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因為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可疑心態,導致旺中併購案拖延時日,先是迴避,在受到輿論譴責,可能還有上級的壓力,在避無可避的情況下,在拖無可拖的情況下,才在「畢業」以前趕上末班車來通過,也因為行事匆促,再鬧出新風波,而且愈來愈不堪。

    在強大的反對聲浪下,NCC在末班車做的,是為旺中併購案設下條件,才批准併購。為了這些條件,NCC事先與旺旺老闆蔡衍明密談,相信是得到他的同意,才公佈這些條件。NCC原先以為,這樣就可以草率交貨,即使因為處理不當會有許多後遺症,哪管以後洪水滔天,也是下任NCC的事情,與現任無關了。

    而在現任NCC交貨後,立法院在國民黨一手護航下,也全部通過行政院提出的新人事名單,包括與中資機構有某種關係,或案發前向林益世跪(蹲)著匯報者。結果是NCC新任命通過後,蔡衍明立即推翻原先所做的承諾,從而掀起新的風波,也打了NCC一巴掌,讓他們的「畢業」很不光彩,並且留下更多的污點。

    這個風波留下的「陰謀論」有兩點:

    第一,蔡衍明是一個比較「直率」的商人,一看新任委員都是自己人,就感覺到,原先同意的條件是受騙了,完全沒有理解原NCC的苦心。如果讓新的NCC批准,可以不必讓自己受委屈了,尤其是不必與他心愛的中天電視切割。但是他不理解,這樣一鬧,不但不給原NCC面子,也讓新的難做,如果再公開無條件批准併購,那不是公然的官商勾結嗎?

    第二,精明的蔡衍明也許有第二套方案。因為原先與中天切割的條件,很多人就不以為然,因為可以陽奉陰違做出許多小動作,即使後來有投訴,當局也不會查。這點馬英九國民黨出售「三中」已經做出極壞的榜樣,也根本沒人去查,問題至今未了。因此,當人們譴責蔡衍明違背原先的承諾時,也一定不可以把這個承諾「合法化」,而是繼續對這種承諾的條件抱著質疑的態度。

    除了併購案的陰謀論,還爆出另外一個「陰謀論」,那就是當一些學者、團體向NCC抗議他們的做法時,居然出現走路工發錢,並且被蔡衍明的媒體「碰巧」拍攝到「鐵證」,從而在他的媒體連續數日進行猛烈批判。在反併購表現積極的中研院法律部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國昌被影射為「黑手」。這樣的抹黑與批判,是不是想否定反對併購的正當性?

    更可怕的是,黃國昌本人被連續跟監兩天。不知道這是馬政府跟監在野黨與黨內不同派系政治人物後,也跟監不聽話的學者,還是由親政府的媒體用狗仔隊形式跟監來彌補政府的「漏洞」?但是不管什麼形式,都是白色恐怖。說明台灣的政治生態嚴重倒退!難道這是馬政府準備與中國統一的無縫接軌?

    之所以與中國扯上關係,乃是這宗收購案,不但關係到台灣媒體將出現可以壟斷的怪獸,還因為這頭怪獸有中國的影子!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9萬香港人出來反對特區政府奉中國之命進行的「國民教育」,那是由教科書進行的教育,而親中媒體所做的,不就是另一種涉及面更廣的「國民教育」嗎?可惜台灣人並沒有醒覺到這點。


    第四權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封殺「直接民主」的劊子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敵人送來的木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