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許皓鈞奪下全國高中職奇幻文學獎首獎,其作品「煙火」以陳文成為主角。圖為他與陳文成照片合影。在他的作品中,陳文成還是躲不過死亡,但最後將能量傳遞給鄭南榕。(記者吳為恭攝)

    下定了決心,即使在位只剩一天,也絕不停止惡搞一天的馬英九,329之前又出招了。2016年3月22日《蘋果日報》報導:「總統馬英九計畫將總統府三樓大禮堂命名為『經國廳』,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今日表示,7年前先總統蔣經國百年誕辰時,政府和民間都舉辦了一系列活動,紀念蔣經國對台灣的貢獻。『經國廳』的命名規劃,在去年就開始辦理,並希望選定一個富有紀念意義的節日舉行。 

    陳以信說,蔣經國一生關心青年、重視青年、培育青年,曾經擔任『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的主任將近21年,這是他畢生從事最久的一項工作。因此,總統府選在今年329青年節,將總統府大禮堂命名為『經國廳』,主要目的在於讓國人能夠更加瞭解經國先生對國家的貢獻。」 

    新聞一出來,資深媒體人鍾年晃就在臉書上回應:「前總統陳水扁在2006年將大門口『介壽館』匾額取下,正式換為『總統府』,當時被藍軍批評和中共當年搞文革沒兩樣,要扁不要再做無關痛癢的事情。但陳水扁當年只是正名而已,不是改名『信介館』或『水扁館』就被扣上意識形態的大帽子,不知道如今藍營的委員看到馬英九卸任前,把中性的大禮堂改叫經國廳,又作何感想?」 

    稍微有點歷史常識的人也知道,蔣經國一生坐得最久的位子就是「太子爺」,簡單說就是特務頭子,負責豢養馬英九這種專門在海外監控同學的職業學生。蔣經國怎麼「關心」青年?就讓我們大家來看看當年蔣經國所豢養的鷹犬單位,這位被老大哥「關心」到陳屍校園的短命青年。 

    他從小就聰明好學,就讀的大同與建中,是當時台北市男生初中與高中的第一志願。建中畢業後原本錄取台大醫學系,卻因色盲放棄,轉到數學系後再進研究所。服役後出國留學,25歲獲密西根大學獎學金赴美,28歲以第一名獲得博士學位,同時取得美國九級精算師資格,隨後至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擔任助理教授。 

    他在服役時就獨自研發「自動計價器」,以數學函數將物質與重量計算出來,可惜當時台灣尚未統一度量衡,以致發明不符實用,但仍擁有10年專利權。31歲時以研究古典罈模型、柏斯、愛因斯坦罈模型以及波利亞罈模型之漸近行為與應用,發表論文刊登在《應用機率》雜誌上,對於統計學的理論進展有所貢獻。另一方面他始終關心台灣的歷史與政治,積極參與同鄉會及人權會,並曾捐款支持《美麗島雜誌》。 

    1981年5月20日,他攜妻子與周歲的兒子由美返台探親,入境後即遭到老大哥派遣的鷹犬跟蹤監視,並扣押他原定7月1日返美的離境許可。6月30日,老大哥的鷹犬藉他向境管局催證時,先在該局公共關係室初談1小時。7月2日上午9點,老大哥又派了三隻鷹犬將他從住處帶走,於該處二樓貴賓室「約談」至晚上7點,老大哥宣稱再派兩隻鷹犬,以計程車偽裝的「專車」將他送回原住處。 

    另一方面他被老大哥帶走後,家人十分焦急。妻子透過各種管道聯絡,卻都找不到人。次日下午二時多,有不具名人士打電話到家裡,說他已被車撞死在南京東路中華體育館旁,屍體在台大醫院太平間。他的大哥趕去卻找不到屍體,隨後古亭分局來電,通知家屬去做筆錄和領屍。 

    其實7月3日清晨,他已被發現陳屍於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的草地上,皮帶扣在胸前的襯衫外面,像是用來拖屍體用的。他的屍體上雙腳沒穿襪子,右腳鞋子掉落,鞋子裡塞了一張一百元的「腳尾錢」。 

    老大哥發言人徐梅鄰少將,向來被黨外雜誌戲稱是老大哥否認人,任何醜聞他都是一概否認。但這次徐梅鄰宣布:他是被約談後「畏罪自殺」。豈料老大哥尚未捏造好他究竟是犯了何「罪」,因此竟被大頭目汪敬煦上將打臉,否認了老大哥否認人的自殺一說,從此被認定是意外。另外案發後內政部長邱創煥的小舅子,對媒體宣稱「他」在被老大哥約談時,曾打電話出來報平安,但這個說法也遭汪敬煦否認。 

    至於當時在美擔任職業學生,專門負責監控同學並打小報告的馬英九,主編的鷹犬媒體《波士頓通訊》,1981年9月號這麼說的:「因為『他』在美有具體的反政府活動,『老大哥』約談,給他本人一個澄清的機會,這是維護國家安全應有的做法。」還厚顏無恥的強調:「約談次日命案發生,與『老大哥』殺害之間並沒有任何直接的關連,『老大哥』也不可能出此下策。」 

    直到2009年7月28日,當年老大哥頭子掛保證,不久就會水落石出的懸案,在懸宕28年後終於被台北地檢署「首度」偵結了。8年前家屬控告當時的警總總司令汪敬煦、警總保安處長郭學周、三組組長鄒小韓、組員王文繽及王憶華等五人涉嫌殺人案,檢方認為罪嫌不足,將五人不起訴。 

    檢方強調,選擇在此時結案的原因,是案發迄今已逾28年,若繼續延宕,恐將超過30年的法定追訴期限,屆時司法機關或有告訴權的人,就不得再對犯罪人進行追訴,對家屬並不公平。若家屬不服檢方的不起訴結論,可依法向高檢署聲請再議,或向法院聲請交付審判,再尋司法救濟途逕。 

    但問題是當時約談他的關鍵人物,警總保安處三組組長鄒小韓中校,案發後沒多久就已退伍移民。1982年11月5日,專欄作家Larry Cohler於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校刊《The Daily Illini》以「Made in Taiwan」為題,引述國會聽證會、CIA、FBI等資料,討論國民黨在美國布建校園特務,特別點名領取國民黨中山獎學金的學生,有義務責任負責撰寫報告與監控其他學生,而且並非每個國民黨員學生都能報考國民黨中山獎學金,只有被篩選、邀請的人才能參加考試。 

    蔣經國「關心」青年嗎?懇請當年在美國擔任職業學生的馬英九,下台之前就別再惡搞了。如果蔡英文一定要在「經國廳」裡宣誓就職,希望日後馬唯中與馬元中這兩位「青年」自美來台時,大家也比照蔣經國的方式來「關心」一下,這樣馬英九就會有點同理心了。 

    原文刊登於:被蔣經國「關心」過的這位青年 (管仁健)

    延伸閱讀:美國抨擊波士頓通訊與中山獎學金是特務產物

    高中職奇幻文學首獎 陳文成當主角


    公民意識 / 濫權瀆職

       

上一篇:「國人」或「岸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檢調辦案手法 「白與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