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客觀描述或主觀評價? 

    「中華民國政府是流亡政府」這句話,五年前的總統大選期間,曾經引起國民黨極大反彈,反彈的情緒一直延伸到這一次總統大選,國民黨人還忿忿不平地屢次拿來攻訐競選對手,而似乎也有效果,因為對手也真的就假裝沒聽見,不予回應。 

    流亡的人,就算不是衣衫襤褸地瑟縮一角,不是神情落寞步履沉重,至少也是表情嚴肅低調進出,可看看中華民國在台灣,向來威氣逼人、趾高氣昂、穿金戴銀、高聲喧嘩,還經常在愛國情緒翻湧沸騰的時刻,看到象徵它的國旗海內外揮舞,這那像落難流亡的景況? 

    這樣看來,「中華民國政府是流亡政府」不是客觀描述,而是主觀評價。 

    誰說「中華民國政府是流亡政府」? 

    記憶猶新,當然是當選的準總統說的,但老早有許多人說,之後也有許多人繼續說,不管是不是公開說。可真正這麼主張,一直主張,而且大聲主張的人,其實是國民黨人,甚至特別是所謂的鐵桿藍 

    如果不是自視為流亡政府,怎摩會主張憲法規定就是一中,而且兩區?台灣客觀上當然是比較小的那一區,中華民國政府不待在比較大的那一區,而躲在比較小的這一區,如果不是流亡,有甚麼道理要藏身在兩個區當中的小區?難不成還是因為國家要和少數站在一起的反歧視思考? 

    國民黨一再主張中華民國包括兩個地區,而自己存在比較小、而且小很多的地區,不就是承認自己是被逼逃亡到台灣的政權?如果還不放棄有一天回到大的那一區,不就是沒有把台灣當作永遠的落腳處,這不是避難的逃亡心態,甚麼是逃亡心態?如果國民黨主張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家鄉,怎麼可能主張台灣的憲法規定台灣只是不得不暫歇的小小一區?是國民黨依照中國的政治觀點,不斷宣示自己是政治難民,怎麼怪別人說它的政權是流亡政權? 

    國民黨應該慶幸台灣社會還在乎它 

    國民黨如何重振往日威風,從選前到選後都是媒體焦點,可見得社會沒有把國民黨的命運看成他們自己的家務事。不管國民黨的興衰成為這個社會關注的焦點,是因為它曾經帶給台灣人民的痛,還是它利用黨政軍的臍帶連結所創造的壟斷式權貴經濟,鞏固了自己在台灣社會的價值,國民黨都應該慶幸台灣社會還在乎它。 

    但是想振衰起敝的國民黨,如果不拋開流亡心態,如何真正扎根台灣?如何從台灣社會找到讓自己重新茁壯的養分? 

    重生靠大破 不是靠往臉上貼金 

    要建造豪宅,不能用違章建築工法。可中華民國憲法,不總像泥磚牆右邊一個鐵皮屋廁所,左邊一個塑膠棚廚房?國民黨如果把中華民國憲法當作自己的護身符,就不該讓這個護身符長得像違章建築,更不該把這個護身符使用得像避難逃亡的庇護所。國民黨要重生,放棄流亡心態吧!放棄用違章結構的憲法自縛吧! 

    至於人家說你們自己的憲法如何如何,還認為人家是體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這已經不只是往自己臉上貼金,而是看不到人家要用你的鍋烹煮你,都要被活埋在自己的違章建築了,還以為人家稱讚他的違章建築也是豪宅。 

    原文刊登於:中華民國憲法還能護身嗎? (許玉秀)

     


    國家主權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他們太厲害、太可怕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補習班是研究所敲門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