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左圖:何韻詩星期天的音樂會,題目是《有種的漂亮 The Beauty of WE》。)

    蘭蔻(Lancôme Paris)在中共不顧事實的指控和大陸網民盲目施壓下,單方面以「安全因素」取消了何韻詩的小型音樂會活動,何韻詩挺直腰桿,決定在原定的同一天、同一地點自己挑起所有責任與負擔,舉辦一場免費音樂會。有「安全因素」嗎?何韻詩以行動證明那只是藉口。

    政治歸政治,音樂歸音樂,原來蘭蔻與何韻詩的音樂會是完全沒有政治色彩的。中共《環時》向大陸網民挑起「港毒藏毒」的醜詆之後,政治就介入音樂了。何韻詩把取消的音樂會再恢復,她聲明那一天「沒有政治,沒有口號,沒有橫額,沒有標語,沒有組織,也沒有大財團。就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個體,一個一個自信自由的個體。」「打造一個快樂又安全的社區活動」。事情本來就是如此,就應該如此,甚麼時候,一個政治標籤壓下來,大家就怕了,就收聲了,就屈從於政治了,就商業不是商業,音樂不是音樂了。何韻詩努力讓原來的一切回到原來。

    我懷着敬意,懷着感謝,也懷着愛慕,默默祝願她的音樂會成功。

    她本來就是一個歌手,一個藝人,她甚麼都沒有做。參加佔領運動也不過是出於對一個公民權利的追求,盡一個市民的本份。她原來在大陸有一定的市場,佔領運動後被中共封殺,她也沒有提出抗議,因為她知道這是她忠於自己的代價。「吃中國飯」?她早就放棄了。「砸中國鍋」?她也沒有「砸」。她的談話文章很少涉及中共國。她從來沒有公開提出過或支持過港獨,也沒有支持過藏獨。

    總括來看,何韻詩除了做一個忠於自己的藝人和盡一個公民本份之外,沒有從事過任何針對中共國的政治活動。是的,她沒有在強權面前跪低,沒有為了進入中國市場而搖尾乞憐,沒有說一些迎合中共掌權者的話,沒有在金錢誘惑下屈服,沒有為了甚麼政治名銜出賣良知。說她「有種」,不是她冒險犯難去挑戰強權,只是她沒有屈服於強權;她沒有跟從或領導抗爭,她只是沒有做強權期望她做的事。她不是做了甚麼,而是沒有做甚麼,她說的大都是「不」,向強權說「不」。她做自己,做一個歌手的平常事。原來在中共國,在港共治下的香港,做西方世界歌手的平常事,就已經是「有種」了。

    不久前看到一段網民留言,說何韻詩「冇趨炎,冇附勢,冇順從,冇屈服……」,百冇之中一句是「冇變醜」。我最欣賞。因為我看到太多趨炎附勢、扭曲自己、滿嘴謊言的人,漸漸都變醜了。不是因為他們老了,而是扭曲自己的歲月把他們整張臉也扭曲了。中國俗語說「相由心生」,林肯說:「40歲以上長成甚麼樣子就要自己負責」,都是同一意思。

    何韻詩星期天的音樂會,題目是《有種的漂亮 The Beauty of WE》,聲明說「漂亮來自內在,漂亮來自個性,漂亮來自堅持,漂亮來自自由的思想和語言。…… 這種漂亮,有個名字,叫做──有種的漂亮。」

    何韻詩很漂亮,發自內在的漂亮。老年的昂山素姬很漂亮,發自內在的漂亮。星期天,如果你去那個「有種的漂亮」的音樂會場,你也會很漂亮。如果你沒有去,但感染到「做自己」的磁場,你仍然會漂亮,而且會一直漂亮下去。 

    原文刊登於:何韻詩很漂亮 (李怡)

    延伸閱讀:

    何韻詩開唱談林榮基:香港的破曉總會到來(劉子維)

    今日何韻詩 明天台灣藝人 (顧爾德)


    公民意識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炸開中共政權謊言的林榮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誰能最先發現假貨





作者其他文章

中國崛起的低道德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