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導語:以下是資中筠老師在搜狐文化「走向世界,走向文明——周有光先生111歲壽誕座談會」上的發言。 

    我原來說我不想講話的,我有一種「欲語無言」的感覺,因為最近一段時間我經常聽到的都是令我感覺到沒話可說的。違背常識背離知識,簡直多得不得了,天天聽到這本書被禁了,明天聽到那個書下架了。還有聽到說,不要公開說下架,出版社自己再偷偷把它買回去,不許傳播某一書。這種事簡直是越聽越覺得難受。我們光靠老人是不行的,真正有行動能力的還是在職的,各種崗位上正在做事的人,而不光是說話的,這是一個。我剛才聽了很多人講的我都很有啟發,我覺得如果大家都是這樣想的話,那國家當然很有希望,但是事實上我意識到這是少數,那麼我現在只想講幾句話,一個是我們這個是「走向世界走向文明」,可是我們現在有兩個相反的力量,一個是野蠻要跟文明搏鬥,我覺得我們有一種走向野蠻的趨勢。最近幾年來走向野蠻的趨勢是越來越厲害,你從網上看到人的發言,某一部分人用的語言和被看重的那些人水平越來越低。 

    還有一個是說「走向世界」,雖然我們每年有成千萬的人出國,但是實際上在思想上,我覺得從主流所要宣傳的來說,是越來越走向閉塞。包括剛才說什麼國學孔子學院這些個東西,就是說這個趨勢是這樣。所以這兩種誰戰勝誰的問題,造就中國走向哪一個方面。因為我們不能用成王敗寇的眼光來看歷史,歷史上野蠻戰勝文明的情況是常常有的,並不是沒有的 

    為整個世界的潮流,我相信周有光老先生一直跟我講「不要著急、不要著急」,他是很樂觀的,世界潮流總是要往進步方向走的,人類的歷史是前進的。可是作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就算是有非常悠久歷史的國家,它不見得不會沉淪。我問過他這個問題,我說那你沒走到以前它就掉下去了,走過一個坑就掉了怎麼辦? 

    他說那世界上有很多民族都曾經一時輝煌就沉淪了,好像不可避免。那麼我自己認為我對中華民族有非常深厚的感情,我不希望它在世界潮流裡頭一下子就沉淪了。故一時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後人1000年之後說這兒有一個曾經被消滅的古代大國,我總是不希望有這樣的一個情況,所以我覺得他樂觀我悲觀,其實想法是一樣的。 

    另外我想要說的就是,人們在說到「中國」的時候,指的是什麼?是指的領導加主流媒體呢,還是指的廣大十幾億的老百姓?十幾億的老百姓裡頭的想法是各式各樣的,非常不一樣。不見得都是健康的。但是我覺得現在我們說「中國」,說我們「自信」,誰自信?誰自卑?我覺得這個常常混淆,我自己認為我的思想已經跳出了「仰望名君」的這樣一種思維模式。就是說沒想到中國好像都是說某人在想什麼,他就代表中國想的,我覺得並不是這樣的一個情況。所以我想必須要打破這樣一種思維,就是某一個大人物加上主流喉舌就等於「中國」。在我們想到中國的時候到底想什麼?比如說「這個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這個我是誰?它亡誰?首先有沒有想亡什麼人?但這個「我」,跟誰等同,跟誰認同,這個我就覺得就非常重要。 

    最後,我們說「走向文明,走向世界」,這其中最大的阻力有兩個方面。一個是我們叫它極端民族主義,我管它叫國家主義,還有一個是民粹主義,這兩個東西,現在在我們現實的存在裡頭是走向法西斯的一種力量,而且有相當一部分並不弱。我不知道強到什麼程度,可是相當普遍,而且最容易激起來的就是民族主義。一說有敵對勢力馬上就可以弄一大批人起來。我認識一個賣菜的,他天天罵政府損害自己的利益,可是一到「閱兵」,一說小日本怎麼怎麼樣,他馬上架式就起來了。我覺得這樣一種思想就是民粹主義,對我們走向文明是一個巨大的阻礙,其中出路在哪頭呢? 

    剛才講到光,很多人講到聖經上說要「有光」,還有有光先生,這個光是什麼?就是啟蒙,啟蒙是enlightenment,這就是光。讓智慧之光驅散愚昧。這個愚昧裡頭最重要的目前就是一個民粹主義一個國家主義,我覺得這兩個是跟世界潮流格格不入的,所以我現在想到就是這兩點,跟我們「走向世界、走向文明」的主題相契合的一個阻力。那麼從現實來講,從我能夠預見的未來來看,大概我可能是目光不夠遠大,我還是很難樂觀起來。 

    原文刊登於:我們有一種走向野蠻的趨勢 (資中筠)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買不到年輕的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北「費城化」的發展願景





作者其他文章

貿易戰逼中國開放門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