家都在『作夢』,尤其年青人課業、工作都受到嚴重影響,『繼續這樣下去,國家會完蛋。』她認為,寶可夢雖然只是遊戲、有其自由性,但年青人不知自我克制,政府就應該用力關注,把此現象視為『可能造成社會脫序,影響國家安全』來高度處理,不能置之不理。

    國民黨議員曾俊傑也說,幾乎每一個公園到晚上還是爆滿人潮,已影響正常生活作息,自己還目睹父親騎機車,車上妻女都忙著玩寶可夢,十分危險。他呼籲說,寶可夢是虛擬世界,活在真實世界比較實際,玩時要注意自身及他人的安全,『慢慢玩,有的是時間,不要上班、騎車也在玩』!」

    這種民意代表挾質詢權,在議事殿堂裡針對流行事物,散播「××亡國論」的現象,戒嚴時代層出不窮。中學女生的體育短褲或連身褲襪、大學生的家庭舞會、小學女老師的迷你裙等等、全都與寶可夢一樣,曾是立法院裡那些資深立委言之鑿鑿會「亡國」的現象。其中讓人印象最深的兩個例子,應該就是「布袋戲亡國論」與「乳罩亡國論」吧?

    1968年之前,台灣只有省政府經營的「台視」一家電視台而已。當台灣只有台視一家電視台時,製作節目完全不必考慮「收視率」,所以根本不必有台語節目。

    但黨營的中視與軍營的華視成立後,省營的台視面臨另外兩台的競爭,為了收視率與廣告,因此邀請黃海岱的次子黃俊雄,自1970年3月起,把「史豔文」的故事在電視上播出,沒想到這部台語布袋戲一推出,立刻受到全台灣觀眾的喜愛。

    「史豔文」可說是當時全台灣人民最熟悉的人物,每天中午一到布袋戲播出時間,大家幾乎都停止了工作和休息,守在電視機前面,收視率甚至高達97%,這個歷史紀錄大概至今全世界也沒有辦法破。電視台也因此荷包滿滿,那時台視員工單月領單薪,雙月領雙薪,今日魯蛇們根本無法想像。

    但布袋戲的風行讓我們這年紀的外省小孩,也會聽會說台語後,讓來自中國的資深立委開始有了危機感。1970年6月4日上午,立法院教育委員會開會,教育部長鍾皎光與文化局長王洪鈞(當時電視歸教育部文化局管轄,而非後來的行政院新聞局),及台視、中視負責人(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