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年夏天最受矚目的兩部台灣電影,當屬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與新導演陳玉珊的《我的少女時代》,一個藝術,一個商業,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卻因陳文茜的傲慢演出,起了巧妙的化學效應。

    《我的少女時代》中有一位訓導主任,偏見極深,容不得、也聽不進別人意見,凡事都是他說了算,混幫派的學生考進全校前十名,肯定是作弊所致,於是在校慶上公然羞辱這位同學,結果引發了全校同學「起義」反擊。

    陳文茜主持節目一向風格強勢,遇上台灣第一導演,堅持以她的偏見與幽默,逼侯孝賢照她的劇本走,結果悉遭侯導破梗,全然不聽指揮,反而是她的野蠻演出,成就了她粗俗、無禮的正字標記。

    握有權力,就變粗魯蠻橫,陳文茜不是第一人。教育部長吳思華不也一樣?別人是有理走遍天下,他卻是自認有理,卻寸步難行。座談會上講不過學生,就乾脆取消後續座談,學生眼見「山不就我,我來就山」,群聚睡在門口陳情,他還是打死不見,官逼民反後,再拿著「起訴」棍棒,威脅說知錯認錯就撤告,矢口不提若非自己先搞黑箱,再堅不悔改,學生哪會想到教育部前放暑假?吳思華的心態,像不像《我的少女時代》的訓導主任?

    至於真的幹過訓導主任的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日前不就打臉黨主席,明確說過:「一切我說了算。」昨天她再度標榜自己「不吃後悔藥」,日後倘若當選,一定改課綱,十足「朕說了算」的霸氣,哪把專家學者看在眼裡?更別提學生了。

    這批陳文茜們全都忘了,人生的劇本不是你們說了算,學生們是會「起義」的!

    原文刊登於:陳文茜們的野蠻時代(藍祖蔚)

     延伸閱讀:馮光遠臉書批陳文茜是「裝熟姐」


    公民意識 / 藝術人文

       

上一篇:日本第一清掃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如果生者看不到自殺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