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北市長柯文哲指控馬英九敗選後力推的「多數黨組閣」,是「來亂的」,遭到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的反彈,指責柯文哲「不懂憲法,一點憲政常識都沒有。」柯P則以「處理馬總統最好的辦法,就是不理他」做回應。雙方你來我往的交鋒,凸顯台灣政治人物只會耍嘴皮子,渾不知憲法為何物,也全然進不了問題意識的討論。 

    馬英九從來就是謊言製造、販賣商,「最大黨組閣」是大謊言。大選潰亡之後,眾叛親離,連行政院長都「馬上」打包回家,悍然拒馬於門外達五分鐘之久;形同公然污辱。處在眾叛親離下,沒人要替「他馬的」幹四個月的保鏢。馬提出「最大黨組閣」是吃民進黨豆腐。遭打臉後,馬英九再丟出兩個小謊言:一個是「審慎考量」新閣揆,一個是替「最大黨組閣」提出五點「憲政理由」。馬哪有任何「考量」餘地?果然只剩「留守」的副院長張善政而已!至於馬五點,才是「不懂憲法」的烏龍黑白騙。 

    「最大黨組閣」云云,97年修憲時就是唬弄人的謊言。「最大黨組閣」有而且只有在一種情形可行,那就是國民黨/朱立倫取得總統大位,民進黨/蔡英文拿下國會最大黨之下,才「可能」─ ─注意,非「必然」──出現;反之亦然。然而現在是總統與國會過半全在民進黨掌控,哪有什麼「最大黨組閣」可言。 

    此地還涉及「應然」與「實然」的區別;這個由休姆(D. Hume)創建的哲學論證命題,已進入政治、社會及經濟學等的論域。《九七憲法》號稱學步法國雙首長的換軌制,騙人。2000年陳水扁總統執政,有換軌嗎?沒有。這是「實然」;「換軌」牛皮早破了。陳總統有沒有違憲?如果有,早被藍營掌控的大法官判死刑了。 

    只是大家怕死了馬統,為了解決四個月空窗期,只能在「應然」面打轉。憲法明文規定總統任期四年,所以道德規勸馬吳提雙辭,毫無拘束力,更何況我們連「總統繼承法」都付之闕如;馬吳毛一時俱逝,如何處理?至於有人提出「320」雙辭,同樣打不穿「他馬的」厚顏戀棧。 

    回到問題核心。如何正確且嚴肅面對馬英九四個月的擺爛?是眼前不能逃避的課題。柯P的「不理馬」,顯係非專業的輕佻話;新國會非得喝下四個月的憲政危機毒酒不可,並要拿出解毒辦法,才是正途,才見本領。 

    九七憲法既非內閣制,也非總統制,亦非雙首長制,是不折不扣、非驢非馬、有權無責的絕對總統制。當年主持憲改的李登輝及「夜奔敵營」的許信良,還欠全民的一個道歉;虧許信良敢出面說三道四呢。重要的是,憲法非重新打造不可。 

    追求新台灣、新時代、新未來、新歷史,必須在「應然」與「實然」合一的新憲下才能起步、展開。千萬別等閒了台灣的第三波民主。 

    原文刊登於:憲政危機在憲法不在四個月 (金恒煒) 

    延伸閱讀:

    看守總統只宜組看守內閣 (許信良臉書)

    Q& A:多數黨組閣,爭議在哪裡? (菜市場政治學)

    最後的「敗戰處理」 (鍾麗華)

    許、童二人是典型的「綠皮藍骨」 (余杰)      


    公民意識 / 濫權瀆職

       

上一篇:台北「費城化」的發展願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兩位日本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