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聯辦的張曉明說,香港直轄於中共,高於三權。這講法不新鮮,從不同的人口中講出來,都已經不下幾次。黃絲泛民用奴性的用語再三高呼「香港不是『內地』」,沒甚麼營養。幾十年養成的香港一代人,整個政界做反應,也竟沒甚麼人講得出事情的本質,這是中國的帝國主義宣言,確立自己是香港殖民地宗主國的地位;但它又是絕命書,它點出了香港特首容易不利中國控制的現實。 

    張曉明的講法,揭示出香港特首權力幾乎無限大的現實。中國在香港的地位,是殖民政權——國企擁有治外法權、走私賊也有特權,受到禮遇、特首疑似貪污犯法,也能大事化無;但張曉明卻說出中國殖民香港更深的一面:在帝國邊陲的殖民官首長,因為山高皇帝遠,加上英治以來建立、《基本法》再確立的自治機制,香港特首不受香港節制,也更不受中國節制這就像很多帝國的歷史,當擴張到一個程度,就無法控制邊陲。 

    香港的情況則更複雜,因為當初要收回香港主權,也要實際利用香港作為一個「可以控制的外國」,作金融、資金和人口白手套,所以對香港一直以來建立的自治地位,幾乎是照單全收。香港特首的權力來自中國,但在實際上可以違背中國利益。梁振英利用特首之位,用反向的方法幫香港建立本土意識,而中共文攻武嚇,卻對梁振英這個香港最大本土派一籌莫展 

    代表中國右翼帝國思維的強世功,則緊隨其後,指香港未去殖,質疑兩制是否已不合時宜——這並不只是對香港的分離意識不滿,更是鞭撻以特首為中心的香港自治體制。既然特首超然於三權,那麼長遠而言不如就取消兩制吧﹗強世功就代表這種一元化的、激進的對港思維。 

    中共口中的「殖」,指代了中共無法完全控制香港的現實,而中共有相當不少的人,對這已經不耐煩,希望能夠完全吸收、直接控制香港。特首的職權,長遠而言是中國統治香港的絆腳石,而非助力,因為這個職位叛服不常,而且有這個能力。 

    殖民帝國的邊陲,就是有這個兩難。要吞掉一個異質體制,唯有在開局時對它妥協;但中國的民族主義鷹派,又追求單一體制的一元民族主義,希望將自己的制度、文化完全取代新領地。但香港對中共當權派的實際價值,是由於她的位置是一個中共可以控制的「外國」,是中共的逃亡和轉圜要道,有極大油水可撈。因此,強世功這類對港思維,在國族的立場上站得對,卻是違背中共自己的利益。 

    可以想像,中共的當權派會嚴辭駁斥這類主張。就像佔領期間,據指有人想用實彈射殺港人,但上面報以一句「香港不是北京」,阻止了。這當然不是因為他們愛惜人命,而是看重香港的戰略地位,不會為了區區一場示威而放棄。 

    白手套如果染污了,就不值錢。這就是中共黨內來香港來造文章的機括——你不從,我就在香港搞一國一制,弄染你的白手套,從而損傷當權派的利益。所以這些話大概不是說給香港人聽,而是講給中國人和美國人聽 

    海歸中國教授閻小駿最近說,自己的《香港治與亂》一書正式被國務院批准,會出簡體版。他在臉書上這樣說: 

    「我不贊成改變香港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和賴以生存的核心價值,這些制度和價值不但應該得到尊重而且應該得到珍視。第二,因此,我更希望香港人能夠認真考慮我在《香港治與亂:2047的政治想像》中提出的一系列觀點。我在書裡提出的辦法乃是最大程度保證香港的自治空間和保存香港的核心價值的最好路徑。個人認為,捨此之外,並無他途。捨此之外,並無他途。 

    如果我提出的辦法香港社會覺得仍然無法接受,那恐怕最終就只好按強世功張志剛提出的辦法了。那樣的話,對香港將是毀滅性的打擊。」 

    他代表的那一派,就是中共實利派的利益立場,半勸半恐嚇,叫香港人不要再挑戰中共的控制,否則白手套弄染,就會一拍兩散。 

    但問題是,中共的一國邏輯、民族狂熱,往往是彈出彈入、沒有法度、龍門任搬。在鄧小平年代給予的合理期望,在今日可以違背,在明天也可以想像會隨意改變。因此,這些都是香港本土主義的養份,而因為香港主體越來越大,中共想要完全移植其體制的慾望,也會越來越大。而這不是一個人力可以阻止的過程。中國的下場就四個字,飲鴆止渴,它會在香港不斷令自己陷入自殘的惡性循環。 

    強世功也好像曾經說過一段話,這也是對中國自己的自證預言。他說,中國是一個偽裝成民族國家的帝國。但這帝國也不是真的,因為他自我期許是一個民族國家,偽裝自己是一個單一民族,因此不可能忍容異質體制。 

    長期利用,充份打算的算盤,在中國一窮二白的時候打得響,但經過30年的經濟發展,中國的擴張慾早就發脹,中共在香港,有些人的利益大一點,有些人的利益小一點,於是中共至少會分為「完全消滅香港派」和「柔性統治香港派」兩邊。而香港的大小文化人、泛民政黨,也就是「柔性統治派」的駐港特派員,半推半就在香港叫人投降,不要抗爭,例如紀念「開明派」趙紫陽、叫香港人要尊重中共,否則對方就有「藉口」收緊兩制之類;或者如劉進圖之流說香港要乖,不然黨內「開明派」沒東風可借——這就很能解釋他們打壓本土人政治議題的動機。因為一拍兩散、染污白手套,中共當權派最不願意,所以便要借泛民、「開明」人士來勸架。 

    但中國永遠有在野派,在野派一定識得在香港強推一國,倒政敵的米,而且這在國家單一制的立場名正言順,當權派根本沒藉口反對。 

    因此,中國在香港的局,只會越來越差,這是人力無法挽回的敗局,香港的權貴階級,壓不住備受剝削的本土人,港中一拍兩散,必定是各方自行其事之下的必然結果。這是必然的破局。這是中國的惡性循環,但對香港來說,只是死一次就會重生的窄門。 

    原文刊登於:中國在香港的惡性循環 (盧斯達) 

    延伸閱讀:〈香港民族命運自決〉─ 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 (2015-01-14王俊杰)

    知識型極權鷹犬 (盧斯達)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艾未未與廖亦武溝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抗日史觀與臺灣人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