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馬總統執政8年,國不國,黨不黨,去年九合一潰敗後,國民黨滿屋子著火,失去政權幾乎已成定局。然而馬總統不可能在實質跛腳後謹守分際,轉換角色為看守政府,留給繼任者更大的空間。儘管空有哈佛學位,這對一個以儒教為最高政治哲學的東方統治者而言是不可思議的,尤其馬總統強烈的使命感,「必須把握時機,造成既成的事實,使後之來者無法改變,這就是所謂千秋大業了。

    中國民族主義的基本教義信仰去民主理路的不治之症,以上引號內的文字來自《中時》資深華府記者傅建中6年前的元旦諫言。6年來馬的聲望每況愈下,然而他豈有一日忘懷千秋大業?重讀傅建中的文字,更有助於理解馬總統的決心,即使毀黨失政,也終不悔改,只求歷史定位。選前不到三個月,終於真相大白,馬總統放空選情,把最後一口氣留給吹「馬習會」的法螺。

    國人第一時間的反應是錯愕,繼之以訕笑,認為以馬總統的超低支持度,且是一位已交出黨機器的跛鴨總統,加上總統府保證不簽署任何協議與不發表聯合聲明,應該無以成事。然而國際未必會這樣看,總統府證實馬習會後,幾個小時內新聞立刻傳遍西方媒體,其重視程度可見一斑。別說馬習會故意出現暴衝,只要馬總統行禮如儀地重複「九二共識」、「同屬一中」,對製造台灣靠向統一的國際印象,絕對遠遠超過當年李登輝以「兩國論」製造出來靠向獨立的印象。

    其實,這馬習會的法螺會怎麼吹早有蛛絲馬跡。回想今年的國慶大典,馬總統把自己黨提名的候選人洪秀柱當空氣,認定下屆總統非民進黨的蔡英文莫屬,耳提面命,大談「九二共識」,令人啼笑皆非。然而一星期後換柱傳聞成真,解釋了總統國慶大典上的怪異表現,更解釋了換柱前後的政情演進。何以之前以路線之爭為藉口強力換柱,但換柱的前提是確保王金平無法回頭?又何以換柱之後披掛上陣的朱立倫沒有回到中間路線,卻比小辣椒還辣,一邊挑釁民進黨,一邊重彈 「九二共識」、「兩岸一中」的老調?

    過去的七次國慶文告,馬總統一共提到七次「九二共識」,今年卻在單一文告暴增到八次,加上兩次「兩岸共識」,論述已到了不知所云的地步,彷彿這個國家非要「九二共識」不足以立國,「合則旺、離則傷、反則盪」,直接應和習近平三月時的指導,「九二共識」若遭破壞,則兩岸「基礎不牢,地動山搖」。

    這一切都不是巧合,這是國人去年以選票教訓執政黨後,馬英九潛沉快一年後回敬國人的「大禮」。

    如今成行幾天才曝光的馬習會,若照著國慶文告的精神,把台灣的未來鎖入解釋權在中國的「九二共識」,實在不算意外。這趟馬習會後,台灣或許就是名副其實的「九二共識共和國」了,而國歌怎麼唱也別吵了,大概會改唱「九二共識,吾黨所宗」。豈可不怒?

    原文刊登於:馬習會的法螺怎麼吹 (李中志)


    國家主權 / 濫權瀆職

       

上一篇:民主《憲法》不允許台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日本未曾侵佔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