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是二戰終結70年,世界各國都在歡慶戰爭的結束,但對我們來說,台灣雖然離開二戰,可是卻從來沒得到和平。

    二戰結束時,台灣忽然陷入蔣介石與毛澤東的內戰,接著是從中國逃來台灣的國民黨政權對台灣人民實施近四十年的戒嚴與恐怖統治。台灣從原先日本大東亞戰爭的前鋒,接著變成國共內戰與美蘇冷戰的複合前線。即使在1991年美蘇冷戰結束,世界為美俄聯手擊退海珊侵略歡呼,老布希宣示後冷戰新秩序的建立時,和平紅利也沒降臨在台灣身上。中國對台發射飛彈讓台海再軍事化—不是因為台灣對中國展開軍事行動,而是因為台灣在選總統!

    二戰終結,包括韓、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緬甸、印度等紛紛建立自己的國家,但台灣卻只看到外來政權的輪替。在東西冷戰與國共內戰雙重夾擊下的民主鬥爭,好不容易在90年代開花結果,但旋即被內外的傾中勢力污名化為改變現狀的民粹主義,國共更從先前的內戰死對頭,在撲滅台灣的民主自決上找到共同利益而攜手合作,形成台灣的民主內戰。外部列強與外來政權的侵壓,形成台灣在外部主權與內部統獨問題的糾結。70年過去,和平依然宛如天邊的幻影。

    台灣一不打別人、二不向別人要錢,但卻被別人一再「折騰」,連想說自己是誰或自己不是誰都不行,甚至還要逼台灣吞下一個犧牲尊嚴與自由的和平協議。反省這七十年有終戰但沒和平的日子,更使我們發現,要的是有正義的和平,正如馬丁路德金恩所言,「和平不是衝突的不在,而是正義的出場(Peace is not the absence of conflict, but the presence of Justice)」。

    台灣雖然終戰,但至今在法律上還未從二戰脫離,而這七十年來內外都不和平的終戰經驗,說明了台灣依舊被二戰陰影籠罩。重新發現台灣的二戰史,建立對二戰的自主史觀,就成為建構和平的重要鑰匙。今天在台北、桃園、彰化、台南、高雄都有團體自主發起紀念終戰七十週年的紀念活動,證明台灣社會對此事的重視。如何讓漂泊七十年的先人孤魂得以安息,如何為後世子孫建立真正的和平,歷史正在向我們發問。

    原文刊登於:只有終戰 沒有和平 (賴怡忠)

    延伸閱讀:

    台灣八一五終戰和平宣言連署

    亞洲二戰歷史和解問題的虛與實 (賴怡忠)


    歷史眼光 / 好國好民

       
  • 犧牲尊嚴與自由的和平不是真正的和平,這是馬丁路德金恩最常說的,也是耶穌基督帶來刀劍的意義,帶刀劍來斬斷犧牲尊嚴與自由的和平。

    《馬太福音10:34-36》:「不要以為我來是是把和平帶到地上;我來並不是帶和平,乃是帶刀劍。因為我來、是叫兒子跟父親割絕,女兒跟母親割絕,兒媳婦跟婆婆割絕;人的仇敵竟是他自己家裡的人。」

    沒有正義的和平是虛而不實的,只要沒有活出「天意」,親子之間家人之間,感情盡管和睦,但仍不是同一個靈魂。馬丁路德金恩稱之「消極的和平(negative peace)」,耶穌基督為一大事因緣而來,來挑戰人與人之間沒有主體性的葛藤壓制、互相束縛,沒有活出「天意」的最自由與最嚮往。

    馬丁路德金恩說,「和平不僅是沒有戰爭,更是正義的存在(Peace is not the absence of conflict, but the presence of Justice.)。」這句話原始出處可溯源到他在1957年2月6日發表的一篇文章,原文這樣寫:True peace is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some negative force-tension, confusion or war; it is the presence of some positive force-justice, good will and brotherhood.「真正的和平不僅是沒有一些消極面的力量:緊張、困惑或戰爭;更是一些積極的力量:正義、善意與友愛的存在。」但更早的口語出處是平日在教會的佈道講話。

上一篇:老蔣與日本的反共同盟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日本併韓與領台的史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