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日前乍聽到衛福部長林奏延出席世界衛生大會(WHA)的「中華台北」說,以及新科上任蔡政府「稱謂沒被矮化」的阿Q講法,一時之間對台灣的「厄夜叢林」究竟何時才會落幕,有著很深的感觸。 

    1999年發行的《厄夜叢林》(英語原片名:The Blair Witch Project; 布萊爾女巫),是一部預算極低但票房創記錄的美國恐怖片。整部電影用業餘手法拍攝,並以模擬紀錄片的形式來增加真實感。主題是三位年輕的電影系學生,帶著8天份的糧食和飲水進入「鬧鬼」的叢林,尋找傳說中的布萊爾女巫,打算用16釐米的攝影機拍攝成紀錄片。在電影的一個場景中,他們徒步走了大半天之後又回到原點時,才發現自己根本是在兜著圈子走。最後學生們陸續神秘失蹤,音訊全無;直到一年後他們的攝影器材被人意外發現後,才交代了學生們悲慘的下場。 

    電影中主角的不幸也許只是一個懸疑故事,而這樣的場景在許多小說和電影中也很常見;當人們在沙漠或森林中迷失時,幾乎都會走進繞圈子的死胡同,不管再怎麼掙扎、企圖脫困,最終還是發現自己先前走過的足跡而感到絕望。這個現象不只發生在虛構的世界,事實上根據德國心理學家索曼 ( J. Souman) 在2009年發表的研究報告,一旦人類缺乏外在的線索、而目標定位又不清不楚時,在不熟悉的場景中,不僅無法沿著直線走向終點,而且下場就是繞著圈圈打轉。 

    索曼博士的論文標題是〈直直的走進圓圈圈〉(Walking Straight into Circles);論文的初心是為了研究登山客之間所廣泛流傳的「傳聞」是否屬實:也就是在不熟悉的地理環境中迷路時,人們往往會一直繞著圓圈走而不自覺。實驗的地點採用了兩個南轅北徹的環境:一是位於德國西部的Bienwald森林,面積大到可讓實驗者朝固定方向走上好幾個小時,且地形高度的變化很小;另一是撒哈拉沙漠,不僅沒有顯眼的地標,綿延的沙丘還會讓實驗者不容易看到地平線。 

    索曼的實驗是利用衛星定位系統(GPS)來記錄所有人的行動軌跡。最終的結論則為:不論是枝葉濃密的森林還是一望無際的沙漠,當參與者能看到太陽或月亮時,他們可以毫無困難的保持直線路徑;然而,一旦太陽或特定標的消失在陰霾之後,不論怎麼樣的努力,參與者就是會不知不覺開始繞圈圈。 

    根據索曼的解釋,人類大腦固然能接收和處理許多複雜的訊息,包括視網膜收到的影像、行走時的加速度、轉彎時內耳壓力的變化、甚至於肌肉和骨骼的感覺,所有的意識都會結合一起傳達給大腦,然而這些資訊畢竟都是「相對」的線索,並不能告知行進的方向。也因此,太陽、月亮、或地標就有其必要性,因為那些才是大腦所需要的「絕對」線索。總之,這個看似很簡單的走直線的行為,其實是相當複雜的機制,包括各種感官、運動系統、以及大腦認知的相互作用。 

    但更有意思也很奇特的是,有時即便是「相對」和「絕對」線索都不匱乏,在緊急情況下尤其是生死攸關之際,人們的情緒狀態(如恐慌)和社會因素(團體之間的互動),經常會造成這些線索以及認知的導航策略被忽略。所以人們甚至會輕忽眼前可靠的多重線索,反而盲目地選擇了「直直的走進圓圈圈」。 

    也就是說,不論是個人、企業、甚至政府或國家,一旦缺乏明確的願景、目標、和戰略,原地打轉而不自覺是很常見的後果。而所謂「中華台北」不是矮化台灣一說,說穿了就是一顆陀螺明明在原點團團轉,卻仍自詡是一邊轉圈、一邊前進的鴕鳥心態。 

    沒錯,台灣爭取國際空間和地位的路途向來坎坷,現實是如此;沒錯,多數國人沒興趣正面挑釁中國,事實也是如此;然而「中華台北」這個不倫不類的稱謂做為我國參與WHA的正式名稱,畢竟是當年蔣經國在威權時代強加於台灣人民頭上的枷鎖,真相就是如此。林部長在WHA座前所擺的 Chinese Taipei 這個名牌已經夠刺眼了,各國與會人士也不是不識字,又何苦一再在口頭上把自己往「中華台北」這雙別人給穿的小鞋裡塞 

    更何況,「沒有任何一個人該被遺漏」乃是今年世衛大會的主題,台灣代表就應該把台灣人民的「醫療人權」放在制高點,五分鐘內重複個十遍也不為過。就算要政治正確或甚至狗腿一點,林部長的致詞固然可以感謝「世衛大會」的支持,更該強調我們萬分期待「世衛組織」也同樣重視台灣人民的醫療人權。當蔡總統與林部長一致強調「專業、務實、有貢獻」的三個參與原則時,還有什麼會比替台灣2300萬人的醫療人權發聲來得更加務實?個人以為台灣對WHA未來的參與原則甚至可以是「人權、人權、再人權」,千萬不要再「謙卑、謙卑、再謙卑」。 

    過去的八年來,台灣就是繞著馬先生內心的「中國座標」團團轉,不論是政治、經濟、文化、或教育,一切都以虛無的「中華」為標竿。更不幸的是,中國國民黨內最不缺的就是奴才,管他是本土派還是法統派,奴才最會的就是跟著主子一起兜圈子。結果是馬先生帶著這批馬屁精們把台灣拖進了中國的小圈圈內,也對台灣主權一次又一次造成無比的傷害。台灣的「地景」本當是民主世界而不是中國吃人叢林,而當台灣人民已經連續在數次選舉中展現他們的意志,也給了民進黨全面執政的託付時,新政府可千萬別忘了,在明確的願景、目標、和戰略下,人民可以毫無困難地保持直線路徑,一旦烏雲蔽日、視野模糊,不論怎麼樣努力前進,「直直走進圓圈圈」似乎是人類難逃的宿命。 

    「不要再說中華台北啦!台灣就是台灣,我可是有做功課的好嗎?」這是美國職棒大聯盟金鶯教頭休瓦特4年前的公開發言。當年由於陳偉殷效力金鶯隊的因緣,休瓦特成為台媒的寵兒;在接受媒體訪談時,理直氣壯地要求台灣媒體不要再講「中華台北」混淆視聽了。休瓦特果真是「有做功課」,已經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呢? 

    原文刊登於:台灣版的「厄夜叢林」 (鄭麗伶)


    公民意識 / 轉型正義

       

上一篇:區域關系決定兩岸關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誰來當租屋產業領頭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