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016總統大選與立委大選將至,愈來愈多涉及對候選人的人身攻擊也浮上檯面,這些言論都揭露了台灣政壇依然充滿性別不平等的氛圍,對女性的單身身分仍然視之為「非常態」而充滿不信任,對家庭與女性價值的想像也依舊單一。

    單身女性,錯了嗎? 

    比如備受矚目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就因其單身身分遭受不少性別歧視:「親民黨網路新聞台」臉書粉絲專頁就曾在其網路文宣大篇幅論述「單身女子,怎會了解一個家庭的需要?」,親民黨籍總統候選人宋楚瑜亦以「蔡英文沒有開過飛機,起飛前就會先墜機。」暗諷身為女性的蔡英文對軍事不夠了解而無法治國;國民黨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也不斷提及蔡英文的單身身分;新黨主席郁慕明更批評蔡英文「比陳水扁更可怕」,他表示,因為如果有家庭,至少還會受到連累、牽絆,但單身就毫無顧忌,做起事來就會比較絕情,所以蔡的危險程度遠超過陳水扁。但是,何以蔡英文的單身女性身分,要遭受到這些非議?這些言論,暗藏了什麼樣的思維?

    政治人物貧乏的性別想像

    以上的抨擊其實都顯現出台灣的政治人物對於家庭與女性的貧乏想像,他們對於沒有進入家庭的單身女性充滿質疑,認為她們並不了解家庭的需求,同時認為「有家庭的(男)人」才是真正懂得齊家乃至治國這一切運作的成功人物。於是我們看到,男性候選人往往積極營造自己好爸爸、好丈夫的形象,在媒體受訪、掃街遊行、造勢晚會等場合,動員妻小出動拜票,藉妻子的聲聲呼喚對選民展開柔情攻勢,人們不會記得「她」是誰、叫什麼名字、是個什麼樣的人,只會藉由她認識了她的丈夫似乎是怎麼樣的人,同時由她彰顯了丈夫成功男人的形象;或者像朱立倫就曾經打過悲情牌,在媒體上向承受選舉相關壓力的妻子高婉倩表示:「下輩子妳重新選擇一個先生吧」,企圖以體諒太太的好丈夫形象對選民動之以情。

    進入家庭/家庭照護者作為性別期待:職業女性的艱難 

    有家庭的男人是成功的,沒有家庭的男人也常備受讚譽的被視為「黃金單身漢」。然而,對於沒有家庭的女人呢?社會將她們貼上「敗犬」、「剩女」的標籤,而在政壇上,即使有諸多婦運前輩積極堆動性別平等相關法案、性別主流化的政策也行之有年,許多在政壇打滾數年甚至數十載的男性政治人物,依然沒有對其價值觀進行反思,反而不斷再現他們根深柢固的性別歧視。他們對單身女性的質疑與不信任,其實暗藏著視女性進入婚姻、家庭為正統的價值觀。

    社會大眾(包含許多政治人物與知識菁英)往往期許女性成為一個好妻子、好母親、好的家庭照護者,於是許多職業婦女在工作與家庭間蠟燭兩頭燒,因為大多數人依然將「照護好一個家」視為女性要務,因為許多職業是以男性為中心、為基底打造出來的,這些以男性主導的職業或產業往往預設了背後有女人擔負起家庭照護的需求與角色。「女性當然應該照護一家大小的需要」此類「女性應當進入家庭、負擔家務事」的性別秩序,暗藏於不少人的價值觀中,但是這些傳統的性別期待,對於一個意欲在職場或政治上成功的女性是極度艱難的。我們看到許多成功的女性官員、管理階層的女性,往往是單身,以政治理想、職場抱負為要務,卻飽受單身歧視與批評。但是,為何單身不能是一種個人選擇?為何單身女性要因其身分被放大檢視?這些不合理的性別歧視與壓力,在自詡為進步、性別平等的台灣社會中才是應該被檢視、被反思、被消解的存在。

    對參選人與政見之性別不平等:何為異常?、人身攻擊與妖魔化

    除了蔡英文,也有不少候選人因其展露的形象或因其性別政見而備受性別歧視、人身攻擊與恐嚇。中正萬華國民黨立委林郁方,就曾批評林昶佐:「若放此等頭髮比女人還長、心理不正常的人進入立院,國會可能也會變得異常!」然而,這樣的想法是將留長髮的印象完全等同於女性,並否認了男性留長髮、決定自身形貌展演的自由與權利。提出同性婚姻合法化、通姦罪除罪化、性交易合法化等性別政策的自由台灣黨不分區候選人周芷萱,也遭到護家盟成員批評為「性無恥、賤女人」以及揚言「很想讓她嚐嚐『未婚懷孕』的滋味」,此類誇張的性別歧視與語言暴力正出於我們的日常,也顯現了民眾對於傳統婚姻價值的單一保守,以及對於性少數的不理解與不願理解。國民黨花蓮縣黨部亦製作包含大量裸體影像的影片與傳單,扭曲花蓮立委候選人蕭美琴等人所支持的婚姻平權法案,也都顯現了同性、裸露如何的被妖魔化,並被快速建立等同於「亂倫」、「濫交」實則不然的理解。

    性別不平等的政治現實

    從對單身女性的嚴重質疑與歧視、對於非主流男性形象的排拒、對於提出較開放性別政策之女性參選人的恐嚇言論、對於同志法案的惡意歪曲等例子,都可以看出仍由男性主掌的政治環境依然充斥著對女性與性少數的歧視與欠缺理解。所以真的不要再說台灣性別有多平等了,這些充滿性別歧視思想卻握有政策法案之生殺大權的政治人物所營造出的政壇文化,除了容易強化體現於參選人身上的性別不平等,也容易使性別政策的推行受到忽視與窒礙。多數民眾安於保守而不願去同理的心境亦然,這都顯示了性別平等的概念要落實於民眾的概念中還有長久的路途要走。女性參選人、同志與性工作者等性少數依然要很努力的奮鬥、堅持自身信仰的性別平等,並爭取多數人的支持,才有辦法一步步改善這麼艱困的政治現實。

    理解與慎選:讓性別平等成為可能

    所以,政客們,不要再大打性別牌卻弄巧成拙的失了選票,甚至造成更多單身歧視、性別不平等與對性少數的長久壓迫;選民們,請擦亮眼睛,慎選總統、立委與政黨,不要成為助長壓迫的幫兇,而是要真的讓有理想抱負、肯認真努力推行法案,謀取人民權利的候選人取得應有的位置,妥善運用權力打造一個更平等的台灣。 

    其實不只是選舉,更重要也更長遠的是,在下每一個判斷、說出每一句批評、選擇每一種立場之前,再多想一想、多賦予一點同理心,去思考單身女性從政為何如此艱難?去思考許多同志為何如此想爭取成家的權利?去思考性工作者在不受法令保護的情況下究竟面臨什麼樣的生存困境?去思考這其中究竟暗藏了什麼性別秩序與大眾習以為常卻不全然美好的價值觀。或許,我們就不會盲目相信「中立理性客觀」,不會在無形中成為壓迫少數的保守多數。

    原文刊登於:從選前的政治文化看台灣的性別不平等: 單身歧視、貧乏的女性價值與家庭想像 (王詩婷)


    兩性關係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殖民者的省籍圍籬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人身依附」的魔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