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殺童者不死,沒殺童者卻死了一堆。2012年12月1日,台南湯姆熊電玩店驚爆《曾文欽隨機殺童案》,由於曾文欽被捕後曾揚言︰「犯案前有上網查過,現在台灣殺1、2個人也不會判死刑,我被關在牢裡一輩子就好。」此言一出,全台譁然,激起了反廢死的怒潮。法務部長曾勇夫隨即簽准執行令,槍決紀俊毅、李嘉軒、陳東榮、陳瑞欽、林金德、張胞輝等6名死囚。 

    但顯然殺了6人也無效,2015年5月29日,北投文化國小再爆發《龔重安隨機殺人案》。由於被害女童並未出入電玩店等高風險場所,而是在校園內遇害,因而比上一起隨機殺童案更引人憤怒。法務部長羅瑩雪因而「曾規羅隨」,也是火速簽准執行令,槍決王秀昉、曹添壽、鄭金文、黃主旺、王俊欽及王裕隆等6名死囚。 

    然而,無奈的卻是即使槍決了12名死囚,2016年3月28日,內湖環山路又爆發了《王景玉隨機殺童案》,這是3年來台灣第3起的隨機殺童案,死者竟然是在母親眼前遇害。最諷刺的還是始作俑者曾文欽,真的就是不會判死刑。2013年7月30日,台南地法一審宣判無期徒刑;2014年10月6日,高院台南分院二審時維持一審判決,至今猶在更審纏訟中,但不是死刑已大致確定了。 

    連續3起的隨機殺童案,加上2014年5月21日鄭捷犯下的捷運隨機殺人案,讓廢死話題更火爆。據「TVBS民調中心」4月1日公布最新民調,調查民眾對廢除死刑相關議題的看法,其中84%不贊成廢除死刑,僅有8%贊成廢死。較去年6月法務部執行6名死囚槍決後的調查結果,不贊成廢死者又多出2 %。 

    另外針對立委提案修法,將蓄意殺害12歲以下孩童判死者,81%贊成,僅有9%反對。經交叉分析,20至29歲不贊成為17%,比例高於其他年齡層;而40至49歲民眾贊成為88%,比例最高。而針對政治傾向分析,泛藍、泛綠認同者贊成率皆超過85%,即使是時代力量認同者及中立者,贊成率也接近8成。另外針對「終身監禁、不准假釋」部分, 61%不贊成,贊成者僅27%。而對「死刑能否遏阻重大犯罪?」,79%認為可以,15%認為無幫助。 

    對於死刑存廢,民意趨勢非常清楚。雖然早在戒嚴時代,台灣就有人主張廢除死刑,但解嚴至今近30年,歷次民調始終無法成為主流民意。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執行死刑人數漸漸減少。尤其是在2005年12月26日施茂林批准槍決林盟凱、林信宏後,到2008年卸任前都沒簽署任何執行令,留下29名死刑犯。 

    國民黨2008年重新執政後,首任法務部長王清峰清楚主張廢死,並表示「任內絕對不會批准死刑」,讓定讞未處決的死刑犯增至44名,也因此在2010年3月11日被迫辭職。接任的法務部長曾勇夫羅瑩雪,即使先後分6批槍決了32人,但未執行者仍增至47人。可預見的是未來無論廢不廢死都一樣,死刑的判決定讞會越來越難,定讞後的執行更是難上加難。 

    從隨機殺人到隨機殺童,每次案發,媒體總會援例炒作一下廢死話題。當然,從法律、教育、社會、政治以至受害家屬,從各角度切入,正反雙方都會有各種高見,鄉民的本魯,根本無能也無意置喙。但回歸歷史來看,反廢死陣營必須認清一個事實,無論民意向背如何,廢死這潮流已是大江東去擋不住。也就是說,「國情不同」這一說詞是無法擋住廢死潮流的。 

    廢死源自歐洲,歐盟與歐洲理事會也就是全世界推動廢死最積極也最有力的團體。會有這現象也不難理解,歐洲眾國林立,邊界犬牙交錯,天主教與新教交戰數百年,在A國境內被認為大逆不道的死罪,到了B國可能根本連罪名的不成立。偏偏死刑的執行又是不可逆的,若A國人民在B國誤犯死罪,B國挽救不成,很可能報復A國人民,讓司法淪為談判籌碼,甚至觸發兩國間的緊張關係。 

    在這種歷史背景下,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第2條明定禁止執行死刑,除白俄羅斯和法律上保留死刑卻超過10年未對任何人執行死刑的俄羅斯外,今日已全面廢除死刑。因此聯合國大會於2007年與2008年都通過決議,呼籲全球停止使用死刑。歐盟的官方立場很明確,要成為歐盟會員國必須廢除死刑。而美洲、非洲也都出現區域性的文件與宣言,呼籲區域中的國家停止或廢除死刑。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統計,2012年全世界已有140國廢除及不使用死刑,其中97國廢除所有死刑,8國對一般狀態下(非戰時)廢除所有死刑,35國法律尚未廢除但實際上超過10年未執行死刑。至於仍維持死刑的58個國家中,也只有21國在2011年有執行死刑,廢死已是歷史發展下的國際潮流。 

    當然,現今仍執行死刑的「反廢死」國家裡,相對於中國、美國與日本這3個A級國家,台灣還不用承受太大的壓力。甚至那些B級國家如印度、伊朗、索馬利亞、阿富汗、古巴、新加坡等,都比台灣更受注目。但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評比為完全民主自由的經濟高度發展國家而仍維持死刑者,只有台、美、日3國而已。 

    其實在美、日與台灣都一樣,因為某些過度殘忍的犯行,尤其是隨機殺人案或恐怖行動,讓原本已廢死或暫不執行的又恢復了。但無論如何,在美國現今只有32個州和聯邦政府及軍隊保留死刑,其餘州和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都已廢除死刑。一旦美、日兩國鬆動了堅持繼續執行死刑的立場,台灣就無處可避了,這兩國甚至會用比歐盟更大的壓力來逼台灣就範。 

    廢死這國際潮流某種程度就跟開放稻米或開放瘦肉精一樣,台灣與南韓、日本的處境相似,無法永遠用「國情不同」來推託抗拒的。南韓法律上雖未廢死,但2012年9月4日《東亞日報》報導,目前被囚禁的死刑犯有60人,最後一個被執行者為1997年(金泳三執政時)。李明博上任後,幾次召開執行死刑的會議,甚至在2010年篩選了5人,但考慮到外交摩擦,最終仍不敢執行。 

    即使已廢死的美國各州,甚至廢死多年的歐洲各國裡,民調裡支持死刑的比例還有高出廢死的,可是依然無法挽回大江東去,廢死不可能是等到獲得多數民意支持才實行。台灣反廢死者面對的局面,就像1971年10月25日的第26屆聯合國大會,其實早在通過2758號「排我納匪案」決議前,美國等友邦就提出對策,只要老蔣介更改國號,台灣就可以留在聯合國,但這提議卻被老蔣否決。 

    早從1950年代起,台灣在聯合國的情勢就一年比一年艱困,支持我們的國家越來越少,照趨勢我們就一定會被真正統治中國的政權取代。可是當權者堅持「漢賊不兩立」,拖到1971年,我們連想當賊的機會也沒了。不看國際大勢,一味堅持什麼「國情」,拒絕任何對策,讓台灣今日淪於如此難堪的變局。 

    無論贊不贊成廢死,台灣人都要思考各種廢死之後的對策,例如趕快立法通過延長有期徒刑的年限、調高無期徒刑的假釋門檻、嚴加監控假釋犯等措施。義和團擋不住八國聯軍、民意擋不住稻米進口,國情不同當然也擋不住廢死潮流的。大家別浪費時間去獵巫,還是先想想廢死之前就該落實的對策吧! 

    原文刊登於:國情不同擋得住廢死潮流嗎?(管仁健)

    延伸閱讀:製造更多問題去解決問題(林夕)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離土無根的街道命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黨產綁在紅頂商人的腰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