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二十年前第一次見到何大一(David Ho)是在《美國病毒學會》的年會上,當時年紀輕輕的他已經是規模相當有數千人參與的大會專題主講人。何大一對抗愛滋病的重要研究,讓他在1996年獲選為美國《時代》周刊,對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年度風雲人物。由於他並非公眾人物更不是影視明星,除非是生科界一般人對他或許陌生,甚至對他的獲獎感到驚訝。對此《時代》周刊表示,「何大一雖然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但有些人會成為頭條新聞,而有些人則會創造歷史。」 

    就是這一位創造歷史,造福無數愛滋病人的科學家,也在2001年獲頒美國總統公民獎章的何大一,在四年前因宇昌案被中國國民黨人極盡能事的糟蹋。邱毅辱罵中研院院士何大一和陳良博以及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為科技業的「敗類」,蔡正元則以「三七仔(皮條客)」羞辱何大一 

    事隔四年,重創蔡英文和台灣生科環境的《宇昌案》,終於在27日於台北地院達成民事訴訟的判決,前經建會主委劉憶如的指控不實須賠償200萬元。對於這遲來的判決,蔡英文認為國民黨應向蒙受誣蔑的科學家道歉,為傷害台灣民主和生技產業發展向人民道歉。 

    當然,中國國民黨如果會認錯道歉就不是中國國民黨了。獲悉判決,朱立倫立刻聲稱《宇昌案》與國民黨無直接關係,當年的幕後黑手吳敦義也說此事與國民黨完全無關。薇閣立委吳育昇則帶領國民黨團召開記者會,表示國民黨永遠無需為《宇昌案》道歉,並砲轟蔡英文有政治道德瑕疵,不認錯的態度比貪污更可怕。吳育昇還說:「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而竄改公文日期的劉憶如則表示,宇昌案違反行政程序正義所以她不認錯並將提上訴。至於專門製造「頭條新聞」的蔡正元,昨日又在臉書貼文加碼咒罵:「何大一比三七仔更糟糕」。 

    以上不過是國民黨人的冰山一角。這一群在台灣社會公評的認知中是白賊王、是誠信破產的人物,不僅尖酸刻薄口無遮攔,而且完全不在意他們的言行舉止是否傷害了台灣的產業、經濟前景、以及台灣在國際間的名聲。許多中國黨人不但道德沉淪還自許為正義之士。以一則維基解密為例,國民黨曾向AIT承認在2009年三合一選舉中買票的事實,但不可思議的是地方黨部的官員還恬不知恥的對AIT強調這是必要的手段,他們的理由是「因為中南部的選風不好所以需要買票」。讓人不禁要嘆息,到底國民黨是什麼樣的鬼地方,是天生的物以類聚?還是後天的培育讓這麼多變態的人物齊聚一堂? 

    何大一在去年接受台灣媒體訪問時強調發展生技業對台灣的重要性,而中裕(前宇昌)既然是國發基金投資的案子就等同是政府的小孩,沒想到竟然會為了政治因素要殺死自己的小孩。事實上,何大一不了解的是,如同他所研究的「愛滋病病毒」,其攻擊對象就是保護人體的免疫系統,而國民黨之於台灣就像愛滋病病毒,豈只是殺死自己的小孩,這個黨還會為了政權保衛戰,不惜讓養育它的台灣玉石俱毀。 

    原文刊登於:無可救藥國民黨 (鄭麗伶)

     


    第四權 / 濫權瀆職

       

上一篇:人民財產變黨產叫做「光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納粹的孫運璿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