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當人民寄望能出現一個值得投下一票的進步政黨時、當人民期盼能有優質而充滿智慧的新政治勢力制衡兩大黨時,第三勢力殘酷地打臉回應。人民開始失去信心與耐心,在浪漫期待改變到來的過程中,看到的是沒搞清楚政治的人要來搞政治,而這些人不打算耕耘,只想著收割。當過去沒有政治資源、機會時,那個只能「暢談理念」的時局,大家和樂融融、合作無間;如今有機會掌握到權力之後,每張貪婪的面目都開始顯現。

    原以為對國家大計有所抱負的老師們,各個成了政治精算師,探討政治也從「Who get's what」變成「I got what?」從他們決定成為政客的那一天起,公民社會不再是他們希冀國家改革的能量來源,而是在牌桌上跟人喊價的籌碼。說來諷刺,這些沒有真正在社會生活過的這些「人生勝利組」,紛紛往自己身上標籤「公民社會」。於是對於人民而言,那些理想,跟著開始通貨膨脹。

    或許在這時候,我們真正要自問的是,憑什麼要人民支持第三勢力?

     ● 第三勢力到底給了社會什麼回應?

    無論你喜不喜歡,選民要的就是團結的第三勢力。

    政治,非常現實;為了達成改革的目標,取得權力是最有效的方式。2014年底青年佔領政治勝選的五席,已驗證這點:集集綠色隧道獲得進一步保護、竹北市環保市政的聲音進入市民代表會中、內湖保護區的開發危機也得到終止。取得公職,在體制中與體制外推動改革、反對運動的夥伴攜手努力,追求的價值才有可能被實踐在生活與體制之上。

    然而在單一選區制度下,在野勢力團結都未必能夠勝選,何況分裂。在國民黨不斷「落階」又屢屢挑戰人民容忍極限,而以柯文哲所象徵的新政治力又積極表現下,第三勢力「們」群雄並起,一改過去參選興趣缺缺,許多以往迴避政治的「頭人」都積極入政。權力如魔戒,過去「選理念」的年代,大家都惺惺相惜;今日社會結構變遷,有勝選機會,似乎也讓第三勢力「們」殺紅了眼。選民期待的團結,不但落空,而且破碎。 

    ● 他們是你的選民,不是你的學生。

    學者從政固然有理想性,卻似乎無法走入現實。蓄積能量長達四分之一個世紀的野百合世代,在太陽花學運從警察確定議場失守、無法清場開始,不斷被當作對比;原先預期重現二十五年前把社會抗爭成功扭轉到政治力,還想藉此再領風騷的「老師們」,不斷下著指導棋、決定從社會獲取的資源如何運用,卻犯了一個致命的毛病──「把選民都當成學生」。 

    社運與政治有明顯的區隔,而許多學者從政所領導的新興政黨未能意識到這點;對選民而言,這些「老師們」自視甚高,總認為選民知識水平、政治能力落後於自己。之所以對舊政治有強烈的批判,是因為生活上的種種磨難,也因此「你能改善我們的生活嗎」會是選民最想問的問題。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澳門資深民主派議員吳國昌,競選時以「從市井而來」作為主軸,並貫徹於選舉過程之中,是值得台灣第三勢力們借鏡的典範。

    ● 選民需要的是解決問題的人,不只是明星

    一場太陽花學運,先後產出了許多「明星」,讓粉絲追隨崇拜。但選舉的篩選要件,考量的還是最貼身的生活問題,政治工作者的責任與價值也在於此。如今在媒體上高度被關住的「第三勢力們」和「一般民眾」的距離已經太遙遠了,過度的砸錢玩媒體包裝導致自我感覺良好,遮蔽了對資訊的接收能力,進而出現對民情的錯估和錯誤判斷。候選人天真的以為「口號有理想,喊喊就被挺」,政黨不嘗試連結人民,未從2014年的選舉中有所啟發,只用自己語言談事情,其實展現不了多大的政治企圖。

    政黨不能只存在於民氣可用的社會風氣中,只追求民氣可用的票數,政黨就失去理念的集合,只淪為服務選舉的工具,而這樣的工具沒有任何特權進入人民的生活領地。人民所面對的痛苦是真實的,也早已被社會決定,第三勢力的使命不能只追求實現自己的理想,更要努力陪著社會一起前進。「只會批判卻無法解決問題」是第三勢力一直被質疑的問題,需要被改變回應。 

    追求進步政治的第三勢力不應該窩在都會的舒適圈裡,更不該只存在於媒體上,它是台灣公民社會中期待改變的力量,而不是少數時代明星的組合。第三勢力並沒有比較高貴高尚,應該跟大家一樣都生活在社會中,在鍵盤前、螢幕後高談闊論、呼風喚雨的人已經足矣,但「腳踏實地、面對人民」這一條人煙稀少的紮根之路更需要有人義無反顧的前進;只有站在人民身邊,謙卑地向人民請益,才有辦法找到台灣未來的路徑。

     ● 是否成為歷史塵埃,就看最後半年

     因為有2014年這樣大事多,各種社會民生事件危機、災難頻傳的一年,讓2016年的立法委員選戰,可能帶來台灣政治板塊最劇烈的變動;泛藍陣營在省籍的老問題、總統誰來選的各種角力之中,泛綠陣營則要思考與第三勢力、地方勢力之間的競合難題。於是在國會的戰局中,出現「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的情境,第三勢力雖在時勢中掙出了空間,卻未能滿足各方需求,板塊的鬆動未必大規模流向第三勢力,這樣能發揮的政治影響力其實相當有限。

    修憲時大家呼籲兩大黨放下政治算計,但是否也能放下了對彼此的算計?如果選前的協商、合作都不會,我們都要有心理準備「2016年過後將會多出一堆歷史名詞」,還有一群對政治徹底失望的人民。第三勢力「們」都該反省,自己到底給了社會什麼回應?

    第三勢力到底會是「改變成真」,還是「曇花一現」,其實命運操之在己,最後的半年,如何不讓自己成為歷史塵埃,是每個第三勢力政黨都該思考的嚴肅課題。當太陽花學運為改變台灣政治帶來契機,我們僅僅只贏得了改變的機會,只有智慧與努力,才能讓改變真的來臨。激情退去,留下的便是對於政治改革推動者智慧的考驗,而第三勢力「們」的選擇,選民都看的見。

    原文刊登於:冼義哲:太陽花週年前的總檢討 ()

    延伸閱讀:

    冼義哲:耕耘的人太少,收割的人太多──太陽花週年總檢討(上)

    冼義哲:〈太陽花週年前的總檢討〉(中)


    公民意識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民國最多慰安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民族主義有礙各自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