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施並錫228畫作:1947年3月8日下午基隆港的屠殺) 

    又到了228這個讓老一輩台灣人傷痛的日子,但許多人仍未能走出事件的陰影,筆者高齡92歲的大表哥和88歲的二表哥即是顯例。

    大表哥出身新竹湖口書香世家,日治時期受高等教育。1947年親歷228事件,受到該事件牽累被捕,他父親(筆者姨丈)變賣了數十甲土地(近半祖產)才換回他一命;數年後,經媒妁之言娶了才貌雙全的表嫂。但婚後他常做惡夢,夢醒後仍渾身顫抖驚恐不已。因為這樣,表嫂才從長輩口中略知他婚前的不幸遭遇。雖想進一步了解詳情,但每次只要她一問,大表哥便歇斯底里像瘋了一般,所以後來阿姨姨丈都叮囑表嫂別再發問為難表哥了,還說那是遭到嚴刑逼供的後遺症。

    大表哥的幾個孩子都受高等教育,其中兩個女兒都進入師範體系的公費大學,從教育界退休。但因為她們一直沒有加入國民黨,從學生時代到擔任教職期間頻頻受到主管「特別關注」。所幸她們的教學表現十分出色,備受家長肯定,所以主管也不敢過份為難她們。因為受到國民黨迫害且深知國民黨的貪腐,因此自有黨外運動開始,他們家便大力支持。

    最讓人驚訝的是比大表哥小四歲的弟弟(筆者的二表哥)的政黨屬性及投票行為。他目睹兄長的可怕遭遇後,竟成了驚弓之鳥。雖然恨極了國民黨也未加入國民黨,卻是藍營的死忠投票部隊,每次選舉必投國民黨。而且從大表哥的孩子們有投票權開始,每逢選舉他便再三打電話殷殷吩咐:「你們一定要投國民黨,他們太厲害、太可怕了!不管你投票多隱密,他們總有辦法知道你有沒有投他們!你敢不投他們,下一個228又會再來,我們家族就慘了!我們家的祖產已經因為你們的爸爸損失了一大半,你們千萬不能再讓我們受害了…」

    原來二表哥這個228的間接受害人也在恐懼中生活了近七十年,而且是不可思議的呈現方式。

    雖然然政府已於1995年成立了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但大表哥家並未申請賠償,因為表嫂和他的兒女們不敢去問表哥當年事件的原委,無法詳述情由。筆者曾鼓勵他的兩個跟我年紀相近從名校教職退休的女兒,提出賠償申請,但他們經濟狀況不差,不在乎區區賠償金額;我又嘗試說服他們以口述歷史方式為台灣記錄其父親一輩遭遇的始末,他們卻說要讓父親平靜的安度晚年,不忍心再拿那可怕的過去來刺激他老人家…

    2月25日蔡丁貴教授帶人到中正廟噴漆抗議,有個在那裡當志工的高職退休老師(1949年生)的深藍朋友居然問我說:「真的有228事件嗎?」她不僅不清楚228事件的始末(還懷疑其真實性),更不認識陳澄波是何許人,虧她還是大畫家的同鄉——土生土長的嘉義人!她是深受國民黨洗腦之害且至今仍未覺醒的台灣人之一,跟她一樣執迷不悟的人在教育界比率奇高。

    為了打壓台灣意識(主體認同),國民黨無所不用其極,許多歷史事件不是不見天日就是被竄改。台灣的史地在國民黨高壓統治時代是禁忌,想接觸認識的人必然被當成「台獨(台毒)」分子,三年級到五年級生甚至六年級前段班生幾乎都對台灣史地一片空白(一無所知),才會發生「柯P說他台大醫學院的同學連宜蘭和桃園哪個在南、哪個在北都不知」、「二戰時期轟炸台灣的是日本飛機」…等荒謬現象。

    今年2月1日上任的新科立委們,大都信誓旦旦說要落實「轉型正義」,但若沒有事實真相就沒有轉型正義。如何讓台灣史真相大白,是重新執政的民進黨政府的重要課題。國民黨若想浴火重生,就要真誠面對過去,擺脫殖民政府的邪惡心態及剝削陋習,真心認同台灣、努力深耕;千萬別再搞吃裡扒外、聯共害台的勾當了。

    在228事件69年後的今天,在紀念228的前夕,我不知道台灣歷經那段苦難世代的老人家還有多少人像筆者表哥那樣,碩果僅存卻又噤若寒蟬?如何讓他們解除驚恐,讓他們相信台灣會有光明的未來,實有賴朝野及全民共同努力。

    原文刊登於:噤若寒蟬的大表哥、驚弓之鳥的二表哥  (南方客)


    歷史眼光 / 歷史人文

       

上一篇:誰來終結政治圖騰崇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流亡政府流亡憲法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