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7月30日,一位年輕的生命因抗議違法課綱而逝去。

    8月2日,林母在FB發表文章反省:「原諒媽媽,我誤解你,……有病的是這個社會,是大人,是我這種被洗腦過的家長」、「讓我們這些被洗腦過的成人去從(重)新思考吧」。質樸的文字表達了母親最真摯的愛,以及因愛而自省的情感昇華。

    實際上林母不是一開始就展現人性光輝。林冠華殉道當天,林母曾應教育部要求發表一段錄音談話,內容除表達「遺憾」、「沒有受到任何脅迫和壓力」、「不希望被打擾」、要學生「用正確管道發表意見」之外,最令人傻眼的是「謝謝老師、校長、局長、部長」。

    什麼樣的力量,能使白髮送黑髮的母親,在第一時間只能表達冷漠的「遺憾」,還不忘感謝列位長官?

    是的,是戒嚴!

    戒嚴的影響既深且廣,一般人被告誡有耳無嘴,要當順民。少部分人即便自身是二二八或白色恐怖的受害家屬,因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或渴望權威,而加入權威。有的靠地方勢力而晉身廟堂;有的擔任線民或訓導人員,在各機關及校園擴大戒嚴影響力,而被當局拔擢。

    台灣從1949年起長期戒嚴38年。可以說,30歲(或40歲)以上到65歲的人,都出自戒嚴工廠:他們服從權威、因唯唯諾諾、眼光狹隘而喪失正義感與同理心。因此,當俊俏小生淪為人人生厭的領導,大學校長出身的教育部長一夕間變成法務部長,也就不奇怪了。

    假使我們放任這種情況,台灣恐怕還要承受至少20年的戒嚴效應。但,國民的反省能縮短苦日子。林母因母性與愛,讓她從屈從到反省;人性的光輝終於戰勝邪惡的猖狂。

    就從現在起,讓我們學習林母,拒絕戒嚴的罪惡遞延。

    原文刊登於:冠華媽媽教我們的一件事 (雲程)

    延伸閱讀:獵殺林冠華事件簿(鄧蔚偉)


    國家靈魂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七次修憲後已非一中憲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愛的是哪門子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