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當一群自認受到美帝欺凌的狂熱份子劫機撞入世界貿易大樓時,人們初時是憤怒、驚訝、困惑。一個小時後,南大樓無預警倒塌,不到半小時,北大樓接著倒塌。世界的金融中心,飛沙走石由天而降,這個曾是世界之最的巍峨大樓,瞬間化為一片廢墟。這一刻,才是美國人真正明白受到什麼程度攻擊的一刻。

    同樣的,帶領國民黨中興的馬政府,也曾經巍巍峨峨,不可一世。但林益世這次闖禍之大,猶如開著滿載汽油的自殺飛機,攔腰撞進馬政府的摩天大樓。火勢猛烈,上面的逃不下來,下面的救不上去。但馬總統在「遺憾,震驚,沉痛」之餘,顯然還沒看到其政權全面崩盤的嚴重性。馬式風格仍巍巍地站著,用制式的口號解決問題:「不掩飾,不包庇,不怕家醜外揚」、「主動發掘,明快處置,配合偵辦,對外說明」。馬總統,您身處頂樓,您真以為這些口號箴言會化成直升機,帶您脫離現場嗎?

    速修失靈官僚體系

    馬總統好像不知我國民智已開,把民眾當愚民,不知民智對那些八股箴言一點興趣也沒有,也不知一個國家民主法治的進步,展現在其精密且合理的官僚制度,而不是道德口號的堆積。弊案反映的不只私德問題,而是官僚機制已經失靈的病徵。因此,政治責任以外,國家領導人真正的課題,不是用道德口號來安撫國人或教訓下屬,而是去修理這失靈的官僚系統。

    但自從前朝發生貪腐以來,選前到選後,數年來馬政府標舉的清廉口號,除了用來恥笑消費前朝外,有實質促進制度性的改進嗎?廉政署眾曰疊床架屋,問題不在此,馬政府偏偏要敲鑼打鼓成立,因為好看、感覺好。但除了剪綵開張那天有新聞外,然後呢?算什麼?弄個號稱聖人的牧師去打老虎,卻把監察院當結婚禮堂,出書教人如何墊屁股行房生孩子,三不五時還猛拍馬屁,連用林益世都敢替馬辯解。檢察總長在查一千多名大學教授,看看他們有沒有用研究經費買衛生棉。這一切難道不是笑話嗎?民眾難道不知這些衙門不過是馬總統演戲的道具罷了。

    結果就是一本本的民間雜誌,成為檢舉貪污唯一被信任的管道。這樣的國度,豈不像活在無政府裡,人人自求多福?要說向周刊爆料的商人是恐怖份子也可以,但民不與官鬥,若非被欺凌得走投無路,又豈會冒險誘捕大官入計?無論如何,這絕對是馬政府經受的911攻擊,目前大樓只是冒煙還沒倒,裝潢燒壞了可以重修,但汽油才剛點燃,最恐怖的場景還沒出現。

    也許是天意,也許是必然,無能的表現拉不下馬總統,但歷史也許將讓馬政府崩毀在同一個貪腐的覆轍裡。

    當樓倒下時,馬總統、在野黨、國人都準備好了嗎?


    公平正義 / 信息倫理

       
  • 站長的話:

    馬政府是典型的宗法封建大家長制,大權一把抓,連料理米酒都拿出來賣。馬政府連法治與人治都分不清,把法律當做整肅異己並駕馭臣下的工具,總統有司法人事任命權,加上之前當過司法行政部長,司法自然受行政權擺佈、聽命於總統,就是人治,不叫法治。黨主席兼職總統,以黨指揮政,叫做黨國體制。有多少權力就有多少責任,這叫做權責對等,斷尾求生,企圖與自己任命的貪腐大將切刈,在這裡是行不通的。總統有絕大人事權就有絕大的人事責任。

    權責對等是古今通則,悖之即是絕對權力絕對腐敗,不分藍綠統獨。將來不管誰執政,都要好好面對自己任命就自己負責,別想要推諉卸責。更重要的是還政於民,還給選民完整的公民權,公職人員才不會因權力太大而負不起責任。

上一篇:轉移焦點的犧牲打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馬英九私淑毛澤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