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名心理生物學教授7月10日原訂於台北醫學大學演講,
    當天卻在台北市仁愛路過十字路口時,疑因不熟路況,
    只看到左側單行來車,未發現右邊雙向公車道,
    不幸被公車撞死,享壽71歲。圖是當時車禍現場。

    台灣,美麗之島,良善的人,但還在成長的文明,卻又開始墮落,非常令人痛心,2300百萬人卻有汽、機車超過二千萬,用PM2.5 污染了美麗的天空,這些汽、機車胡衝亂撞,搞亂交通,污辱所有良善行人的行路安全及人權,把文明踐踏在地。

    日前我看到報載,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UC Santa Cruz,UCSC)在國際上知名心理學暨生物心理學系權威的教授布里吉曼(Bruce Bridgeman)7月在台灣進行演講時,卻在台北走路時被公車撞擊身亡。我感到驚訝,怎麼沒有人或學生陪這位據說視覺有障礙的外國老師如何安全地走在標示不清的台北街上及可能有機車亂撞的馬路上?

    在台灣走路,不管是經過綠燈,或走斑馬線,卻隨時都會被撞死或撞傷的機率蠻高。幾年前,我邀請二位美國朋友來台灣演講,閒時要散步經過馬路綠燈、斑馬線時,卻有一輛計程車,往前邁進一步一步,停都不停,不斷向這位美國朋友靠近,簡直在威脅要向他們衝過去,被嚇壞的其中一位較年輕、身高力壯的學者驚嚇之餘非常生氣,向這輛計程車車蓋及玻璃大力敲打,打破了玻璃更差點把司機拉出來痛打一番,這司機一句話都不敢出聲。

    我家兄二哥在二年前逝世,要走之前在病床上只留下這麼一句遺言向我說 :「你不要再回台灣了!」 我當場傻眼:「你是不是怕馬陰久要對付我,像要清算王金平一樣,就只因為我在70年代揭發他是職業學生一事?」 二哥說:「不是啦,你回去會被機車撞死!」我只好苦笑,回台已經快10年了, 還沒有被撞死。但萬萬沒有想到,五個月以後,蔡英文最好的助手,亦是我最欣賞小英的幕僚張祥慧,走在長安東路上就被機車撞昏,腦部嚴重受創。我心裏非常非常的難過,亦非常心痛。

    在台灣騎機車的人,為了求快,左衝右衝,跟一些駕駛汽車的人一樣,從來不將路人的人權,放在心裏。 回台10年,親眼目睹騎機車的人為了衝快,被卡車輾過白色腦漿四噴,有次我逢綠燈走在斑馬線要過馬路,卻被一輛汽車擦身快速而過,我驚嚇過度,把一生在萬華及三重長大學到的所有三字經像個大流氓一般噴口而出,那位年輕駕駛的女士卻不知廉恥竟然又回頭向我恥笑。

    每次在課堂上向學生上課,我總會提起,台灣最差勁、最無能的政府部門就是交通部,二、三十年了,從來沒有想過要將台灣行人的安全及人權提升走向文明的社會,應該下決心把機車取締掉,不但可以省下每年一千多條人命,又可大幅降低空氣污染。

    我去過很多歐洲、美加及日本等文明的國家,走在路上就像走進自家客廳一樣,安全就在心底,文明的感覺就在臉上。

    台灣人若還不知道這個社會的文明正在墮落,天天都還在想錢,想GDP(國內生產毛額), 古訓說「讀書人恥於談錢,視諸侯如糞土」,去過教堂的人總會感到 「上帝給的是恩典,不是金錢」,而這些今天「位極人臣」的人、掌握大權的官員,卻放任汽、機車四處輾過這塊美麗的土地,還不想去趕快抓住機會把這些問題給刷掉?卻把改革放在嘴邊,又把文明踐踏在地上

    原文刊登於:台灣墮落的文明 一個教授之死 (陳重信)


    公民意識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抱殘守缺現昏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屈辱感是中國教育的基礎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