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左:天主教馬利諾會的郭家信神父 (Father Ronald Boccieri) 

    曾在白色恐怖時代義助台灣人民的郭家信神父(Father Ronald J. Boccieri)、梅心怡Lynn Miles)最近去世。兩人196070年代起關切台灣人權,視為一生志業,積極行動,他們是台灣最可貴的友人,也是台灣的恩人。

    郭佳信與艱苦人作伙

    紐約市出生的郭家信,教會學校畢業後奉召入海軍陸戰隊,參加韓戰,開啟對亞洲的關懷;後再入神學院,1968年瑪利諾教會(Catholic Maryknoll order)派他為天主教台灣彰化埔心羅厝本堂神父。瑪利諾教會以「與艱苦人作伙」為主旨,要求神職人員有專長,深入社會基層;神父有的講客家話、有的修理電器、汽車。白皮膚、藍眼珠的郭家信以流利的台語,守護半世紀前的彰化羅厝,看顧弱勢家庭和青少年。

    1978年,黨外人士陳菊因蒐集政治犯名單傳送國外,遭警總等情治單位全面搜捕,教會安排她躲到羅厝天主堂。陳菊不想連累教會,郭佳信告訴她,保護有難者免遭迫害,是實踐他的信仰;且自己是美國人,頂多被驅逐出境。陳菊最終被捕,郭佳信勉勵她「天主保佑妳,妳一定要堅強。」次年,郭神父申請再入境遭拒,2000年政黨輪替後才有機會再來台灣。

    梅心怡是另一典範。他不到20歲即從美國來台灣學中文,看穿威權統治的虛假醜惡,很自然地挺身相助政治犯,被迫離開台灣,流亡日本。他不改其志,在大阪建立台灣人權海外救援網路;名列黑名單25年,1996年才重回台灣。

    戒嚴時代的統治當局,唯恐外界知其醜陋,迫害人權又封鎖消息,梅心怡因此從國際宣傳製造壓力。他竭盡所能,把政治犯的資訊,傳佈記者、教會及國際人權團體。他是台灣地下聯絡及海外救援網絡的中介,從1970年代起,無案不與,救人無數。

    梅心怡 總是情義相挺

    總是情義相挺的梅心怡,長年定居台灣,台灣心此生不渝。1996年中國以飛彈試射恐嚇總統大選中的台灣,他絕食抗議。去年太陽花攻進行政院,他參與並揭發行政院炮製自家網站業績的造假行徑。「一定要保護台灣人民,不要讓人民受傷害。」他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有此臨終贈言。

    除了郭家信梅心怡,台灣何其有幸,在最困苦黑暗的時刻,總有國際友人道義相助。

    從十九世紀中葉起,宣教士馬雅各James Laidlaw Maxwell Sr.)在府城(台南)、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在滬尾(淡水),以行醫為主、傳教為輔,不但讓台灣人有了現代醫療,也接觸西方文明;而宣教士為傳道所發展使用的白話字等語文系統,一個半世紀後竟成保留台灣母語的可貴工具之一。

    也是傳教士的出手義助,1895年台灣割讓日本,經巴克禮Thomas Barclay)斡旋,五萬府城居民免於日本軍隊強攻。他奉獻台灣一甲子,創辦台灣第一份報紙《台灣府城教會公報》及台南神學院。同樣令人感佩的,還有來自蘇格蘭的蘭大衛David Landsborough)、蘭大弼David Landsborough )父子。蘭大衛在彰化行醫傳道40年,創彰化基督教醫院,有「南門媽祖宮,西門蘭醫生」美名。繼承父志的蘭大弼自稱「台灣囝仔」,去世時留下「台灣」二字,以台語說「要照顧艱苦人」。

    戰後的台灣,宣教士義行不斷。他們在窮鄉僻壤,默默服務最需要扶持的台灣人。例如,天主教靈醫會在蘭陽平原、澎湖設立「阿啄仔病院」,讓窮人「看病不要錢、領藥不收費」;一群來自南歐的傳教士長年服務台灣,不領薪水,不求回報,五、六十年後埋骨台灣,化做台灣魂。近日在為台東偏鄉奉獻半世紀,以「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負擔」而回家鄉瑞士的修女葛玉霞Marie-Therese Felder),也是這一典型。

    政治方面,新外來政權繼二二八之後,以白色恐怖、少數統治欺壓異議,讓更多外國朋友出手相助。1970年初,以言獲罪、遭當局軟禁的彭明敏變裝脫離台灣,國際人士在其間的義行,最是感人。美國傳教士唐培禮Milo L. Thornberry)因參與此事,遭驅逐出境,且被誣指恐怖主義者,美國政府拒發護照19年,幸得聯邦參議員農恩Sam Nunn)介入,方以得直。日本的宗像隆幸參與假護照出境行動,為準備頂替用的蓋鋼印照片,反覆練習九個月。其同窗好友阿部賢一,來台灣實際執行任務,甘為素昧平生的彭教授冒險,從容任事,臨危不亂。另外,沿途還有瑞典國際特赦組織成員等義人接應,為此事劃下完美句點。

    台灣恩人中,許多人奉行耶穌所說:「你們為我兄弟中最小的一個所做的,你們就是為我做。」(瑪竇福音二十五章四十節)出自高超的博愛情懷,他們克服語言、文化、生活差異,放棄物質享受,服事社會底層的台灣人,不求回報,最終猶把台灣當故鄉。對許多台灣人來說,他們有如上天派來的天使。

    更多國際友人挺身而出,共創國際救援成功案例,對異議人士不啻「茫海中的浮木」,也是為台灣「守住民主的火苗」,最終掙脫專制、邁向民主不可或缺的助力。他們見義勇為,對抗不公不義政權,發揮人性光輝,救苦救難,不僅需要過人的勇氣,具備高超的鬥智能力,且於成事之後,默不居功;甚至有如唐培禮牧師,竟遭自己政府無端限制公民權。他們智仁勇兼備,身體力行,展現人性崇高偉大的層面。

    有如梅心怡回顧台灣人權奮鬥過程所說:「這些故事令人敬畏,因它道出了我們內心的善與惡,使我們心生驚懼,同時也深受鼓舞。我們共享進步的榮耀,也同為流下的鮮血與無價的犧牲,慚愧低頭。」如今我們普遍享有醫療、自由、人權,感念恩人,不忘前人奉獻犧牲,台灣會更好。

    原文刊登於:台灣的恩人 (盧世祥)

    延伸閱讀:

    「浪人」梅心怡結束與台灣傳奇相逢

    奉獻半世紀 80歲才返鄉// 何華珍修女台灣謝謝妳


    國家靈魂 / 真劍鬥士

       

上一篇:我的舅公證峰法師林秋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最老的一朵太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