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李登輝對日治時期台灣人國家認同的描述,毫無意外招致馬英九、洪秀柱以及大中華意識型態者的仇視與痛罵。
     

    這種大中華意識當然荒謬,中國殖民者一直以自身的國族認同強殖台灣斯土斯人的歷史記憶,對於日治的痕跡,不是否認、扭曲,就是污名。面對這種仇日仇到敵視台灣歷史真相的殖民勢力,我看到幾篇感人的控訴,控訴這些殖民者不願意理解台灣人的故事,控訴這些殖民者無法同情台灣人曾被日本統治的事實,控訴這些殖民者對「非我族類」的歷史記憶沒有同理心,控訴這些殖民者享盡歷史詮釋的優勢......。 

    中國殖民者對台灣歷史記憶的迫害,其實是對台灣認同的迫害。我們的控訴,不能僅滿足於權力者在言論上的善意,還必須致力於制度面的平權。例如認同資本不合比例原則地傾向「中國認同」:國號是「中國共和國」(ROC)、憲法是「一中兩區」、中國忠烈祠應許其國族光榮、孫文作為「國父」高懸於公家機關、華語作為唯一「國語」、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作為中學必修......,這些中華性的霸權現象,必須透過解殖的工程予以轉型正義。 

    但是關於中國殖民者不尊重台灣人的歷史記憶一事,我有更激烈的憤怒要傾吐,或是說,想補充一些控訴的脈絡。 

    如果抽離土地的概念,我們似乎可以單純地呼籲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國族認同、不同的歷史記憶應相互理解、尊重、共生。同理心、善意是互相的,所以中國國族主義份子不能只要求台灣人對「抗日」脈絡的理解,卻視「台灣曾經是日本的一部份」如仇寇或「作賤」。 

    不過尊重他人歷史記憶的課題,不只是人與人的互相善意而已。我們還可以進一步思考,社會所存在的差異的歷史記憶,差異的緣由,除了人的因素,還有土地的因素。中國人的抗日觀點是在哪片土地形成的?台灣人曾經的日本認同,或台灣人對二戰的認知,是發生於哪塊土地?然後,我們現在是在哪個土地談歷史記憶的差異?歷史記憶的載體,除了會流動的人,還有青山依舊在的大地。 

    1949年前後的中國移民,在原鄉的歲月自有紮根於斯土的歷史記憶,並隨之來台(是否會隨重宗法的文化,託血緣而遺傳?);台灣人(以ROC觀點,即「本省人」之謂)在台灣的歷史記憶,之所以迥異於這些中國新移民在中國的歷史記憶,有來自於「人」的因素,以及台灣這個「土地」的因素。 

    我們不是懸在空中談不同記憶的族群之間的相互理解,歷史記憶是由土地與人所共構。差異的歷史記憶需要相互尊重,但是新移民在原鄉的記憶,以及舊住民與台灣共構的記憶,不應該只是素樸的相互原則(ex 我尊重你,你也尊重我,互相互相)。「所有」的後來者,基於文明的要求,都必須向現在立足的土地,以及已鑲嵌於這塊土地的記憶,致上由衷的尊重——對主人(土地+人)的敬意。 

    新移民不是抵達一個無主之地、無人之島,每一波新移民踏上台灣,都是接受這個已經歷時久遠、滋養過無數族群的島嶼的恩庇,並受惠於島上先人的恩澤。然後必須土著化,在台灣發生移民之後的新故事(包括原鄉記憶與台灣交織而成的新故事),而這些故事也會成為台灣的歷史元素,新移民也成為在地人。基於人道精神,舊住民應同情地理解新移民在原鄉的歷史記憶;基於對台灣及其歷史的尊重,新移民應對舊住民與土地所共構的「在地性」(包括歷史記憶、語言風俗)懷有敬意,並願意學習融入。如果只是將素樸的「相互尊重各自歷史記憶」作為新移民與舊住民的對等原則,似乎少了一份對「這塊土地的歷史」的真心尊重。 

    我們當然要控訴中國殖民者對台灣人歷史記憶的敵意,以及透過國家暴力所遂行的戕害。因為他們是擁有體制優勢的統治者,所以我們以受迫者之姿要求對等的同理心——台灣人尊重中國人(既然不肯在地化,就依其認同稱之中國人)的歷史,中國人也請尊重台灣人的歷史;但又因為我們堅持台灣的主體性,所以對至今仍認同中國的新移民呼籲:請尊重你們(或你們家族、族群)踏上這塊土地之前,已經存於斯土的歷史——這不只是善意,更是義務。 

    新移民若拒絕土著化,不代表必然敵視本土;但是以殖民霸權對台灣的歷史記憶指三道四者,必然是拒絕土著化。新移民與舊住民共存並形成共同體(≠均質化)的關鍵,除了相互尊重,也需要新移民對「台灣化」(≠均質化)有更高的意願與更積極的行動。當然,透過制度建構以台灣為主體性的新共和(解殖),才是根本之道。 

    記憶鑲嵌於族群,也鑲嵌於土地。族群的記憶應相互體諒;土地的記憶,則是所有先來後到這塊土地的族群都應尊重,甚至融入。 

    以上對新移民的呼籲,亦是非原住民對原住民族應有的態度。

    原文刊登於:人的記憶與土地的記憶 (格瓦推臉書) 

    延伸閱讀:公允評斷李登輝的文章 (2015-08-26姚人多) 

    二戰70週年,台灣要有新思維 (傅星福)

    台灣的兩個「70週年」 (若林正丈)



    歷史眼光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人權鬥士變媒體小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厭女症與悠遊卡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