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示:艾琳達探望梅心怡於慈濟醫院的安寧病房

    梅心怡Lynn Alan Miles1943-2015)在68日走過彩虹橋,離開他所摯愛的台灣了。半年多來,各方面的朋友都前來看護他,也在他離世前的一周,齊聚一堂,為他舉辦了一個嬉皮式的生前告別會。胡德夫,他的一位老朋友,也特別為他唱了一首意義深長的原住民歌曲。

    1962Lynn來到台灣學習中文。1965年因閱讀李敖的文章,理解到台灣並非美國所推崇的那種「自由中國」,因此慕名前去拜訪他,從此開始幫李敖攜帶信件,向國際社會傳遞威權統治下的台灣消息。

    1971年初,李敖謝聰敏被國民黨逮捕,Lynn則被台灣當局驅逐出境。從那個時候開始,Lynn就在日本積極活動,訴諸國際社會,營救李敖與謝聰敏等十多人。當時李敖彭明敏謝聰敏共同合作,形成一個基本上以反獨裁為主的結合。就這點而言,當時的李敖值得我們激賞。除此之外,陳鼓應蘇慶黎也在早期護衛人權的工作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陳鼓應Lynn海內外聯絡網關鍵的一環,培養了許多外國學生來偷渡人權資料給國際社會。

    捍衛人權超越政治

    Lynn營救的對象從初期的李敖等人,延伸到後來的柏楊陳明忠陳玉璽等。陳玉璽當時是夏威夷大學博士生,因參加反越戰活動,被國民黨認定為共產黨份子,旅遊到日本時被國民黨綁架,送回台灣鋃鐺入獄。不過Lynn與我多年來的人權救援中遇到的一個主要問題就是,不同的人因為政治立場的相左,不願彼此施加援手。例如,在1979陳映真李慶峰因為文字獄被逮捕,大多數獨派人士都選擇沉默以對。Lynn則在日本積極運作,促成了他們的盡速釋放。他與我一貫以來的堅持就是,對人權的捍衛超越統獨,對言論自由的堅持也超越任何政治立場。

    基於相同的信念,Lynn也在323日的太陽花學運中,衝入行政院,「榮幸地」與學生一起被起訴,成為最老的一朵太陽花。不過因為過於勞累,次月病發,6月初發現是罹患一種無法治療的肺癌。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這一年來,Lynn因海外台灣人的援助,維持基本生活。他本長居在桃園龍潭,為了養病,我說服他搬到好山好水的石碇,方便就近照顧。幾次入院後,許多台灣朋友,特別是台灣的老政治犯如謝聰敏,也都抱病來探望他。他住到安寧病房後,高雄市長陳菊、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都前來致意。陳菊19786月被捕入獄時,Lynn與我的居間奔走,促成她在3個月後被釋放。

    無悔付出堅持民主

    Lynn一生對台灣無悔地付出,也特別感謝台灣社會所有朋友對他的解囊相助,讓他的家人能來台相聚,見他最後一面,彌補長久以來他對家人的虧欠。然而,令我們不解的是,為什麼在Lynn的最後一年裡,不論李敖陳鼓應或任何傾心中國的朋友都未曾表達他們對梅心怡的關懷呢?李敖的不相聞問尤其令梅心怡心傷不已。

    這些傾中人士在過去面對國民黨的高壓統治時,曾經無懼地為台灣的自由奮戰過,也曾經為此承受苦難。然而,為什麼今天他們不能在Lynn過世的場合中,奮起發言,緬懷他們曾經付出生命來捍衛的人權與民主價值呢?難道他們要讓人權與民主價值變成為台獨陣營的專利嗎?這些傾中人士是要表達什麼樣的原則呢?是中國民族主義與人權概念有著無法相容的衝突嗎?還是說,人權本身根本無法見容於中國政府呢?

    原文刊登於:梅心怡與台灣的終身情緣(2015-06-23 艾琳達)


    國家靈魂 / 真劍鬥士

       

上一篇:不忘前人奉獻犧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保持現狀是隱刺於肉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