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們有不同的歷史經驗,確實不同,但寧可誠實說出那時代的對立,而不是在今天對立。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70週年,我們在看待歷史時,卻仍然遠離真相,最終,在卸任及現任總統的對罵聲中引爆,再次成為對立的社會。 

    我不反對馬英九強調抗戰是國民政府領導的,也應該儘量努力與中國共產黨做歷史真相及話語權的爭奪,但馬英九卻把戰場放在臺灣。 

    長年臺灣人對抗戰的紀念活動冷漠以對,是那從來都不是我們真實的記憶。馬英九的問題是至今仍不願正視二次大戰時期,600萬臺灣人的歷史經驗,仍以中國國民黨領導對日抗戰為唯一的歷史軸線與主題,他忘了那時臺灣人是日本人,來轟炸臺灣的是重慶的軍機及美國的軍機。 

    事實上二次世界大戰一結束,對臺灣人是非常激烈的處境,因為臺灣再一次換國旗、換政府、換國家了。1945年8月15日二戰結束,前一天臺灣人叫日本人,後一天臺灣人得叫做中國人。 

    在1937年日本發動大東亞戰爭那一刻,生於清朝,有清楚漢意識的臺灣人,此時何其痛苦,因為先祖埋骨之處竟成敵國。但像李登輝一樣生於日本時代的臺灣人,也是我們這一代多數人的父祖輩,此時的國籍是日本,他們在戰場上對抗中國,二戰結束這一天,又要面對中國從敵國變祖國的處境。 

    從1937年中日戰爭開打,到1947年二二八事件,短短十年間臺灣人承受相當激烈的政治清洗。日本擔心臺灣人在戰場上傾向中國,開啟皇民化運動,要求臺灣人改姓名、改宗教,效忠日本天皇。國民政府一來,又視臺灣人被日本奴化,努力要清洗臺灣人身上的日本成分。兩波激烈的政治清洗,都發生在生於那一代臺灣人身上。從語言的屠殺就可知道其激烈,他可以讓一代知識份子在一夕間變文盲,失去他在日本時代奮鬥有成的社經地位。 

    很遺憾的是在紀念二戰結束的時刻,臺灣並未對因戰爭犧牲的亡靈有所禮敬。為中華民國犧牲的與為臺灣犧牲的,都是為國捐軀的人,他們都有保家衛國的志節。 

    臺灣歷史即便在70年前如此糾葛矛盾對立,但我們其實已經走過殖民統治,也走過蔣家獨裁統治了。從1996年民選總統、2000年起政黨輪替常態化後,我們早已經是決定自己命運的主人了,此時我們如何看歷史? 

    我們站在臺灣的主體性上看歷史,多數臺灣人心中是沒有其它宗主國的,不管是中國或日本。而兩位總統的失言,恐怕是他們身為總統,心中卻還另有祖國。但對臺灣人而言,臺灣沒有其它的祖國,臺灣就是臺灣自己的祖國。 

    我們有不同的歷史經驗,確實不同,但寧可誠實說出那時代的對立,而不是在今天對立。

    原文刊登於:台灣的敵國與祖國 (黃惠君)

    延伸閱讀:

    媚中仇日 加深國家認同分歧 (彭顯鈞)

    李登輝早有完整論述 呂秋遠痛批馬、洪


    國家主權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信仰者的挑戰--該負的債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人權鬥士變媒體小丑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