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日前嚴長壽先生在公開演講活動質疑,「降低投票年齡到18歲,會不會造成災難?」嚴先生的理由是,18歲前的學生沒有當過公民,恐將淪政黨操弄工具。其他國家雖從18歲就可投票,但多提供足夠的教育,教學生成為合格公民。

    對於素來讓人尊敬的嚴長壽先生,竟然發表如此邏輯矛盾的言論,讓人詫異。

    如果說,按照嚴長壽先生的說法,在18歲之前提供公民教育就能培養出可以投票的公民,那就修改課程課綱就好,不用因噎廢食的反對修法調降投票年齡吧?況且全世界一百多個18歲就可投票的國家,當真都有符合嚴長壽先生所說,先提供公民實作訓練嗎?

    嚴長壽先生竟然會因為投票年齡下調兩歲,就對未來充滿危機感,更是令人不解?以目前台灣的生育狀況來看,投票年齡從20歲下調到18歲,最多不過增加40萬張選票,這40萬人竟能改變或動搖其他數百萬投票人的意向,造成充滿危機感的未來的話,我們真應該感到慶幸,台灣社會培養出如此優秀的青年世代!

    下調投票年齡,的確是爭取世代正義的一點微不足道的努力,就連這樣的努力都被一堆人反對,到底為什麼?

    反對者難道沒發現,過去幾十年來的台灣,都是20歲以上的公民投票,選舉的代議士或行政長官,還不是把台灣政治搞得一團亂嗎?連馬英九都能以689萬連任,連勝文都還能拿下60萬張選票,國民黨至今都仍穩坐立法院多數席次,不曾政黨輪替過,完全執政卻執到天怒人怨,只剩下9%民意支持度,嚴長壽先生真心認為投票年齡下調兩歲,未來會比現在的狀況更糟嗎?

    一聽就知道有問題的論述,為何還能繼續在社會上發酵?不過是讓年輕人提早兩年投票的公民權,老年世代為何都死攢在手上不肯放?

    說穿了不過就是害怕自己支持的政黨,會因為關鍵少數的投票意向而失勢,造成自己享受慣了的權利被拔除,那還真是充滿危機感的未來!比起手無資源的青年人對社會的危害,手握資源分配權卻始終無法帶領國家更上一層樓的掌權世代已經不知道活了幾個20歲的那群人,才是台灣社會真正的亂源吧?製造黑心食品的難道是年輕人?制定黑心政策的難道是年輕人?18%的退休年金難道是年輕人領走?龐大國債和年金破產問題,難道是年輕人搞出來的?台灣產業轉型升級發展失敗的原因,難道真是因為年輕人不肯吃苦,而不是慣老闆無能,不肯投資升級?

    明明把台灣社會搞到千瘡百孔的,是五、六十歲以上的熟年世代中的掌握資源分配權力者,社會卻一天到晚責怪青年人,說年輕人不成熟所以需要節制,需要教育、監督與引導。最應該節制權力,最應該教育與引導還有監督的,應該是那些沒人能夠節制其濫用權力的掌權者吧?年輕人最多不過逞逞血氣之勇,打架鬧事,偷懶不上班而已,哪裡比得上禍國殃民的馬英九以及官員們對台灣的危害之身?這些佔盡資源的熟年世代,你們分配的都是青年世代的未來啊!

    如果連素來讓人尊敬的嚴長壽先生,在世代分配正義的議題發言上都讓人如此憂心,就別提其他更等而下之,只想剝削青年世代的慣老闆和無能官員了。難怪台灣青年世代的草莓標籤,到如今還不能撕掉?反而是那些無能的慣老闆,繼續被追捧成經營管理之神。

    投票年齡下調兩歲,最糟也不過就是再選出一個馬英九,別再把國家亂象牽拖到年輕人身上了!

    原文刊登於:佔盡資源的熟年世代才是災難 (王乾任)

    延伸閱讀:

    嚴長壽先生,你在開玩笑嗎  (不禮貌鄉民團FB)

    嚴長壽造成的災難比年輕人更大 (紀安秀)

    與嚴長壽談政黨操弄 (蔡濁瀝)

    嚴長壽:台灣有教出18歲就能投票的「公民」嗎?


    公平正義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尼國地震給了中國壯陽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讓國文還原為語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