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周年之際,中國在大閱兵,日本在反對新安保法。70年之後,法西斯從日本轉世到了中國。 

    為反對安倍政府強力通過新安保法,日本「不要戰爭,守護九條行動執行委員會」於8月30日發起「國會十萬人、全國一百萬人大行動」,在國會議事堂附近舉行大規模集會。東京主辦方宣布參加者約有12萬人,日本警視廳表示現場人數為3萬人。日本47個都道府縣包括千葉、神奈川、埼玉、北海道、青森及南邊的沖繩等地,共計300多處響應該活動,要求安倍政府廢除該法案。這是近年來日本民間最大規模的一次有組織和計畫的街頭抗議,由此可見日本國內長期形成的強勁的和平主義思潮。

    中共官媒大肆報道日本民眾抗議政府的消息,以此顯示安倍政府如何不得民心,甚至直接將安倍描述成「戰爭販子」。然而,細心的中國民眾從有關報導中引發無盡的思索:為什麼在被中國形容為「軍國主義復活」的日本,民眾可以自由地在國會大樓前面組織數萬人的抗議活動,而警察只是在一邊維持秩序?當年,日本令人聞風喪膽的「特高 (大日本帝國的秘密警察)」到哪裡去了?媒體上還發表了許多抗議者以真名實姓發表的反對政府的言論,由此可見,日本民眾已經擁有了公開反對政府的權利,日本在戰後70年已經發展成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日本的警察和軍隊不會肆意屠殺本國民眾。

    反之,如果在中國的首都發生類似的抗議事件,後果會怎樣呢?26年前,就在習近平洋洋得意地閱兵的天安門廣場,就是同樣一支「人民解放軍」,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大開殺戒。一時間,北京街頭血流成河、屍橫遍野。中國政府天天敦促日本政府為當年的侵略戰爭道歉,自己卻從來不向被屠殺的六四同胞的家屬道歉——不僅不道歉,還要辱罵他們、監視他們、軟禁他們。就在習近平趾高氣揚地大閱兵的日子裡,天安門母親們再度失去了人身自由。

    習近平的「天朝主義」已超越納粹德國「日耳曼民族優越論」

    當今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比中國更像當年挑起戰爭的納粹德國和法西斯日本,也沒有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比習近平更像希特勒東條英機。為了保障習近平的安全,中國當局發佈通告說:「閱兵期間,狙擊手會警戒閱兵路線附近的高層建築,為了您的人身安全,請勿在窗子附近逗留觀看。」

    對此,一網友說:「當年德國納粹的希特勒同志閱兵,沿街的窗口陽台甚至樓頂,柏林群眾都是可以觀看的。」另一網友回復道:「幸好這次不允許群眾觀看,否則就和法西斯一樣了。」從這個笑話中可以看出,習近平的「天朝主義」已然超越了納粹德國的「日耳曼民族優越論」和日本帝國的「大東亞共榮圈理論」,成為法西斯主義的升級換代版。

    中國官方以「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的說法欺騙亞洲各國,試圖阻止美國主導泛太平洋事務,其骨子裡的思路卻是:習近平執政是「天命」所在,「朕即國家」在中國依然適用;中國不僅是世界的「中心之國」,更是代表作為文明世界的整個「天下」。

    是故,「大國崛起」的事實決定了中國是亞洲乃至世界的主宰,與之相比,當年日本人的「大東亞主義」的視野和胸襟都不夠宏大。如今,亞洲以及世界,都只能遵循中國制訂的國際秩序和規矩。

    前蘇俄學者L. Perelomov和A. Martynov在《霸權的華夏帝國 (Imperial China: Foreign-Policy Conceptions and Methods)》一書中指出,中國人秉持「中原」為中央、「蠻夷」為邊緣的宇宙觀,「不僅排除世界上另有文明中心存在的可能,也排除其他民族有維持獨立國家的能力。中國人認為宇宙和政治秩序的中心和源頭都只可能有一個,而這個中心就是在天朝的首都」。因此,中國統治者的外交就是千年不變的「朝貢」體系,中國之外的所有國家都是其「儀式性的附庸」。

    血債累累、正在犯罪的中國政權,有何資格批日本軍國主義?

    中華民族(如果真有這樣一個「民族」的話)從來不是熱愛和平的民族,隋唐征伐高麗、王陽明屠殺西南少數民族、左宗棠屠殺西北少數民族乃至漢族內部的自我屠殺,如曾國藩的湘軍對天平天國的首都南京的屠城致使50萬人死亡、國共內戰中共軍包圍長春致使超過30萬人死亡,規模都不亞於日軍製造的南京大屠殺。

    如果用今天的標凖來看,這些歷史事件的當事人都涉嫌種族屠殺和反人類罪。而中共建政以來,更是對內瘋狂鎮壓,對外窮兵黷武,與蘇俄、印度、韓國、越南、柬埔寨、緬甸等交界各國發生過規模不等的戰爭或軍事衝突,也曾向東南亞各國輸出毛式暴力革命,造成生靈塗炭之慘劇。難道如今立起一個貞潔牌坊,就能掩飾其娼妓之本性嗎?血債累累並正在犯罪的中國政權,有什麼資格批評日本早已成為過去時的軍國主義呢?

    如果不能洞察中國法西斯化的趨勢,東亞位於中國週邊的各個小國的處境就相當危險。特別是習近平一心要「統一」的台灣。在中國最大的門戶網站之一的騰訊網製作的閱兵專題中,就有「解放軍新式武器攻島3D視頻」供大眾觀看。所謂「攻島」,遠的是日本,近的就是台灣。已經有少數等台灣學者開始認清中共政權和習近平的野心。比如,台灣評論人蔡其達指出:「中國如今在習近平耀武揚威帶領下,必會不斷挑釁日本,最好真打起來,一則實質重返天朝地位,二者習近平的獨裁擴權才得以實現,所以中國怎可能領情日本的道歉。」

    以儒家理念、毛澤東思想包裹的法西斯主義

    台灣學者曾昭明評論說:「亞洲必須排除美國勢力,如此亞洲才能成為中國的『天然的大生存空間』。這點,確實才是中國與台灣的天朝主義者對日本要求『謝罪外交』的核心問題;所謂的「反省戰爭責任」,在天朝主義話語中,其實與對正義與和平的追求完全無關,因為,真正的重點是日本必須承認中國是亞洲的「老大」,是古老的天朝主義式「帝國主權」在當代的體現和代表。而為了達到這個目標,當今的天朝主義者,相信中國必須發動再一場的東亞戰爭。」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習近平以儒家理念和毛澤東思想包裹的法西斯主義,卻無法讓三心二意的、「有奶便是娘」的中國民眾引以為絕對信念。北京大閱兵放假三天、國人爭先恐後赴日本旅遊和「掃貨」(這個詞語很形象,如同蝗蟲一樣將看到的一切都一掃而空,連馬桶蓋子和電飯鍋都不放過),日本各大商場遂針對華人遊客量身制訂促銷活動。

    新東方校長俞敏洪於8月30日發微博表示:「據說,9月3日因抗日戰爭勝利70年紀念,全中國放假調休3天,日本國內的各大商家總動員,做好了迎接大批中國遊客來日本度假和爆買日貨的準備。」如此看來,當初中國還不如直接當日本的殖民地算了,這樣國人每天使用的不就全都是「日本製造」,就不用千裡迢迢跑到日本去「掃貨」(就連一向愛國成龍大哥都說了惟一一句真話:「中國產的電視機會爆炸,所以我買日本的。」)

    而更讓習近平不開心的一個事實是:在閱兵式上,中國的電視臺和攝影記者使用的攝像機、照相機等器材,幾乎全都是索尼、佳能等日本品牌。他那偉大光輝的形象,居然要靠日本產品來記錄並傳播,難怪他的臉色一直鐵青著。

    原文刊登於:法西斯從日本轉世到中國 (余杰)

    延伸閱讀:

    東亞內在傳統的再梳理──談中日韓的競逐背後(蔡其達)

    中國的「抗戰勝利紀念日」閱兵:令人憂慮的信號(寇謐將)

    中國面臨的最大威脅並非經濟 (英國《金融時報》)


    歷史眼光 / 趨勢觀察

       
  • 打電話給旅居日本的大女兒,問起她日本媒體有沒有談到這回中國的大閱兵,她告訴我她沒注意日本媒體說了什麼?倒是幾位中國同學告訴她,中國的網友都在瘋迷普丁好帥,女孩子還特別注意那些出席的貴賓手上拿什麼包,那包現在很大賣。他們還傳了今年印度閱兵時,表演多人共騎一輛摩托車耍特技的帥模樣,嘲笑中國的閱兵輸了,只會踢正步。我說,奇怪了,習近平大陣仗閱兵,就是要展現他們的強國姿態,讓大家看他們的武器有多精良,士兵多有戰鬥力,怎麼他們自己人民不買單。大女兒說,她同學告訴她,那些軍人其實素質沒多好。日本自衛隊要求至少要高中學歷以上,中國那些士兵是龍蛇混雜。(季菁)

上一篇:看待「性可否買賣」的態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公教退撫與人事費明年占高雄市歲出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