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鬧了幾個月,《條仔姊選總統》的鬧劇總算演完了Part1。7月19日上午,國民黨正式提名條仔姊參選2016年總統,而她也發表演說,強調若當選一定恪遵憲法,依循國民黨政綱,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堅持台灣優先、推動兩岸和平發展。下午又以「勇敢承擔、疼惜台灣」為題發表演說。

    當然,對條仔姊前半部用標準國語重複小時候演講比賽的台詞,鄉民們當作放屁即可,該湊熱鬧的是條仔姊後半部刻意用台語說的這些:

    「各位鄉親朋友,我阿柱是艱苦人出身,自小家境不好,我的爸爸從綠島關回來40年沒頭路。但是我不怨天、不怨嘆命運,也無怨恨的心,咱台灣人說番薯落土不驚爛,一枝草一點露,我相信只要咱們認真打拼,人在世間就有希望!阿柱和大家同款,攏是靠自己打拼,一步一腳印。我過去是老師,我了解教育對孩子的重要,我吃過苦,我知道基層百姓賺錢顧三頓的辛苦。我的媽媽做過女工,我也了解做工人的艱苦。如果阿柱若當選總統,我一定是一位最了解基層、最了解老百姓、最重視公平和正義的總統。」

    在鄉民的刻板印象裡,2009年條仔姊在立法院,還提案刪除4,000萬元首度試辦的閩南語認證考試預算,2月28日遭到多個本土民間社團,在立院前以「228母語屠殺」抗議。2015年6月,她被媒體問到要如何獲得南部選民認同時,就用台語回應:「南部人要搏感情,很好相處,多走走,就知道阿柱是什麼款的人。」如今外省籍又是「藍統北」的條仔姊,真的用了台語演講的必殺技,感覺上台語是比本省籍的蔡英文更「輪轉」,部分鄉民就緊張起來了。

    但這也就是部分鄉民的盲點,真正的高級外省人如馬英九、宋楚瑜、郝龍斌之流的官二代,從小腳不用踏在骯髒的土地上,因此,今日即使為他們準備了台語演講稿,說得依然2266。可是在底層社會裡的外省人,台語即使無法像叫賣哥、豬哥亮那麼流暢;不過要溝通也不成問題。

    因此,鄉民要關注的不該兩黨候選人的省籍,也不是她們2人台語的流暢度或腔調問題,而是要觀察條仔姊對於台語所代表的台灣文化意涵,是否能有文明人的包容(無須提升到「認同」的程度)?

    政客在選舉期間秀出幾句台語拉票,這不等同於有包容心看待異文化。鄉民們應該聽說過國民黨曾打壓台語,1973年3月15日中午,黃俊雄以台語播出的布袋戲《雲州大儒俠》,因為「妨害農工正常作息」,被迫播出史豔文到靈空寺落髮出家的「完結篇」。但當時還是小學生的我,一開始跟大多數同學一樣,也不相信布袋戲是被「禁播」。

    因為在此之前的3年,台視每天中午都是播布袋戲,《雲州大儒俠》為了與另一齣《六合三俠傳》輪播,也播出過類似的完結篇,但幾個月後又「復播」,史艷文又活了;所以我們這些小鬼,完全不相信史豔文這次是真的「死」了。

    直到為了配合政策,4月8日下午起,黃俊雄製作的第一齣國語布袋戲《新濟公傳》,每週日在台視播演出半小時,但收視率不佳,沒多就停播,從此,無論台語、國語,電視布袋戲的時代都告終結。到這時我們這些小鬼才相信,史豔文真的「死」了。

    國民黨究竟是要禁布袋戲嗎?還是要禁黃俊雄?其實都不是,否則同樣是黃俊雄製作的國語布袋戲《新濟公傳》,不會立刻在台視接檔。那麼就此推論國民黨是要禁台語嗎?也不全然是。簡單說黃俊雄的台語布袋戲會被禁,關鍵在於戲裡使用東洋或西洋流行音樂。國民黨不會笨到要全面禁台語,否則怎麼會有台語播出的《今日農村》《農村曲》或農漁業氣象?

    1972年暑假,台視推出了一部出充滿青春氣息的台語連續劇《青春鼓王》。包容一點的說,這是復古台客版的《海角七號》;客觀一點的說,這就是混合山寨版的《溫泉鄉的吉他》。劇名是抄香港邵氏1967年出品,由陳鴻烈、何莉莉主演的《青春鼓王》,男主角造型則參考《養子不教誰之過》的詹姆士狄恩,劇情則參考小林旭的《流浪之歌》,男主角名字則來自柯俊雄的《再見阿郎》。

    在當年物資貧困的台灣,這種集合國、台、港、日、美共5大元素的台語電視劇,比今天自稱本土的那些電視台,歹戲拖棚的長壽劇好看幾百倍。無奈國民黨當時對台語的政策就是:台語劇若是低俗,只能吸引鄉下的、年長的、工農階層的觀眾就沒關係。但若是有了新元素,會讓都市人、年輕人、中產階級者喜歡,就一定要想盡各種方法查禁。黃俊雄布袋戲《雲州大儒俠》如此,《青春鼓王》也是如此。

    男主角江浪星運不順,本來是台語片時代的紅星,台語片沒落後消沉落寞許久,直到31歲才在該劇中演一個生性沉鬱,能文能武的賣唱者,一夕爆紅後,台視統計收到4856封女性觀眾的「情書」。

    但江浪在劇中年輕叛逆與時髦率性的造型,卻直接用台語發音,終於觸怒了國民黨。1972年8月21日,松山分局在尚未警告的情況下,就直接派員到台視,會同節目部副主任李聖文,把江浪的頭髮給剪了,並以違警罰法告發罰了他120元。

    但被剪去長髮還是小事,那年代秦漢,劉家昌、孫情、劉文正、高凌風等,只要叫得出名號的男星,都被警方代「剪」過頭髮,唯獨江浪最慘。根據1972年11月29日《聯合報》第7版報導:「台北市警局王魯翹局長表示,關於男演員、男歌星留長髮,警方也在取締,例如電視連續劇《青春鼓王》男主角,就是因為頭髮太長被剪過,還拘留了2天。」

    一樣是長髮男星,省籍不同,處分竟然也不同;江浪比起那些外省男星,竟多了2天的牢獄之災,實在夠倒楣了。

    回頭來看,今天條仔姊為什麼會用台語演講?關鍵就在於國民黨的掌權者,那些高級外省人對台語的認知,仍與40年前一樣。就是原則上絕不用台語,但以下3種情況則鼓勵多用台語:

    一是要用粗話罵人時。

    二是代表說話人是反派時。

    三是形容很苦、很窮、很倒楣時。

    條仔姊演講時,為了用悲情訴求,必須描述自己童年時是如何的「苦窮綏」,符合電視劇中使用台語的第3要件,所以她用了台語。

    當然,戒嚴時代電視裡的「台語使用3要件」,如今也不該只用來檢驗條仔姊,對於民進黨的參選人,甚至對於所有電視台(無分藍綠),播出的戲劇與談話性節目,也都逐一檢驗,自然就能破解國民黨從戒嚴時代至今一脈相傳的「魔咒」了。

    原文刊登於:條仔姊為什麼要用台語演講(管仁健)


    歷史眼光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理想總統的基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羞辱民主政治的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