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柏克韋伯所定義和獻身的政治,正是當下台灣社會最缺乏的政治。
    (圖左:柏克,圖右:韋伯。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中國作家王朔有一句名言:「無知者無畏」。這句話若放在台灣,就要改寫成:「有錢者無畏」。台灣各大財團的頭頭腦腦們,常常發出「驚天地、泣鬼神」的言論,比如遠雄董事長趙藤雄就在記者會上說:「政治太可怕了,我永遠搞不懂,也永遠無法理解政治」。

    政治可怕嗎?用亞里士多德的話來說,政治乃公民共同治理的過程,政治是公民的權利和義務,它既不複雜,也不骯髒。因此,政治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黑金政治、密室政治、裙帶政治。

    官商勾結的政經模式,使得少數財團和財閥牢牢掌控國家經濟命脈、剝奪普通民眾創業致富的機會。由此形成的「不正義的政治經濟格局」,就是目前台灣種種社會問題的根本癥結所在。遠雄正是這種血吸蟲般的惡性財團之一,它不像谷歌、蘋果那樣靠科技創新、技術發明、改變人類的生活方式而致富,而是靠「金彈銀丸一起發,敢把官員拖下馬」的秘訣成為業內的大恐龍。

    長期以來,趙藤雄在黑金政治的醬缸中遊刃有餘、揮金如土,而一旦政府換上了一名清廉首長,嚴厲杜絕明裡暗裡的賄賂和收買,他便立即窮途末路、醜態畢露,故而感嘆「政治太可怕了」。這樣指鹿為馬的記者會,比狗血電視連續劇還要精采。無論想像力如何豐富的編劇,都編造不出如此厚顏無恥的臺詞。

    夏蟲不足以與冰,醬缸中的蛆蟲豈能知曉醬缸外的世界有多麼清朗、芳香、明亮?在民主社會,政治可以成為一種崇高的理想,正如英國古典自由主義思想家柏克 (Edmund Burke) 1774年競選國會議員之時所說:「我希望成為國會的成員之一,讓我能有一席共創美德並抵抗邪惡的座位。」柏克如此定義民意代表的職責和使命:「民意代表應該要把自己住在一個最團結、最廣達基層、最沒有障礙阻撓他與選民之間溝通的選區,視為自己的一種榮譽和快樂。他應該要將選民的期望惦記在心,尊重選民的意見,並且持續關心民間的事業發展。……他還要將選民的利益超越他自身的利益。」

    德國社會學家、思想家韋伯(Max Weber)在一戰之後百廢待興的情形之下,將政治作為一種可以為之獻身的「志業」。韋伯將「志業」與「職業」作出明確區分,他指出:「政治,是一種並施熱情和判斷力,去出勁而緩慢地穿透硬木板的工作。……就政治家而言,有三種性質是絕對重要的:熱情、責任感、判斷力。」他強調說,偉大的政治必須包含理想的成分,乃至具有如同宗教信仰般的地位:「政治行動若要有其內在的支撐定力,就必須要有追求一個理想的意圖。……這樣的一個理想究竟以什麼形式出現,乃是一個由信仰來決定的問題。他追求的理想可以是關於一個民族的、或全人類的,可以是社會和倫理性的、或著文化性的,也可以是屬於此世的或者宗教性的。」

    柏克韋伯所定義和獻身的政治,正是當下台灣社會最缺乏的政治。或許,這次正可以藉由趙藤雄對政治的汙名化,讓人們追本溯源,重塑「公義與慈愛彼此相親」的公民政治模式。

    原文刊登於:政治不可怕,黑金政治才可怕 (余杰)


    國家靈魂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大巨蛋兩敗俱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模糊界限和說謊的統治話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