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警方拳腳棍棒齊下,驅離行政院週邊學生與群眾。(叢昌瑾攝)
     

    323的功過要拉長時間來看,時間愈長沉澱出的答案會愈清澈。儘管攻佔行政院在119人遭起訴者中占了93人,然而光只一年,現在的323與去年的323已經面貌不同,未來還會繼續改觀。

    短短這一年,當晚下令暴力驅離的「首謀」江宜樺,在台灣無法立足已經赴美,影武者馬英九被迫辭去黨主席,國民黨失去了地方版圖,未來失去中央執政權的機率似乎超過一半。政黨輪替是公民對權力者的政治懲罰,而司法行政系統對人民的快速濫訴、對暴警的執法逾分卻涉嫌拖延包庇,也將開啟平反與清算的可能性。

    這個事件,留給國人最大的衝擊,就是我們所養的治安警察,居然為數不少被遺留在戒嚴時空中,忘了隨民主進程而進化,他們站在人民的對面、權力的一方,全然接受獨裁者所設定的「秩序」,不惜以過當手段「洩憤」於民主訴求者;諷刺的是,當初講不「鎮暴」恐怕引起國外誤認發生「政變」的江宜樺,終究還是被和平政變、自行下台謝罪。

    治安警察淪為被改革的對象,這是323這天最黑暗的傷疤,正留在所有施暴者的腦門上,這些人可能至今仍不以為意,因為體制與學校灌輸了他們戒嚴遺緒的教材,甚至自以為是統治階層的一份子;果若如此,近年來人民不斷給警察調升待遇、給予優渥退撫的安排,顯然受到恩將仇報的反噬,那麼警政改革豈能不端上時間表,成為未來民意討伐的重點?

    影像為證,視民如寇讎的暴警,是轉型正義課題中的一頁,留著它,是警察社會地位與職業價值的玷污,國家因而蒙羞,因此當然要翻過去,政府若不願意翻,人民當然有權不服從,擁有充分正當性,可以翻掉政府。

    原文刊登於:遺留在戒嚴時空的警察 (鄒景雯)


    公平正義 / 濫權瀆職

       

上一篇:誰下軍令要林輝煌羅織罪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裝模作樣的台北市議員