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大概是台灣最早幾個推動中正紀念堂現址改建大巨蛋的,可惜一路主張到現在,多數人都不當一回事。結果現在松菸大巨蛋鬧得無法收場,中正紀念堂本身也一再成為爭議。許多綠營人士將中正紀念堂的存廢視為轉型正義的代表符號,但其實包括轉型正義在內,中正紀念堂至少牽扯到三種不正義。

    先來談談中正紀念堂改建大巨蛋的提議。許多人當這說法是笑談,但看到了松菸大巨蛋的一系列問題,你就知道中正紀念堂改建巨蛋還比前者要務實得多。

    首先是交通,除了捷運中正紀念堂站之外,這附近還有古亭與東門在500公尺範圍內,一公里外也還有台大醫院站可供疏散用,人流集散便利。此外四面環路,逃生的空間也很充足。

    就公園綠地方面,因為原本中正紀念堂的量體夠大,就算改建巨蛋,也不會縮小現有綠地面積,只是形狀可能要調整。對於週遭的環境影響,也因為有綠帶做為緩衝,所以遠比松菸巨蛋這種貼近園區外緣,甚至與道路切齊的狀況要好。

    而且中正紀念堂在西區,如果巨蛋可以做為展場或其他商業活動使用,也比在東區多一個類似世貿展場的閒置空間要有意義。

    不過講那麼多,大家還是不當一回事,這當然還是因為松菸巨蛋利益太多,而中正紀念堂的政治味太濃。這就該來看看中正紀念堂的三個不正義了。

    在反對中正紀念堂改建巨蛋的說法裡,其中一個主張是「中正紀念堂是古蹟,不能拆」。但這種分明是老蔣掛了之後才蓋的東西,怎麼會算是古蹟呢?年輕朋友可能不清楚,中正紀念堂之所以是古蹟,正是因為阿扁時期的中正紀念堂改制大戰。

    阿扁在2007年曾經想「動」中正紀念堂,因此馬英九執政的台北市政府火速應對,將中正紀念堂指定為暫定古蹟,讓扁政府不能動。當然,扁政府也反將一軍,要文建會接受北市登錄其為古蹟,這樣扁政府就可以用維修古蹟的名義去「動」。

    雙方過招,最後留下的是一場空,還有一個不是古蹟的古蹟。這根本就是政治操作,藍綠惡鬥,毫無專業可言。若是真的古蹟,當然應該保存,若是文化資產,就該以文化資產的角度審核、管理。不論藍綠,都濫用公權力硬指一個比多數台灣人都年輕的房子是古蹟,這當然是不正義,也應該要修正。

    第二個不正義,是都市核心的廣場資源因為設計不當而浪費。

    中正紀念堂的確很多人會去,但主要是利用一旁的公園綠帶,學生們則是集中在兩廳院廊下活動。中間廣場為什麼沒人用?因為夏天太曬,冬天風太大。台灣和其他國家的自然條件不同,為什麼硬要搞這種氣派的石頭廣場呢?

    因為要營造帝王氣魄。中正紀念堂加自由廣場的整體設計,就是帝陵或皇宮的格局,那個空間本來就不是給人民逗留的,是讓老蔣耍假掰用的。

    別扯說這種廣場可以吸引觀光客。韓國的實境旅遊節目「花樣爺爺」到中正紀念堂時,就出現爺爺受不了廣場暑熱,直接躲到兩廳院下納涼的狀況。現在所有觀光客也幾乎都是拍照後就快速穿越廣場,觀光價值趨近於零。

    雖然許多民主運動在廣場發生,這廣場也可舉辦藝文表演或園遊會、展覽之類的活動,但也多半是在假日。台北寸土寸金,都市中央還留了一塊巨大無用的廣場,這當然是種資源利用上的不正義,有待重新規劃。

    第三個不正義問題,牽扯到政治上對老蔣的評價,也就是當前轉型正義的焦點。有些台灣人尊崇他,有些強烈反對,那到底是要留,還是要廢呢?

    轉型正義的支持者認為老蔣就是不義的代表,是獨裁者與殺人魔王,不應為其立像,更不應成立紀念館。反對這種想法的人,除了老蔣的深藍支持者之外,還有一些比較溫和的意見,像認為老蔣是台灣歷史的一部份,把紀念館改成功過各表即可,更能突顯台灣的價值多元性,也就不用拆除,以活化利用為主。

    如果看誰選贏,就決定一個版本的意識形態內容,並且依此推動具體施政,這當然可能永遠都在翻來改去,是最等而下之的作法。

    就倫理學的角度來看,「相對主義者」認為道德沒有標準答案,因此老蔣的對錯問題不會有定論。不過近年多數學者已接受另一種緩性的相對主義觀點,主張在多元社會中,雖然可能出現道德價值相對的狀況(如現在對老蔣的兩面觀點),但這種狀況不會永久持續,會慢慢整合出共識。

    只要持不同意見的各方進入對話、溝通,正常的理性人將會選擇更能幫助社群走向卓越的主張。

    不妨就把這概念放在中正紀念堂爭議上。這種祭祀、尊崇老蔣的價值主張,在現今這個年代,還能幫助我們社群走向卓越嗎?

    這當然值得討論,甚至是公開辯論,但我個人可以先給一個提示。中正紀念堂建築本體的下方,目前都在辦展,有許多像是大鐵道展、海綿寶寶展、花媽展(不是高雄那隻,是卡通本尊)等給中低年齡層參加的活動。

    中正紀念堂的管理單位也以這些展覽來突顯自己的「存在價值」。但如果「尊蔣」真有什麼崇高意義,那就不該在中正紀念堂辦這種活動,因為這些活動和老蔣沒有關係,會混淆紀念堂所傳達的價值意義。

    就像多數人認為不該在忠烈祠或228紀念館搞什麼海綿寶寶展,會有這種完全無關本旨的展,就代表館方已經失去了核心價值。當管理方自身都動搖了,那還談什麼宣傳或紀念老蔣的崇高價值呢?

    就改成巨蛋吧。如果硬是要留蔣公銅像,那就讓他抱著計分版或大螢幕。總比坐在那邊傻笑來得有貢獻和價值。

    原文刊登於:中正紀念堂的三個不正義 (周偉航)


    公民意識 / 轉型正義

       

上一篇:共同管轄權呼應雙特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2758」框不了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