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極權社會活在謊言裡是一種幸福,活在真實裡只有痛苦。

    年過七旬的獨立媒體人記者高瑜被重判7年(被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再次印證文革時的政治高壓,至今陰魂不散。在這之前,早有一系列跡象顯示了這種政治陰魂。

    《遼寧日報》派記者去高校聽課,統計有多少教師在講課時「抹黑中國」,然後,向全國高校發出公開信,這酷似當年由《上海文匯》報發表姚文元的《評海瑞罷官》的文革前奏。教育部長袁貴仁公開聲稱要把西方價值從教材中清除出去,並且要「拔釘子」,要把不尊崇馬克思主義的清理出教師隊伍。同時,新的造神運動方興未艾,尤其是那首肉麻的頌歌《把心交給你》,引起網絡熱議,有心者把它和謳歌金三世的《除了你我們誰都不相信》作對比,可謂半斤八兩。

    回顧文革,完全可以印證世界上一切極權主義的三段式,第一階段是造神,全民膜拜,天下歸心,「三忠於,四無限」,造成一種超乎宗教情懷的信仰向心力;第二階段是靠各種恐懼來維持威權統治,鬥爭、批判、牛棚、清理階級隊伍,紅色恐怖一波接一波;到了第三階段就已經禮崩樂壞,泛社會心口不一、言行不一,但大家都習慣了說謊話,講者和聽者都知道那是謊言,卻假裝相信。

     

    中共建政超過一甲子的統治,如今到了極權主義的第三階段。官場和傳媒上充斥著「正能量」,背地裡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央視紅人畢福劍在私人飯局中夾唱夾議的視頻,就是一個經典標本。他藏在心底的真話,不多喝了幾杯,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畢福劍在央視出鏡詮釋黨的意志和聲音時,鏗鏘有力,飯局上卻極盡刻薄譏諷之能事,哪個才是真實的?毫無疑問,酒後的才是真言。以他的出身和經歷,他的個人與家族不可能沒有毛時代的陰暗記憶。他當過多年兵,他對軍隊形象的不恭,早被今年兩會上軍隊代表的正式發言所證實。那些軍隊代表說,當兵的探親、入黨、提幹(提拔為幹部)都要賄賂上級,至於買官鬻爵,從班長、排長、連長再往上數,每一級都有價目。這難道是「抹黑」者編造的?

    其實,所有專制機器裡的零部件,沒有不是人格分裂的。畢福劍不但是黨的喉舌代言人,也是所謂培養「紅色基因」工程的「愛心大使」,這是一個為確保紅色基因世代傳承的政治教育工程,畢氏和劉翔等名人,都是「紅軍小學」的「愛心大使」,穿著紅軍灰軍裝,戴著八角帽,領著小學生舉拳宣誓效忠紅色政權。同一個畢福劍在飯局上對紅色軍隊的調侃尖酸刻薄,完全是另一副面孔。諷刺的是,他作為體制裡的齒輪和螺絲釘,在所有主持的節目裡都弘揚紅色符號,他在「正能量」的粉墨表演中獲得了赫赫名聲和豐厚的個人利益。

    畢福劍這段飯局上的折子戲,被憤怒的毛派餘孽指為「吃飯砸鍋,吃肉罵娘」,而微博民調卻有八成多的網民認為他不應該道歉。不過,對畢福劍也不去恭維。多數人罵他「出鏡說鬼話,酒後說人話」,但至少他會說幾句人話。當然,事發後,畢福劍迫不及待地跪地求饒。可見,對吃共產黨飯的人來說,人話不能當飯吃,假話才是靠得住的槽頭食糧

    盡管畢福劍已經負荊請罪,磕了一百個響頭了,但央視還是拿掉了他主持的節目,紅軍小學也即時革去他「愛心大使」的稱號。不管他頭上曾有多少光環,畢竟吃飯砸鍋、吃肉罵娘為黨限定的主旋律所不容,必得殺雞儆猴,以儆效尤。

    這一公共事件,再次證明李承鵬在《中國人正在喪失說話的能力》這篇演講裡的結論:「整個國家失去了說話的能力,你不可以說出你的本能——我餓了;你不可以說出你的情感,我愛你;你也不可以批評領袖的話——屠殺同類是不對的;你不可以說出科學的話,得承認畝產確實兩萬斤;你甚至不可以描述大自然——比如太陽很毒,那是影射領袖。說話,作為上天給動物的一個本能,一種思考方式、一種權利……統統被切去了。」

    高瑜畢福劍的不同遭遇,都驗證出一個定律:在極權社會活在謊言裡是一種幸福,活在真實裡只有痛苦。

    原文刊登於:活在謊言裡是一種幸福

     

    延伸閱讀:

    《明鏡時報》聲明:重判高瑜是製造中國噩夢

    中共軍隊的現狀貪腐比地方還嚴重

    央視主持人畢福劍酒桌調侃毛澤東受批判(Chris Buckley 儲百亮)

    新聞馬賽克-畢姥爺當晚飯局真相獨家揭秘


    第四權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憲法不得規定領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為富不仁惡莫大焉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