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日前中國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說:「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縮寫R.O.C.,這是我們的國名」,並批評蔡英文總統在巴拿馬參觀時留言簿上「President of TAIWAN(ROC)」的署名,是「在邦交國自我矮化國名」。乍聽之下,我想到的卻是不久之前才新買的一條長褲。 

    趁著換季拍賣期間去了一間自己喜愛的服飾店。奇怪的是,試穿的一件6號尺寸的長褲,竟然像個麻布袋般鬆垮垮的。我一定在衣架前露出了很困惑的表情,因為店裡遠端角落的店員小姐立刻趕過來協助。 

    店員:有什麼問題我能幫上忙嗎?

    我:呃~這個款式有更小尺寸的嗎?我通常穿6號,但這一件大得好奇怪。

    店員:讓我在電腦上找找看有沒有存貨; (接着她又微笑着說)會不會是你「縮水」啦?

    我:不可能啦!我穿2號或4號的日子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該不會是公司把衣服做大一點吧?

    店員(靠近我的耳邊小聲說):沒錯,他們確實把尺寸改大了;(接著她的笑容更是燦爛如花):可以穿更小號的衣服感覺很棒呢,對不對?

    我:呃……不會耶,因為其實自己很清楚,號碼再怎麼小也不是真的啊!     

    這其實是美國近年來很普遍的市場行銷策略。事後我在網路搜尋,發現幾乎所有服飾公司在過去二十年來都採取類似的行動,主因是設計師們發現了一個有利可圖的事實:當女生可以把自己塞進一件更小號的衣服時,往往會因為自我感覺良好而買得更多;所以設計師就開始添加額外的布料,但不改變標籤上的號碼。所以今天2號的腰圍和臀圍可能是10年前的4號甚至6號;同時,市場上也開始出現一些不可思議的00號尺碼。這當然並非現代女性們「縮水」了(好萊塢或許有不同的生態);事實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自2000年起,肥胖早已成為全球性的主要「流行性疾病」了。總之,設計師們和公司主管都知道,讓客戶試衣時開心,很可能下次他們會繼續購買這個品牌的服飾。     

    這就是美國「虛榮尺碼」(Vanity Sizing)的起源,是所有謊言中最糟的一種,也就是自我蒙蔽、欺騙自己;而這正是郝龍斌之流的眾多國民黨人,沈迷其中六十多年還樂此不疲的老戲碼:他們拒絕面對國際現實,不斷欺騙自己和台灣人民,說我們台灣穿戴的不叫台灣、叫ROC。     

    且讓我們來看看ROC的歷史。     

    故事得從六十幾年前開始談:自1950年到70年代,蔣介石政權的「漢賊不兩立」在美國政府撐腰之下,把中華人民共和國 (PRC) 排除於聯合國之外,這是所謂「一個中國」原則的開始,所以它的始作俑者乃是中華民國。想想看當年擁有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國,也曾因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而被排除於聯合國之外,台灣今天若要在聯合國爭取那一個「中國代表權」,不是自欺欺人是什麽?     

    到60年代末,當國際政治潮流開始對蔣政權不利之際,美國和諸多盟友敦促蔣介石以「兩個中國」的方案留在聯合國,但這個獨裁者卻仍堅持ROC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一個輸掉了中國內戰,甚至已經被大半中國人民唾棄並驅逐出境的腐敗政權,一個管轄範圍僅及於台澎金馬的流亡政府,卻膨風水雞般聲稱憲法保障ROC對「秋海棠」的統治權,連已經是聯合國正式會員國的外蒙古也要塞進嘴裡,這難道不是世界上最可笑的「虛榮尺碼」嗎?     

    回顧當年所謂「兩個中國」的提案,基本上是保留台北和北京在聯合國的雙重代表權,但由北京接手台北在安全理事會的席次。至少當年ROC駐聯合國大使陸以正,在他2002年出版的回憶錄《微臣無力可回天》書中,還原了部份歷史真相,他指出我們的錯誤就是沒有及時接受意大利在1966年到68年間所提出的建議,那時台北與北京各有數量相當的邦交國,很有機會雙贏;然而關鍵在我們願意讓步,否則盟邦一旦放棄「兩個中國」的折衷案時,我們留在聯合國的機會就一去不復返了。所以雖然昏庸頑固的蔣介石在最後一刻鬆口接受雙重代表權,外交部長周書楷私下向盟邦表示我們可以忍受「二中」的安排,但一切為時已晚。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的2758號決議文決定逐出蔣介石政權,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76票通過,35票反對,17票棄權。值得一提的是,當ROC的聯合國代表席位與所有法定地位均由PRC所取代的同時,該決議文自始至終並沒有對「台灣」在聯合國的代表權,作出任何的定論,這是國民黨一直不想讓台灣人民知道的事實。     

    另外一件國民黨更不想讓台灣人民知道的事,是當年蔣介石不斷強調中華民國才是正義之師,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是匪類,但美國總統杜魯門卻如此描述蔣家:「這一家人都是賊,他們每一個人都是賊」。沒錯,當年該給ROC和台灣的美援,絕大部份都進了蔣家及宋孔家族的口袋,根據《紐約時報》2003年的一篇報導:「他們從我們交給蔣政府的上十億美金裡,盗取了將近七億五千萬美金。他們偷了這筆錢,將這筆錢投資在巴西的聖保羅,以及就在我們眼皮底下,投資紐約的房地產。」     

    也因此很諷刺的是,繼郝龍斌之後,國民黨立委蔣萬安,也就是蔣介石的曾孫,竟然也加入批判的行列,評論蔡總統在巴拿馬的言論是「非常不恰當」。台灣人民該反問蔣萬安,他的家族強取豪奪屬於中國與台灣人民的資產,使美國政府一度轉變態度,要放棄台灣讓中國共產黨血洗,是誰「非常不恰當」?又因蔣介石的個人報復心態,造成台灣人民被排除在聯合國普世人權的保護之下,成為國際孤兒近半世紀,又是誰的「非常不恰當」?還有他的祖父蔣經國堅持以不倫不類的「中華台北」在奧會取代「台灣」或「福爾摩沙」的名號,以致今日不但「台灣」、連你們所鍾愛的ROC之名,都被禁止在正式國際場合檯面上使用,到底誰才是「非常不恰當」?事實上,2009年當馬英九先生出席邦薩爾瓦多國宴時,向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蕊的自我介紹就是「I am the President of Taiwan(我是台灣的總統)」,不知有沒有國民黨人士因此暴跳如雷?在下更好奇的是,當這些「一中」人士踏出國門時,他們究竟是很自豪的表示自己來自ROC呢,還是強調來自Taiwan,以避免被誤認為是PRC的公民而受到他國海關較多的刁難?     

    美國林肯總統曾經說過:「如果你指著一條狗尾巴說它是一條狗腿,那麽一隻狗會有幾條腿?答案還是四。硬說尾巴是腿,也不可能讓一條尾巴變成一條腿的。」台灣就是台灣;這是事實,也是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共識。世界各國包括PRC在內,私下也都稱呼我國為台灣。堅持用ROC做台灣的官方頭銜,坦白說不僅混淆視聽、更是台灣在國際社會向前走的絆腳石,充其量不過是國民黨人恐龍腦袋中的「虛榮尺碼」罷了。 

    原文刊登於:國民黨與ROC的「虛榮尺碼」(Tottoro)


    公民意識 / 轉型正義

       

上一篇:人本籲柯P撤銷蕭案違法解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近代史的陰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