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954年,在馬英九出生四年後,詩人鄭愁予寫下了知名的現代詩《錯誤》。從字面看全詩描寫的是一個思婦等待愛的人歸來的情感起伏,本詩的名句就是詩末的「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許多人將這首詩當成是情詩,但鄭愁予本人則解析為閨怨詩。事實上,以鄭本人的解析,加上「我達達的馬蹄…」來比喻馬英九多年來夢寐以求的「馬習會」是再恰當不過了。

    在網路快速成長的今天,中國國民黨之所以式微,就因為它是一個失根的政黨。撇開那些為了龐大黨產而留在國民黨內吃嗟來食的「本土派」,國民黨是由一群少數的大中國主義者在把持。奇怪的是,這群人也知道「中華民國」走不出去,早已亡國了(蔣介石之語),但仍動不動要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個天方夜譚拿出來打嘴炮。更可悲的是,這些人出國門時也愛強調自己來自「台灣」(如馬先生上回出訪南美,見到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時就自稱是來自台灣的總統)。問題是,一回到台灣,中國國民黨繼續把台灣當「鬼島」,把台灣人當「台巴子」;來台70年了還是不肯落土深根(想想蔣介石泡在福馬林中的屍體及老死在美國紐約長島的宋美齡)。

    十幾年前曾經在台北車站附近碰見一位鄉音極重的老杯杯。在一個許多人等待自己點叫的咖啡的小店中,老杯杯不斷的對著店員和客戶們問路。當大家一臉迷茫無法了解他的內容,看得出來老杯杯動怒了。在他用著高分貝的聲量數度重複問題後,店員告知他附近有服務台也許可以幫上他的忙。看著他怒氣沖沖拿著枴杖慢慢離去的背影,不禁為他和台灣社會的格格不入而難過。當年國民黨長期的眷村隔離政策,把「外省新移民」隔離於台灣社會的日常生活之外,讓這些人成為失根的族群,也變成被國民黨綁架的投票機。

    事實上,《錯誤》的重點是描述一個過客的心情。正如馬英九和諸多中國國民黨人對於台灣,一直都是以一個過客的心情在對待這個地方的人事物。對一個會把「化獨漸統」寫在父親的骨灰罈上的馬英九,朝思暮想的馬習會也許是一個美麗的錯誤,但對絕大多數把自己當歸人的台灣人而言,數不清有多少次失信於民的馬先生,他的達達馬蹄聲可就是夢魘中的跫音了。

    原文刊登於:馬英九的達達馬蹄聲(鄭麗伶)

    延伸閱讀:

    經濟學人:馬英九輸不起的賭注

    馬英九的決心無庸置疑(鄭麗伶)


    國家靈魂 / 歷史人文

       

上一篇:中國何以有法而無法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民主《憲法》不允許台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