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年一月,法國知名諷刺雜誌社遭槍手闖進,導致 12 死 11 傷的悲劇,11 月 13 日發生的炸彈恐怖攻擊則造成更為嚴重的傷亡。激進組織 ISIS 也在 14 日承認犯案,並在聲明中指出聖戰士攻擊的是一個「可憎(abomination)、變態(perversion)的國家首都。」 

    ISIS 指控法國汙辱先知穆罕默德的行為,認為法國政府在國內吹噓如何對付伊斯蘭教,並指出這起攻擊是針對法國前些時候空襲伊斯蘭國的報復。法國如今是歐洲最多穆斯林的國家,人口大約為 600 萬,占全國總人口的 7%。而事實上由於法國百年來強調政教分離的「世俗主義」,不只 ISIS,國內部分穆斯林一直對法國當局對伊斯蘭的政策感到不滿。

    宗教可否全面退出公共領域?

    世俗主義代表的是希望宗教全面退出公共領域,早期原先是針對天主教誕生的名詞,但後來逐漸擴散到對其他宗教的約束。而在法國,在法國大革命強調政教分離之後,世俗主義逐漸成為國家的核心精神之一,1905 年法國法律就開始規定政治和宗教是分離看待的兩件事。世俗主義並非是要消滅宗教,而是認為宗教是屬於私領域行為;換句話說,你可以選擇在自家或是教堂、清真寺內做禱告或禮拜,但當場合移到學校或其他公共場合時,宗教元素就不再被允許。

    右圖翻譯:感謝我的朋友們的 #pray for Paris,但我們不需要更多宗教!我們的信念是音樂、親吻和生活本身。) 

    比較明顯的例子,美國總統在演講最後往往多會以「God bless American」作結,但提倡世俗主義的法國是絕對不會有這種行為。世俗主義並非針對特定宗教,而是一視同仁。但由於穆斯林群體的特殊性和逐漸擴增的人口,法國的世俗主義也在穆斯林群體中造成許多爭議,近年較有名的爭議就是對於戴頭巾的約束,以及前陣子由極右派的民族陣線提出的禁止學校繼續提供非豬肉餐點。 

    對「人道屠宰」的爭議

    法國的穆斯林大多來自於北非,早期的移民可追溯到 19 世紀,但大量的穆斯林遷入則是在二戰後,當時法國因戰爭面臨勞力短缺,就從北非的殖民地國家-阿爾吉利亞、突尼斯、摩洛哥和黎巴嫩招募大量勞工。隨著人口增加,法國也改變了原先的寬鬆政策,從 2004 年開始禁止在在公共場合配戴任何和宗教有關聯的飾物,當然也包含穆斯林女性習慣穿戴的頭巾或猶太教徒、錫克教徒習慣戴的小帽。 

    除了頭巾之外,今年 3 月也有女學生因為穿著度招搖伊斯蘭信仰的長裙,而遭學校遣返回家。


    雖然校方在之後取消針對不准穿著長裙的服裝規定,但這項舉動仍引起多數穆斯林的抗議。除了服裝上的爭議外,今年法國的政治圈因為學童餐盤上到底該不該有豬肉之外的選擇陷入激烈口水戰,這些反對在學生餐盤中拿掉豬肉的政治人物解釋,這是為了符合法國「政教分離」(laïcité) 的百年精神。 

    事實上,食物的純淨對於穆斯林而言是極為重要的一環。我們常說的清真寺中的「清真(Halal)」,由來就是指稱穆斯林所吃的食物。在伊斯蘭傳統中,羊肉、牛肉都必須經過儀式(清真認證)宰殺後才能下肚,真正嚴謹教條的穆斯林,甚至不能和非穆斯林者共吃同一個鍋內的食物,儘管裡面沒有豬肉。因此,穆斯林家長對於法國新提倡的餐盤內容感到錯愕,這讓他們無法正確的教導小孩關於伊斯蘭的教義。

    伊斯蘭面貌各國不同

    《古蘭經》作為伊斯蘭教的最高指導原則,對穆斯林而言,這本書不僅是宗教經典,更是一部《六法全書》。換句話說,伊斯蘭教有自己的法律系統,從結婚禮俗到喪葬習俗,都有自己的文化,一般習慣將伊斯蘭教的法律系統稱作伊斯蘭法。但另一方面,伊斯蘭法並非固定不變的教條,相反的,它是充滿彈性的,它可以經由共識或是法學家來自行裁決。在許多擁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非伊斯蘭國家,也都擁有和國家法律獨立的伊斯蘭法院。 

    另外,像頭巾穿著、覆蓋臉部面積比例的規定其實並不存在於《古蘭經》裡,而是大多由國家習俗來決定。這邊說明伊斯蘭的教條的用意,就是要區分出信仰、國家和風俗文化間的差異;《古蘭經》的信仰提供一個大方向,國家的法律和風俗文化則會決定信仰實際呈現的面貌,例如在沙烏地阿拉伯中女性習慣以穿戴「全蓋式」的黑色面罩,而這一點在巴基斯坦的穆斯林身上就較看不見。 

    因此,外界時常認為穆斯林是一個封閉,禮俗繁複充滿禁忌的宗教,但事實上除了最基本的教義之外(如不吃豬肉),各地呈現出的伊斯蘭面貌是充滿歧異性。


    (伊斯蘭女性戴與不戴頭巾的原因)

    政教分離的必要?

    在了解世俗主義的定義之後,我們可以說,單用「不准女性穿戴頭巾」或在「餐盤中加入豬肉」來批評法國宗教歧視,那是有失公允的。另外,如果將穆斯林看成食古不化的群體,甚至將伊斯蘭國和一般穆斯林做直接連結,那也是對伊斯蘭教錯誤的認知。 

    全球總共有 16 億的穆斯林,在台灣雖為數不多,但隨著印尼外籍勞工逐漸增多,也有增加的趨勢。我們時常將中東世界看成戰亂不堪,並誤認為穆斯林性格殘暴「一手拿著劍,一手拿著古蘭經」,但事實上這些都是不正確的。大多數的穆斯林喜愛和平,並靠著豐富的經商技能移動到世界各地。法國、德國中穆斯林人口的成長的確帶來了社會問題,但我們不該將穆斯林人口看成「問題」,而是要看成待解決的「議題」。 

    真正的問題始終是異己間的仇恨,不論是阿拉伯人跟猶太人之間,或是對基本教義的瘋狂追求引發的戰爭。 

    原文刊登於:為什麼法國再度成為恐怖攻擊的目標?從核心精神「世俗主義」來談起 (黃靖軒) 


    國際視野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人人心中有個周玉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中各表的虛妄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