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淑慧(化名)是我服務的一個個案,她是一個單親媽媽,獨自撫養著兩個孩子,一個還在念幼兒園,一個剛上國中,他們在板橋租了一間五坪大的套房,母子三人一起生活。 

    淑慧在新北市的一間塑膠工廠作包裝工人,時薪90元,月收入不到兩萬(暫以每週55工時計),完全不符合最低基本工資,公司不但沒有提供勞健保,更糟的是,因為過年後的訂單不足,主管告訴淑慧,過完年可能就會請她離職,讓母子三人的生活頓時陷入困境,也因此需要請社工協助。 

    淑慧的例子絕對不是單一個案,這是相當常見的通例。全新北市有近萬名的勞工領不到法定最低工資,甚至連基本的勞健保都沒有,北部尚且如此,更何況是整個台灣?想知道台灣勞基法的落實程度,問社工最清楚,因為我們工作的對象就是這個社會的底層人民,我們每天都在親眼目睹這些基層勞工的血汗悲歌。 

    有人問,為什麼這些勞工不去檢舉黑心企業?很簡單,因為他們連基本生活都難以維持,出面檢舉一點好處也沒有,只會害自己丟了工作,讓生活更困窘。更何況就算違反勞基法,罰則對這些大老闆來說根本就不痛不癢。 

    因為親眼所見,所以當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喊出四年內基本工資調高到三萬、甚至四萬的時候,我只覺得啼笑皆非。朱市長,光是您的轄區裡,多的是領不到基本工資的勞工,無論是在桃園或是新北市都做不到了,您現在說自己當上總統以後,四年內可以做得到?姑且不要說三萬了,您能不能先讓自己所管理的新北市內大大小小的企業,個個落實勞基法,給勞工朋友們一個最基本的保障? 

    朱市長在辯論會上說,希望民眾可以踴躍檢舉這些黑心企業,我想請教您,擁有公權力的人是誰?政府無能,叫小老百姓如何跟企業老闆抗爭?連基本生活都無法維持,你叫他們怎麼去檢舉? 

    朱市長,您口口聲聲喊著基本工資三萬,這只能說,您和整個國民黨,與基層人民的生活真的離得太遠了。 

    原文刊登:2萬都沒有還扯3萬 (李皇慶)


    公平正義 / 勞資關係

       

上一篇:剝奪公共決策參與的後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禁絕美國豬 開放中國豬





作者其他文章

決定選舉的網路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