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上禮拜把家裡冰箱的食品做個點名大清倉,從冷凍庫底部翻出了忘記是何時在亞洲店買的兩塊虱目魚肚。解凍後抹上一層薄薄的番薯粉和鹽巴,用平底鍋將兩面都煎成金黃色,再擠點檸檬汁,晚餐中只聽到老公三不五時的讚嘆:美味、美味(おいしいね~おいしいね~)

    長年住在美國中西部最大的遺憾,應當就是生鮮海產的匱乏;還好現代冷凍技術進步,讓遠離海岸線的我們也能嚐到新鮮味美的海鮮。近幾年來不論是一般的美國超市還是亞式雜貨店,冷凍庫裡滿滿都是從太平洋彼岸飄洋過海而來的海鮮;可惜的是,多半時候我們只見到來自中國和東南亞各國(菲律賓、越南、印尼、泰國等等)的各式魚類,反而「台灣產」這三個字幾乎是銷聲匿跡了。沒錯,上週進我們肚裡泅水的並非來自南台灣,記憶中應該已經好些年了,台灣的冷凍虱目魚肚早已被普普的菲律賓「山寨版」給取代了。

    別以為這是「意識型態」還是鄉愁在作祟,來自南台灣的虱目魚真的是沒話說。不論是肉質、風味、鮮度或真空包裝水準,都遠超過現在的菲律賓貨,即使以價格相比,似乎也沒太大的差異。既然如此,正港台南虱目魚肚怎麽就這樣從美國市場消失了呢?這個多年來讓我們一直不解的謎團,終於在本月初至少有了部份的解答。原來,都是「九二虱目魚」在搞鬼,這幾年台灣外銷的虱目魚都被「綁架」到中國市場,現在成了「政治肉票」。

    什麽是「九二虱目魚」?不是「九二無鉛」的虱目魚。話說「台南虱目魚養殖協會」只因近日與中國簽好的「契作」生變,就轉而要求蔡英文政府要「承認九二共識救漁民」,這些無辜的虱目魚就此背負了一個難聽的名號。事實上,綜觀台灣社會這些年來的發展,「九二虱目魚」絕非單一事件,而是一種具有高度傳染性的便宜行事的心態。《商業週刊》在7月中出刊的《招聘740萬台灣青年》的特集,報導中國國台辦如何以史上最大的商業契作,收買台灣年輕人的心和掏空台灣的人才庫,所施展的給房、給生活費,還給百萬創業金的種種手段,說穿了其實是老掉牙的劇本,只不過是把肥肥亮亮的虱目魚換成渴望成功的年輕人罷了。就像當年有多少台商是踩着紅地毯,在中國高幹的左簇右擁下,只差沒有21響禮炮,信心滿滿地把大筆資產投入中國市場,但卻誤上賊船而吃盡苦頭,最後進退兩難、只得認賠殺出。

    漁民靠天吃飯的辛苦任誰都了解,這些因為年初的寒流而遭到慘重損失的虱目魚養殖業者,為了貼補成本而在續簽契作時,要求中方每公斤價格提高5元。若你把這當成做生意討價還價的常態,那就錯了。一方面國台辦立刻藉題發揮,說契作簽不成都是因為蔡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所致,把這件事變質為統戰台灣的機會,另一方面虱目魚養殖協會的漁民則配合喊出「苦民所苦!承認九二共識!」的口號,根本就是唱雙簧!其實這整件事一點也不奇怪,只要瞭解該協會理事長王文宗同時具有「中華統一促進黨」身份,就知道這是「內鬼通外神」的模式;萬一王文宗的名號不夠響亮,該黨的黨魁就是前竹聯幫大老張安樂(白狼),不僅前科累累被通緝,受中國共產黨的庇護一直在中國吃香喝辣,而且和中國國民黨也很麻吉,追訴期一過回到台灣,仍然高舉五星旗到處囂張。


    (圖/聯合新聞網)

    然而,整起事件最悲哀的還是這些漁民;據報導,《虱目魚養殖協會》與中國的契作,自2011年以來為漁民所帶來的利益並不優厚,它所提供的不過是一個穩定的銷售管道。有國寶魚美譽的南台灣虱目魚,沒有道理它的市場只能鎖在中國以內,更沒有道理不能發展虱目魚的加工產品,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提供更高階的消費市場。難道只因語言的方便,還是中國有心統戰的契作,台灣就該束手無策、任人擺弄?在馬政府8年的傾中政策下,台灣社會還沒領教夠「雞蛋放同一籃」的害處嗎?姑且不提中國對台灣的意圖為何,只要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銷售通路越廣、市場範圍越大、客戶層次越高,絕對有利於事業降低風險、增加利潤。問題是這些漁民的生計被有心人士把持,不但沒有為他們的福祉著想,反而把他們當做政治工具在利用。

    就有如當年HTC的王雪紅,在選舉期間為了媚中護馬而喊出「HTC是中國人的品牌」這種蠢話,徹底顯露出這位公司總裁的短視和無能。也難怪過去幾年來HTC的市場萎縮,而且不斷面臨股價直落和市值蒸發的危機。反之,假如王女士有宏觀眼光、有生意頭腦的話,當年的口號就應該是「HTC是全世界的品牌」

    中國是台灣的惡鄰居,這早已是無可辯駁的真理。然而最重要的並不是中國對台灣的敵意,而是台灣人必須去除或解開「九二虱目魚」的心態,因為不論中國如何崛起,基本上它依舊是一個人治的社會;今天老共可以給你好處,明天他就隨意抽回,後天這些好糠就成為吊在你眼前的「胡蘿蔔」,可望而不可及,你只能亦步亦趨跟著走。「九二虱目魚」的心態會將台灣鎖進中國、依賴中國,無法自拔、無法前進更有利的世界市場。

    聽到我敘說着台南漁民的困境,還有台灣年輕人受到的誘惑,老公一面吃着來自菲律賓的虱目魚、一面嘆氣說:「一個壞男人騙到了一個笨女人以後,一定還會再去騙另一個笨女人的。」

    真的很懷念來自南台灣鮮美一等的虱目魚,何日君再來?

    原文刊登於:九二虱目魚的悲歌 (鄭麗伶)

    延伸閱讀:承認「九二共識」,好救養殖漁民? (李武忠)


    國家主權 / 趨勢觀察

       

上一篇:她打破體育圈的黑水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人早已投票:用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