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年來,周其仁在很多場合談到德國雙立人牌(Zwilling)指甲刀的「神奇」:「人的指甲有兩個弧度,而普通指甲刀口只有一個弧度,這把德國雙立人牌指甲刀就有水平的和上下的兩個弧度,剪起來特別妥貼,我是用了它之後,才平生第一次知道自己指甲長什麽樣。」 

    周其仁想用一把小小指甲刀,刺激一下對中國製造的自滿和自得。 

    「不要光喊創新,炒新概念,我們現在生產的很多產品,要是品質改善一點,提升一點,就有巨大的市場。」周其仁說:「多年出口導向帶來一個後遺症,當年國家缺外匯嘛,好東西先出口創匯,導致一個滯後的觀念,似乎國內的需求可以只講廉價、不求品質。」 

    「問題是現在的市場對品質出價了,現有產品的品質滿足不了內需,你知道現在多大鴻溝?看看國外代購、海淘流行、進口消費品猛增就可以明白,那些東西我們都不會造嗎?大部分都會造,就是品質上差那麽一點點,這一點點在現在的市場看來就差大了。中國人到日本,不光買馬桶蓋,連『白色戀人餅乾』都每人限購5盒,真夠難為情的;我去北京新光天地的地下超市,國內中高收入家庭的食品消費動向,好傢伙!90%以上是進口貨!阿根廷的水果、德國的豬肉,應有盡有,再不發動一場提升品質的革命,中國的過剩產能將越來越多。」 

    周其仁說,中國消費品市場正面臨一場「品質革命」,誰帶這個頭,誰就能上去。「中國光中產階級就上幾億人了,而據我觀察,我們都低估了中國消費者對品質的要求,有一行算一行。」 

    「小米手機的成功有歷史意義,它給整個『中國製造』發出信號,真材實料造好東西,市場會認賬。其實小米首先不是什麽互聯網思維,雷軍第一個目標學誰?他說是《同仁堂》,就是真材實料不欺客,捨得用好東西做好產品。中國製造業殺價殺了多少年,甚至不惜降質來降價,這條路走到頭了,接下來看,反著走可能殺出一條路來。」 

    「我最近也研究演出市場,前幾天朋友拉我去看波蘭名導演Krystian Lupa的話劇《伐木(Holzfällen)》,那個名導演的特點是『沒有時間觀念』,最長一個劇據說要連看三個晚上。《伐木》那個劇近5小時(260分鐘),我說我就一個下鄉知青,能欣賞5個小時嗎?最後,真看5個小時,還是翻譯作品,似乎語言不通也沒大關係,劇終時滿滿一場人都沒走。魔力在什麽地方?匠心獨具,認真打磨。」 

    「當然」,周其仁說:「下決心做好產品品質對我們產業界是很大的挑戰,還不僅是成本問題,你的隊伍、員工、產品標準、生產流程、企業文化,做慣了廉價品就走上一條道,要扳過來非常困難,所以死後重生也是一個辦法,否則可能改不動它。」 

    中國消費者除了開始對品質敏感,還對時間開始敏感。 

    「再看服務的便利性,長時間以來中國人對便利不便利似乎不敏感,其實是因為窮,大家的時間成本低。收入急速提高,中國人的時間成本也快速上升,尤其是服務業,不光是有沒有,還要問便利不便利?能不能更便利一點?從這點衡量,差遠啦。」 

    對時間成本最在意的企業家是喬布斯周其仁讀《喬布斯傳》,看到這位蘋果老總走進一位研發工程師的辦公室,抱怨蘋果機的開機時間太長了。工程師不明白那又怎麽樣。喬布斯換了種說法:「如果能救人一命,你願意想辦法讓啟動時間縮短10秒鐘嗎?」接著,喬布斯走到一塊白板前演示,如果有500萬人使用Mac,每天開機多用10秒,加起來每年要浪費大約3億分鐘,3億分鐘相當於至少100個人的終身壽命。工程師懂了,幾周過後,Mac的開啟時間縮短了28秒。 

    世上萬物,時間最貴。可有多少企業老總像喬布斯那樣挖空心思替顧客節約時間? 

    「尤其是中國的中產階級,時間成本提高非常快,我們的服務跟得上嗎?」周其仁說:「所以中國不光產品品質滯後於國內需求,服務的便利性更是嚴重滯後於國內時間成本上升的速度。為什麽微信受歡迎?便利啊!90歲老太太也很快會用。淘寶、支付寶為什麽受歡迎?手機上點幾下就完成購物、轉帳,再也不用去人擠人排長隊。所以我以為便利革命,方興未艾。

     「別說什麽過剩產能,實際情況是有的是仗可以打,關鍵是認準了沒認準,鐵了心吃了秤砣沒有。」 

    註:本文節選自即將出版的《做踏踏實實的企業家——周其仁以色列談話錄》一書,根據周其仁(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內部講話編寫。

    原文刊登於:

    周其仁:中國現在正在面臨一場嚴峻的革命!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禁絕美國豬 開放中國豬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特權與歧視是分裂國家的元兇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