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兩天,遠雄大巨蛋案有了驚人的轉折。柯文哲市長先是在媒體上批評趙藤雄董事長來市府開會「一身酒氣」(聽市府員工轉述),不久後宣布大巨蛋停工,引發外界一片譁然,指稱要停工早該停工。 

    至於遠雄方面,先表示對「一身酒氣說」不能接受,要求市政府查明是誰說的,並且揚言提告。接著收到市府公文後,先是說不會停工,後來又說會停工並同時提起訴願。

    大巨蛋已經進入歹戲拖棚的階段,不但原本市民觀感不好的遠雄更加被厭惡,就連柯文哲也因此聲望受損,支持度下滑。

    然而,最荒謬的還是,話題焦點轉移到趙藤雄到底有沒有臉紅?臉紅是不是喝酒?有沒有一身酒氣?這些事情的探討上。

    就算趙藤雄一身酒氣到市府開會,只要開會結果雙方能滿意,最多是不禮貌或說不尊重市府,並沒有甚麼實質的傷害。如果雙方會議不能達成滿意的共識,就算大家都很清醒地來開會,有比較好嗎? 

    問題不正是雙方早就已經不合,且不滿彼此許久,私底下的法律或程序攻防都有無法一舉成擒的困境,市府或柯文哲也許心浮氣躁,才會在記者會上脫口而出「一身酒氣」說,某種程度試圖以道德責難的方式迫使遠雄屈服。 

    這是險招,而且顯然無用。畢竟個人私德有損,與公共工程標案是否合法、合乎規定是2件事情。就算趙藤雄應酬完才到市府開會,就算一身酒氣、雙眼無神,甚至酒後失態,都也只是他個人的私德問題,跟大巨蛋扯不上關係。

    也就是說,柯市府在遠雄大巨蛋案上碰到了難以再深入取勝的障礙,已經顯得浮躁,才下此險棋,先指控趙藤雄「一身酒氣」,只給一張公文,之後試圖讓遠雄停工。遠雄也不甘示弱地回擊,揚言提告不實指控,表示公文有300多頁一大本,且對市府的停工將提訴願。

    遠雄大巨蛋案本來就非常難追究,原本明擺著不對的事情,前朝以修改合約的方式,將其全都合法化。根據契約精神,你明知道這不對,可是因為寫進法律裡,想要反對卻無從施力。只要對市政府提出的質疑全盤否認,幾乎沒有辦法讓遠雄配合修改合約。

    凡事入法,乃是極為高明的統治術,吃定社會大眾普遍相信法的精神,認為合法就沒問題的思考盲點,為所欲為。

    好比說,前一陣子通過的國民黨版本的《長照法》,擺明了佔年輕人便宜,給老年世代添福利,且註定會破產。然而,法已然通過,國民只能乖乖遵守,即便你知道那是註定會壞掉的惡法。

    荒謬也弔詭的是,《長照法》這些東西,事後還能透過修法補救(只要立法院多數黨換人做),政府跟民間企業約定的工程合約,只要一方緊咬著不願意修改,就無法透過事後協商的方式調整。

    也不是說全然沒有辦法迫使遠雄就範,若明年執政黨換人當之後,國家機器如果像當初追殺柯文哲一樣的總動員起來,對遠雄施壓,對其大舉查帳,頂不住壓力或不想其他公共工程受影響,可能就會跟北市府妥協,重新議約 

    今天柯文哲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孤掌難鳴」。首都市長聽起來很了不起,鎂光燈焦點都在柯文哲身上,更是媒體每天追報的寵兒,然而,說穿了不過就是中華民國體制底下的一屆地方首長,職權其實小得很。只靠區區一個首都市長,想要制服靠國家機器相挺出來的財閥巨獸,是有點托大。

    然而,最不應該率先離席的就是全台北的首都市民,還有當初支持柯文哲的人,即便柯文哲出了險招,開始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帶,試圖扳倒財閥而惹了一身腥,支持者應該要深入思考的是,這個市長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真是為了逞威風,還是為了台北市民日後的安全?

    消耗戰是最難打的,考驗的是所有人的意志力。當年拿破崙希特勒試圖入侵蘇俄,都被蘇俄的消耗戰拖垮,從而重創帝國霸業。在民主國家中,政治人物不和財閥勾結而願意站在老百姓的角度執政,靠的就是民意的支撐,如果民意遠離柯市府,恐怕不只遠雄大巨蛋案辦不下去,後面幾大案也都將停擺,而台北市民期盼的改革將成為另外一場曾經美好卻短暫的白日夢,台灣仍然是財閥治國,老百姓繼續任人魚肉。

    如果查弊案那麼簡單,改革不費吹灰之力,又何必選這個白目的柯文哲上台?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的受挫或對手的抵擋而放棄,如果認為是對的事情,就要堅持到底,千萬不要半途而廢。

    原文刊登於:搬出一身酒氣說凸顯柯市府查案已捉襟見肘(2015-05-23王乾任)

    延伸閱讀:

    大巨蛋大底工程(即地下結構工程),將於7月底全部完工

    大巨蛋停工有危險,不停工危險更大?


    公平正義 / 財政金融

       

上一篇:讓小孩讀經長養小孩奴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重塑「公義與慈愛」的公民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