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國人有多重視規矩?上月一位女士在北京八達嶺野生動物園虎區下車,導致家人身亡、自己重傷的悲劇,網路上充滿了對她「不守規矩」的譴責和嘲諷,讓人覺得「規矩」在中國被重視的程度遠遠超過「人道」。 

    這幾天有關里約奧運的一場爭吵,又讓人有些迷惑了:中國選手孫楊曾因查出吃違禁藥而被禁賽,並在受罰後規避禁令去澳洲訓練,因而在奧運現場被澳洲選手霍頓(Mack Horton)不客氣地稱為「嗑藥騙子(drug cheat)」。中國眾多網民卻沒有覺得孫楊不守規矩丟了中國人的臉,而是認為一個人即便犯了錯誤也應該受到尊重,紛紛要求霍頓道歉。甚至中國泳協也發郵件要求道歉,遭到澳洲奧會拒絕。 

    這兩件事情是矛盾的嗎?未必如此。前者是父權文化的厭女症發作,後者是愛國主義症發作,二者都以專制政治作為後盾。 

    舉國體制下的奧運參賽運動員,都肩負著為國爭光的重任。他們失敗就是國家失敗,他們受辱就是民族受辱。於是,無論官方媒體還是社交媒體,都充斥著為孫楊違禁的辯解。他的違禁被解釋成「無意犯規」——好像那位女士是故意捨身飼虎一樣;甚至這個規矩就是西方國家針對中國人的陰謀——按照這個邏輯,應該懷疑那位元丈夫和動物園勾結殺妻。這個時候,如果有人和上月一樣宣稱「不守規矩是這個民族最大的禍害」,那麼他一定有叛國的嫌疑。運動員不守規矩(尿檢呈陽性)有什麼大不了?「讓他們知道我們有的是男人的陽性」,演員李易峰在微博中如此稱頌孫楊在200米自由泳奪冠。 

    「男人的陽性」,十分準確地描繪了愛國「小粉紅」在網路世界的橫衝直撞。以匿名群氓的形式圍攻、辱駡、恐嚇,甚至不守自家規矩「翻牆」,只要是愛國行動都不在話下,而且永遠作正大高尚狀。 

    「富二代」王思聰此前口不擇言被網民贊為「快人快語」,這一次也以同樣風格在微博評論道:「呵呵,硬按著別人頭讓人道歉這事兒只有在中國才好使,拿出去使別人可不吃你那套呀。」網民罵他為了「商業炒作」沒有底線,「你還是不是中國人?!」

    愛國主義屈辱感

    如何讓「小粉紅」們勇敢去戰鬥呢?那就是讓他們心中充滿屈辱。無論是專制主義的政治宣傳還是恐怖集團的洗腦教育,集體屈辱感都是基礎理論。正如後者宣揚西方文明正在毀滅穆斯林傳統一樣,前者在敘述了中國近代百年受辱史之後說,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周子瑜戴立忍被逼道歉之後,臺灣網民發起了「向中國道歉」活動。「全世界都欠中國人一個道歉」,這在臺灣網民看來是一個笑話,在中國愛國主義教育中卻是真的。警惕西方陰謀,是接受專制政黨領導的一大理由。甚至專制本身,也因為抵制西方民主政治而有了正當性。 

    公開的「認罪」、「懺悔」和「道歉」,成為舉世矚目的媒體現象。也許有人認為官方組織的「犯罪嫌疑人」的「電視認罪」和「廣大網民」群情洶湧要求港臺明星、外國奧運冠軍道歉,是兩種性質的活動。事實上,唯一的組織者和實施者都是官方。同樣是運動員不守規矩,遼寧「馬家軍」被官方正式棄用之前,並非像現在這樣遭到網民萬般唾棄。揭露「馬家軍」違規的報告文學,也只有在官方表明態度之後才能出版。 

    汙名人權律師的「電視認罪」和「法庭審判」,也終於直接指向「外國敵對勢力」。配合這些審判的冒充網路甚至普通網民發表的輿論宣傳,更是以揭露西方陰謀為目的。這樣繼續下去,西方政客和NGO組織也必須要向中國道歉了。 

    原文刊登於:請全世界向中國道歉(長平)




    歷史眼光 / 文化主體性

       
  • 廣東話說:「面係人哋俾, 架係自己丟」,普通話翻譯成:「面子是人家給的,台是自己拆的」。

    李純恩說:亞洲國家中最愛面子的國家是中國和日本,兩個國家的人都極講面子,但得到的結果卻正好相反,日本人走到哪裏都很有面子,而中國人則到哪裏都失面子。原因當然很簡單,日本人的面子是自己掙的,中國人的面子是自己失的。

    老外對中國人不好,要道歉;中國人對中國人不好,都是自家人,道歉就太見外了。中國人對中國人十分殘酷,是為了拚出最好的基因;外國人對中國人兩分殘酷,是為了消滅中國人的基因。中國人的邏輯,你一定要懂。

上一篇:「你回去會被機車撞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議會質詢權用來杞人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