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國籍學生(大家俗稱的「陸生」,也就是「中國大陸」學生)是否納入全民健保的爭議從來沒停過,今年11月27日,立法院原本排定處理「陸生納保案」,也就是對《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簡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22條條文修正案有所商討,決定中生是否得比照在台居留的外籍生、僑生加入健保,但於同日決定暫不處理。然而,爭論卻沒有因此間斷,反而愈顯激烈:在台灣讀書四年,現為台大政治所研究生的張逸帆在臉書po了〈你們的健保很好,但我從未向你們乞討1 一文,卻遭大量網友檢舉下架,引起了一陣譁然,也帶來了廣泛的討論。 

    對於中生納保,不少人的直覺反應很容易是:「幹嘛來吃我們健保?」、「健保就已經很虧了還要養你們」、「你們中國政府對我們那麼不好,我們幹嘛要讓你們佔盡好處」……,這些直覺的厭惡與拒斥是容易煽動與渲染的,尤其在這幾年中國對台灣不斷以商逼政、馬政府不斷傾中的政策之下,將中生納保自然也容易被視為傾中的一環。身為一個獨派,也容易在與中國相關的議題上,瞬間提高了警覺心,質疑任何傾中、獨厚中國的可能性。然而,為何中生無法比照外籍生加入健保呢? 

    在現行的法規之下,僑生(含港澳生)與外籍生依據《僑生(含港澳生)及外籍生參加全民健康保險實施要點》2 ,自居留滿四個月起,就會被強制參加全民健康保險。而一般所謂「陸生」,則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22條,在台身分為停留而非居留,無法如境外生以居留身分加入健保,往往由學校向保險公司投保,比如投保「國泰人壽團體外國學生健康保險」,月繳500保費,但在理賠規定、給付金額之上限等待遇上自然與全民健保有所落差。 

    這樣的身分劃定其實非常有趣,何以將港澳生視同外籍生,卻把中生/陸生置於模糊的地帶?其實從「陸生」這樣的稱呼就可以看出國族身分界定的曖昧性,所謂「中國大陸」究竟是「中國」還是「大陸」?中生/陸生究竟是「外國人」還是「本國人」?中生曖昧的身分界定與其特殊處境,其實來自於不合程序正義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所致,想要改變現況,真正視中生為外國人而給予外籍生的待遇,則必須先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有根本上的改革,甚至是廢除。我們究竟把中生/陸生放在什麼樣的位置來看待,而應該或願意給與什麼樣的待遇,又該如何在法律層面有所變革,是無論在朝在野都必須思考的課題。 

    在當今的國族認同與情勢之下,會把中生視為本國人的應該微乎其微,那麼,在理論上,就應該廢除《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把中生視同外國人對待,如同現況下的外國人處遇,一同納保。但是,或許在成本考量上,也有人批評這些人會吃垮健保,然而,以比例上來算,外生、中生的納保並不會減損了健保。況且,健保真正的問題在於對本國國民不成比例的保費收取與負擔,而不在於中生、外生的參加健保與否。 

    我並不能代表所有年輕一輩的聲音,但在最近論戰觀察中,我發現:比起以國族的對立思考一切問題,我們之中許多人更願意去看到「人」的因素、人作為一個人的權利是應該被尊重與正視的,即使身為一個獨派,我們對普世價值、不分國界的人權的在乎,並不在獨立的概念之後。這些對人權的重視,都是一個好的國家所應該落實的,我們要的不是只有國號,而也要、也在乎裏頭的實質:在這個國家裡,我們是不是能對國民以及外國人都有友善的、合乎人權的對待。這並不是說,我們將「中國」與「中國人」完全切分成黨國與人民兩個概念,卻不論其中的相互影響、價值形塑,而是我們也願意去明白、同理中國與其他外籍學生在台求學中會遇到的生活問題與需求,因此健康保險不該有差別對待。更何況在「三限六不」3 的限制下,中生對台灣與全民健保的影響,不見得那麼值得憂慮。 

    或許有些人仍對中生納保案有所擔心、態度保留,我自身也還在思考應該如何看待、根本改革甚至廢止《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一類的大問題,但我想,無論我們選擇什麼樣的態度,這都可以是我們反思自身價值觀在國族因素與平等人權之間,是否邏輯一致,並作出價值判斷的一步。

    註解: 

    1  也可參考〈陸生告白:研讀臺灣史後,我才發現臺灣人對陸生的歧視,其實是時代悲劇 

    2 《僑生(含港澳生)及外籍生參加全民健康保險實施要點》   

    3  三限:限制僅認可大陸學術聲望卓著的學校學歷、限制來臺陸生總量、限制醫事學歷採認; 六不:大陸學生不給予加分優待、入學管道不同不會影響臺灣學生就學權益、政府不編列獎助學金、不允許在校外打工或兼職、陸生停止修業或畢業後不可續留臺灣就業、大陸學生不能報考公職。

    原文刊登於:從「逢中必反」到「人權思考」? ──「陸生」(中生)納保爭議的思辨 (王詩婷)

     


    公平正義 / 社會觸角

       

上一篇:高教的黨國政治酬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檢視基督徒公共參與的契機





作者其他文章

單身歧視的政治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